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當然。」

蘇茹笑了,笑的十分張揚,可在別人眼裡,這個笑容卻是非常燦爛的,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怎麼看都覺得可愛。

「蘇老三這閨女到底是怎麼養的,養的這麼水靈,難怪趙虎這小兔崽子一直惦記著,我要是有合適的兒子,也想把她給娶進門咯1

「嘁,長著一張狐狸精的臉有啥好看的?隊上的小夥子就是看皮相的,你瞧瞧剛才她砸她二伯家的樣子,娶回去肯定就是個攪家精,誰娶誰倒霉1

「要不是胡翠蓮做的過分,人家也不會這麼發火吧?你忘記之前蘇家老太太差點把丫丫賣到老虎溝那樣的地方去啦?現在胡翠蓮也敢這麼做,要是我閨女被人這麼算計,我不打死她就算好的了1

……

不得不說,蘇茹完全可以說的上是生產隊一枝花,隨著她年紀越大,那張臉也越發的漂亮。

一雙眼睛隨了張杏花,又大又圓,一張鵝蛋臉看著就有福氣,五官也非常精緻,完全不像一個鄉下姑娘。

所以就算看在這副皮囊的面兒上,村裡不少小夥子也特別愛跟蘇茹搭話。

要不是蘇茹對那些人很冷淡,流言蜚語沒準早就滿天飛了。

趙虎著要娶她過門,眾人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過人家小姑娘不樂意,林家也真不能強求。

眾人暗暗看熱鬧,不少上了年紀的婦女卻是看不上蘇茹的。

別說就剛才她那副砸了人家屋子的暴脾氣,就說這會兒她居然提出要跟趙虎這麼壯實的男娃打一架也讓不少長輩皺眉嫌棄,越發覺得她不像話。

這樣的女娃娃,誰敢娶進家門啊?

這以後當婆婆的沒準還會被她騎到頭上去呢!

「像啥話!趙虎咋說都是個男人了,怎麼能跟一個女娃娃打架?」王桃花站在人群里不贊同的說道,那趙虎生的粗壯高大,在東鄉也是孩子王的人物,從小打架跟家常便飯似得,這樣的傢伙丫丫哪裡打的過?

趙虎看了她一眼沒吭聲,顯然也不樂意跟蘇茹打架。

可是蘇茹鐵了心了的樣子,為了早點吧媳婦拐到手,他垂下眼帘,只能先違背下自己的原則了。

不管周圍的人那些怎麼反對怎麼說話,趙虎跟蘇茹兩個便在蘇家老屋的院子里對峙起來了。

趙虎為難的看著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小姑娘,正想說要不然算了吧,就見蘇茹一拳朝著他攻擊而來

明明他看清楚了蘇茹的動作,可趙虎意外的發現自己根本躲不過去她的招數。

蘇茹那一拳直接落到他身上,在眾人眼皮子地下趙虎被打趴下了。

……

……

「虎子!虎子!你咋樣了?」

林小麗根本沒想到自己兒子只不過兩拳就被蘇茹給揍趴下了。

瞅著他一臉茫然的樣子,頓時心疼的跑過去把人給扶起來,不過卻被趙虎給推開了。

他這才回過神,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看著蘇茹,咬牙道,「這次不算,再來1

蘇茹笑了笑,衝上去又是一腳一拳,直接就被趙虎打的後退好幾步,那標準又熟練的架勢就知道這丫頭沒少被人訓練。

眾人吃驚的看著這一幕,林小麗更是著急了,「虎子,別愣著啊!趕緊還手啊1

外面圍觀的人急的跳腳,趙虎這才齜牙咧嘴的開始回手。

他本以為對付一個蘇茹不要太容易,結果他沒想到自己會單方面的被蘇茹虐!

身上臉上挨了好幾拳頭,強勁的力道打的他幾乎吐血,沒一會兒他的臉就腫起來了,看的外頭林小麗這個親娘啪嗒啪嗒的掉眼淚。

趙虎從最初的想『讓』她一下,被動還手起來,可是蘇茹的打法實在太刁鑽,出手又快又狠,他這種就會打爛架,毫無招數的人根本不是對手。

單方面的被蘇茹虐著,直接驚呆了眾人的眼睛。

「你輸了。」

蘇茹一腳再次把招呼給踢趴下,皺眉說道。

跟一個不會功夫的普通人對打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她面無表情的開口,「以後別纏著我,要不然見你一次揍你一次!就你這樣連我一招都躲不過的傢伙,居然還有臉說要娶我當媳婦……」

「蘇茹,你別過分1趙虎氣的趴在地上再也沒有力氣爬起來。

被她毫不掩飾的輕蔑與嘲諷氣的臉色通紅,活活像一隻要咬人的小奶狗。

想到自己被一個小姑娘打敗了,以後自己在東鄉根本沒臉去見那些小夥伴了,對於蘇茹的喜歡立馬就被氣惱佔了上風,恨不得立馬把她打成豬頭才好。

「行了,這事兒就到此為止。」張杏花滿意的看著自己閨女說道,然後又對林小麗道,「你的一百塊錢是直接給了胡翠蓮的,要錢自己找胡翠蓮要去,要麼就讓她給你賠個媳婦,反正這字據上字不是我簽的,也沒有我按的手印,這錢我不能給你。」

原本她也跟蘇茹想的一樣破財免麻煩,可瞧著胡翠蓮那不知悔改的樣子,氣頓時不打一處來,也絕對不做這個冤大頭!

林小麗咬牙狠狠瞪著胡翠蓮,最後直接抓著兒子胳膊回家去了。

連個小姑娘都打不過,簡直丟死老趙家的人了!

趙虎這會兒也焉了吧唧的,認清了蘇茹比自己兇殘太多的事實,他雖然還喜歡著蘇茹那張臉,可實在不敢娶一個比自己厲害那麼多的媳婦,要不然自己以後還不得被人在背後罵軟貨嗎?!

母子倆灰溜溜的走了,外面看熱鬧的倒是不嫌棄事兒大,紛紛說起蘇茹咋這麼厲害。

張杏花早就想好了借口,說是跟孩子小舅舅學的。

有人知道張建雲是個很厲害的公安,也知道張家特別寶貝外孫女,倒也沒懷疑。

只有胡翠蓮陰沉著臉坐在地上,就連屁股下傳來的冰冷都蓋不住她心頭的震驚與寒涼。

「各位先走吧,我還要跟二哥他們說點事。」

張杏花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開始趕人。

雖說吃瓜群眾們還想看看這妯娌倆會怎麼鬧,可人家明擺著趕人了,他們也不好硬留下來看熱鬧,便嘀嘀咕咕的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