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九十三章 戳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 戳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看熱鬧的人都散去后,蘇茹一家子才冷著臉進了蘇建文的屋。

胡翠蓮被臉色不好的蘇建文給拉起來,沉著臉看著蘇茹一家子反客為主的在亂糟糟的屋子裡找了乾淨的地方坐下,反而是他跟兩個孩子還有胡翠蓮像是多餘的似得,站在屋內也沒地方坐。

剛才鬧出的那一幕,可謂是把兩家最後的一絲情分也給鬧沒了。

兩個小傢伙安安靜靜的站在二哥身後,睜著眼睛看著面色難看的二伯,又看看自家爹媽,明智的開始玩手指。

「二哥,這事兒我就想問一句,你媳婦乾的這種缺德事兒你知不知道?」

蘇建武揉了揉眼睛,盡量讓自己心平氣和。

雖然蘇家老兩口以前養育他完全是別有目的,可是那些兄弟姐妹以前跟他關係還是不錯的。

雖然後來隨著年紀越大,各自成家后矛盾也越來越多,他卻從沒有把對蘇家老兩口的怨恨遷怒到這些兄弟姐妹的身上。

可現在胡翠蓮打上了他閨女的主意,那麼也別怪他不念以前兄弟情分了!

「胡翠蓮,你老實交代,幹啥要算計老三家的閨女1蘇建文這會兒也是一肚子火。

有生之年換了三個媳婦,這東鄉除了他也沒誰了。

再加上以前張新蘭鬧出來的醜事徹底讓他成了十里八鄉的笑話,蘇建文的脾氣也越發的暴躁,盯著胡翠蓮的眼神也變得陰森可怕。

胡翠蓮面無表情,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說道,「我就是算計了咋滴!人家趙家願意拿三百塊錢娶媳婦,這多劃算呀,別家娶媳婦五十塊錢的彩禮錢都拿不到呢!像這種賠錢貨趕緊嫁出去得了,我這也是為老三家好。」

「放屁1張杏花橫眉怒視,「我家的閨女嫁不嫁出去輪不到你說了算!胡翠蓮,你今天要不解釋清楚,我跟你沒完1

「就是我乾的咋地?有本事你殺了我的呀1胡翠蓮撇撇嘴,完全不在意張杏花氣勢洶洶的樣子。

她已經想好了,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頓而已,誰怕誰啊!

見她這幅無賴模樣,眾人都怒了。

就連蘇建文也覺得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

明明最初這婆娘娶回來的時候挺勤快的,可瞧瞧她現在這幅樣子,跟邱琳有什麼區別?

蘇建文陰沉著臉,手插在衣兜里冷漠道,「這事兒我不知情,你們找這婆娘算賬吧,是打是罵我不干預。」

「蘇建文,你這個慫包,我可是你媳婦!你就這麼看著這些外人欺負我啊1胡翠蓮沒好氣的瞪著蘇建文,就算她跟蘇建文一點感情都沒有,可名以上這傢伙還是她男人啊!

「行了。」蘇茹觀察著胡翠蓮,突然開口道,「你也是那邊的人派來的吧?怎麼,安靜了這麼久終於忍不住開始動手了?」

她這話一出,屋內就安靜下來。

知道內情的人立馬看向胡翠蓮,眼神極為壓抑。

而唯一不知道她在說啥的蘇建文則是摸不著頭腦,「丫丫,你說啥呢?」

胡翠蓮神情捉摸不定,乾笑道,「你說啥,我根本不清楚,什麼那邊派來的人?」

「胡翠蓮,我知道你們的目的。」蘇茹輕笑一聲,眼底帶著涼薄的笑意,「走了一個蘇鐵軍跟劉振鵬,又派來你這麼一個安插在我家周圍的探子,真以為我家啥都不知道,就由著你們玩是吧?」

胡翠蓮臉色變了變,驚疑不定的看著蘇茹。

明明才是個十四歲的小丫頭,可給人的壓力卻比自己上司還要厲害,那雙烏黑透亮的眼睛彷彿洞察一切,似乎看透了她所隱藏的所有秘密。

「丫丫,你在說啥呢?」蘇建文一頭霧水,不明白怎麼又提到早已經死去的老爺子。

胡翠蓮陰沉著臉,犀利的目光在蘇茹一家的身上一一掃過。

果然發現他們完全沒了平時的無害,反而充斥著對自己的敵意。

她攥緊拳頭,突然笑道,「我也不明白你說啥。」

「裝,繼續裝吧1蘇文翔嗤笑一聲,雖然他不清楚自家妹子是怎麼看出來胡翠蓮跟那邊的人有關係,可他也看出了胡翠蓮的不對勁。

五年前,蘇鐵軍跟劉振鵬的撤退留下的絕對不止蘇建安一個眼線。

不過還有的眼線是誰,他們倒是沒興趣知道,反正以他家現在的力量,根本不怕那些人過來找麻煩。

張杏花跟蘇建武也冷漠的看著胡翠蓮。

若是這個婆娘是蘇鐵軍他們派過來的,今天的事情便也有原因了。

那些人從未停止過對她家的迫害,胡翠蓮這種手段不過是毛毛雨罷了。

蘇茹站起來,沖著胡翠蓮笑道,「看來是沒錯了,二嬸,既然你是那邊的人,那麼麻煩你也幫我帶句話過去,不管他們打的什麼目的,敢害我的家人咱們就是不死不休!你也可以通知蘇鐵軍,他樂意假死最好永遠都不要回了,否則……我肯定會讓他嘗試什麼叫做真的生不如死1

丟下這句話,蘇茹也不去看胡翠蓮的臉色,直接對著自己家人說道,「爸媽,咱們走吧,時候不早了,再耽誤外婆他們就該著急了。」

張杏花連忙站起來,拉著蘇小弟小妹就跟在她屁股後面,隨著她走出了蘇建文的屋子。

蘇建文還是一臉的茫然,見到蘇建武也要走,連忙抓住他胳膊,「老三,你閨女是啥意思?爸他不是死了嗎?假死又是怎麼回事兒?」

蘇建武扒開他的手,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面色蒼白的胡翠蓮,「這種事情二哥你可以問問你媳婦,她一定比我還要明白。」

蘇建文愣愣的看著他,一股寒意湧上心頭,他的目光又落到胡翠蓮的身上,「說吧,你們到底隱瞞了啥。」

胡翠蓮深深的吸了口氣,輕笑道,「我也不知道,別聽你弟弟亂說,蘇茹才十四五歲的小姑娘能知道個啥?別想太多。」

「你真當我是傻子?」蘇建文呵呵一笑,看著滿屋狼藉,氣的直接甩手走人。

這個家是沒法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