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九十八章 下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下毒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蘇茹要是誤打誤撞能救活蘇老二還好,要是救不活,可不就是害人命了嘛!

王桃花看不過陳翠這德性,立馬就啐了回去,「陳翠你說啥呢!啥神醫啊!咱們也就是讓丫丫看看有沒有辦法,連白醫生都沒能耐的事兒,丫丫就算沒法子又能咋辦?你這人心思咋就這麼壞呢!連個小丫頭都這麼陷害1

「我陷害誰了?我就是誇她兩句咋了?我說啥了嗎?」陳翠雙手叉腰,不甘示弱的噴回去。

「你……」王桃花又要罵,卻被旁邊的人給攔住了。

「行了行了,吵什麼吵,趕緊讓蘇茹看看再說。」

……

在眾人的配合下,蘇茹倒是很順利的就走到了蘇建文的身邊。

看他臉色明顯就要掛掉的樣子,她也沒含糊,直接塞了個藥丸子,不等周圍那些人反應,就給蘇建文喂進去了。

「你給他喂的啥啊?!丫丫,這東西可不能亂喂的1

王桃花一看急了,生怕蘇建文真的死了會牽連到蘇茹的身上,連忙拉著她的袖子說道。

「桃花嬸,您放心,那是我前陣子研究出來的解毒丸子,對很多毒素都有效果的,白大叔不是說二伯是中毒嗎?反正給他先喂個解毒的藥丸子總沒錯。」

蘇茹裝模作樣的開始給蘇建文號脈。

這號脈她也是跟白醫生學的,倒是真有糊弄人的架勢,原本還擔心的王桃花瞧她這幅模樣,不知怎麼的,一顆急躁的心也就放下來了。

「解毒的藥丸子?」林小麗在人群里撇嘴,「哪有這麼厲害的東西?一個小丫頭都能弄出來這種解毒的東西,那城裡的那些醫院不都得關門了呀1

「你們別說,蘇建武他閨女這架勢跟我以前在鎮上看的那些老中醫的樣子還真是一模一樣,我就見過一個老中醫就隨隨便便的糊了一坨藥草在一個燙傷的小娃子手臂上,沒過多久那娃子的手臂就一點燙傷的痕都沒了呢1

「人家丫丫也是有真本事的,我跟你說我用的那個跌打酒,我姨夫也覺得好用呢1

……

眾人擠在一塊兒相互嘀咕,卻沒有影響到蘇茹半分。

而蘇建文吃了她的藥丸子,原本還在不停抽搐的身體也平靜下來,面色竟也紅潤了幾分。

有人驚訝的看著他身上的變化,再看看榮辱不驚的小丫頭,心裡暗暗嘀咕,這人不會真的就這麼容易救活了吧?

白醫生也在旁邊觀察著蘇茹。

已經離開的侄子對這個小丫頭一向很照顧,就連走的時候也不忘讓他好好照看蘇茹。

他雖然沒說啥,可對這小丫頭的印象也極深。

比如前兩年蘇茹曾經做出來的跌打酒,那藥效的確連他都很吃驚,要不然他也不會跟別人說這小妮子有做醫生的天賦。

這次蘇建文吃的這個解毒的藥丸子更是讓他好奇。

外行不清楚,可他好歹也當了十多年的赤腳大夫了,這藥丸子有沒有用,看病人的臉色就清楚了。

白醫生心思涌動,面上卻一片平靜,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這個鄉下的小姑娘到底能給他什麼樣的驚喜了!

「給我一碗清水。」

蘇茹號完脈,才開口說道。

蘇建林的媳婦立馬跑去給她弄了碗水出來,好奇的問道,「丫丫,你二伯真能治好嗎?」

蘇茹咧嘴一笑,「四嬸你放心,二伯沒事的,我這藥丸子就是專門針對各種毒素研製出來的,雖然頭一回在人的身上使用,不過之前我也給家裡的小動物用過。」

「啥?!動物!?」胡翠蓮看她臉上明媚自信的笑容,心裡頓時不安起來,這丫頭片子真的這麼厲害?能治好蘇建文?

她心頭不安,對蘇茹自然也視為眼中釘,急吼吼的罵道,「你還沒給人家用過你就敢給你二伯用了?!蘇茹,你二伯要是出了啥事兒,我跟你沒完1

蘇茹聞言輕笑,抬眼看著她,「二伯母有功夫威脅我,還不如好好想想有什麼借口能把二伯中毒的事情給忽悠過去吧?我看二伯這模樣可不像什麼食物中毒,明顯是藥物中毒才對。」

「藥物中毒?」

眾人聞言大驚,又聽到蘇茹這麼一說,頓時將懷疑的目光落在陳翠身上。

陳翠臉色變了,大叫道,「我可沒給蘇老二下毒!我又沒那麼蠢!要下毒也絕對不會在自己家裡下毒呀1

不管她這話是不是有什麼歧義,這會兒眾人只知道有人給蘇老二下毒了。

聽到陳翠否認,又把目光轉移到胡翠蓮身上。

見她被蘇茹一番話嚇得臉色慘白,心頭的懷疑更甚。

這時,蘇建文的雙胞胎兒子之一蘇文星連忙拿著一個白色藥瓶跑出來直接遞給蘇茹道,「丫丫,你看看我爸爸是不是被這東西害的1

白色的藥瓶上面兩個標籤都沒有,而胡翠蓮看見那藥瓶的時候更像是看見鬼似的瞪大眼睛。

蘇茹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當著眾人的面兒把藥瓶打開,倒出裡面的藥粉。

「是不是只要找個小動物喂進去就知道了。」

蘇文星立馬又跑去他家的雞圈裡抓了一隻雞過來,不用蘇茹多說,他就給雞灌了一碗兌了藥粉的水進去。

眾人看著,最初的時候這雞還是活蹦亂跳的,可是沒過多久,這雞就有些晃神了。

陳翠立馬說道,「今天蘇老二來我家的時候就說頭暈呢1

又過了一會兒,那雞就開始跟蘇建文一樣的癥狀,攤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體抽搐。

周大牛臉色頓時嚴肅起來。

若蘇老二隻是普通的食物中毒那還沒啥,可這要是藥物中毒的話,這可就是涉嫌謀殺了。

這個時候胡翠蓮已經知道不妙,暗暗想跑。

可早就盯著她的張杏花直接就抓住了她的胳膊,不管胡翠蓮怎麼罵她都當做沒聽見。

「文星,這葯你是從哪兒找來的?」周大牛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胡翠蓮,心中已經有了定奪。

蘇文星直接指向胡翠蓮,「早上我弟弟看見她把藥粉倒在我爸常喝的酒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