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二百九十九章 白醫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白醫生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蘇文星,我早就知道你對我這個后媽不滿意,可你也不能這麼害我啊1

胡翠蓮大叫起來,面色猙獰的沖著眾人叫道。

「你們也知道,后媽難當,我嫁給蘇建文這麼多年,他家的幾個孩子就一直對我不滿,先不說幾個大的,蘇文星跟蘇文宇這對雙胞胎經常就跟我對著干!這次明顯是他們自己起了殺害他們父親的心思,想要把我這個后媽趕出門啊1

胡翠蓮見張杏花抓的實在掙脫不過,乾脆破罐子破摔,一屁股就坐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大叫起來。

這會兒她心裡也慌張的不行,這故意下毒殺人,被查出來可是要被槍斃的!

她不想死,乾脆直接就把罪名推脫到蘇建文的一雙雙胞胎兒子身上。

反正也沒人真的撞見她下藥,抵死不承認誰敢把她咋樣?

「我命苦啊!之前的男人病死了我被趕出來,好不容易嫁給了蘇建文想過安生的日子,可老天爺就是不讓我好過啊!嗚嗚……后媽難做,我到底是造了啥子孽才會這麼命苦啊1

……

胡翠蓮哇哇大哭起來,一時間倒是把眾人給震住了。

瞧她這幅傷心欲絕的模樣不像是演出來的,周大牛也不知道該拿她咋辦。

蘇茹又給蘇建文塞了一個解毒的藥丸子,要不了多久這位當事人就能清醒過來。

「現在咋辦?這到底是誰要害蘇老二呀?我看胡翠蓮的樣子也不像是在撒謊。」

「文星文宇也不像能給他們爹下毒的人啊,就算要逼胡翠蓮離開這裡,這兄弟倆也用不著使用這種極端的手段吧?要不是有丫丫在,這倆娃子不就成了沒爹的孩子了嘛1

「我看到胡翠蓮倒是有可能,這些天蘇老二總是打她,沒準這婆娘就記恨在心,想要弄死他呢1

不得不說有人說著說著就真相了。

這讓胡翠蓮越發的不安,嘴上的哭鬧與謾罵也越來越凶。

這個時候,蘇文宇卻是抱著一堆明顯有燒過痕的信紙跑了出來,大聲說道:「這些都是她以前偷偷燒掉的東西,我全都收拾起來了。」

蘇茹看著那堆燒掉焦黃焦黃的信紙,有的剩下半張,有的卻只有灰燼了。

能想到把這些東西保留下來,看來蘇文星跟蘇文宇這倆傢伙也沒她想象中的那麼蠢嘛!

這兄弟倆是不是早就開始防著胡翠蓮這個后媽了?要不然怎麼事先能準備的這麼充分?

東鄉也就只有幾個人識字,其中就包括生產隊長周大牛。

他把蘇文宇找出來的東西細細的看了一遍,才憤怒的沖著胡翠蓮罵道,「我們東鄉咋就娶了這麼個蛇蠍心腸的玩意兒!把胡翠蓮抓起來,回頭送到公安局!這婆娘太惡毒了1

「咋了?到底寫的啥啊這些東西?」

「真的是這婆娘下的毒啊!我的媽呀,連自己男人都敢毒死,這胡翠蓮也太牛了1

周大牛的話讓眾人吃驚不已,難以置信的看著面色凄苦的胡翠蓮。

這會兒這個女人已經裝不下去了,她怎麼也沒想到,因為自己的一時大意,居然會蘇文宇這對兄弟倆找到這麼致命的證據!

她被幾個小夥子直接五花大綁的扔在地上,周大牛拿著藥瓶跟這些差不多燒毀的信件打算把她扭送公安局。

直到這會兒蘇建文才昏昏沉沉的醒過來。

見到這一幕,不用人解釋他就明白過來發生了啥,狠狠的瞪著胡翠蓮,真沒看出來這個女人居然這麼狠辣!

「二伯,你醒了?」

蘇茹眉毛一挑,看見蘇建文清醒過來立馬露出一個甜甜的笑。

「看來我的藥丸子果然有效果,二伯醒過來就沒事兒啦1

「謝謝你……丫丫,你救了二伯一條命。」蘇建文這會兒根本笑不出來,相處了幾年他跟胡翠蓮也是有些感情的,卻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想要自己的命。

可是這種毒藥又哪是她這樣一個鄉下種地的婦人能弄到手的?

他垂下眼帘,腦子裡卻回想起上回老三一家子說的那些話。

難道……他爹真的沒死嗎?

深深的吸了口氣,蘇建文被蘇老大背到床上好好休息去了。

胡翠蓮卻被周大牛等人直接送去了鎮上。

蘇茹在這個女人身上放了監控符文,因此沒跟他們去湊熱鬧,而是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白醫生親眼看見了她的藥丸子帶來的效果,立馬叫住她,「丫丫。」

「白醫生?」蘇茹眨眨眼,不解的看向他,「有事嗎?」

「丫丫,你這個藥丸子真的是你自己弄出來的?」白醫生此時不敢再輕視這個十四歲的小丫頭,慎重的問道。

「當然啦1蘇茹嘻嘻笑道,「白醫生,我的藥丸子厲害吧?很多毒素它都能解開,這次能救到二伯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呢1

「丫丫,叔叔跟你說點事兒好不好?」白醫生眼睛一亮,他太清楚這種藥丸子能夠帶來的價值與利益。

蘇茹眼底閃過一絲異光,哪能不清楚他打的什麼主意,臉上的笑容更加『純真』了,「啥事兒呀?」

白醫生對她招招手,直接將她叫到外面。

「這種藥丸子對國家很有用,丫丫,你願不願意把藥方交給白叔叔?」

白醫生一副哄小孩的口氣,看的蘇茹好笑。

「白交給你嗎?」蘇茹摸著下巴,「這可是我辛苦研製出來的,花了好幾年的功夫呢1

「當然不是白交給我了,白叔叔可以幫你一個忙,也能給你很多錢,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內,你隨便提。」白醫生立馬說道。

只要能拿到藥方,他回白家也就多了一分籌碼。

白家可不僅僅只是他這一家子,還有其他的親戚也不容小覷。

十幾年的時間僅靠著書信聯繫,再親近的親人都會變得疏離,白家這樣水深的地方,多了一分籌碼,他才能更好的發展。

蘇茹看著這位白醫生,眼中閃過幾分沉思,或許這次她通過二伯中毒事件不僅能解決掉胡翠蓮,還能幹點別的事兒?

就是不知道這白醫生的能力,是否能讓他們一家子在這種時候搬離東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