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零三章 搶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搶座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連夜出行,跟著白醫生慢吞吞的徒步趕路,從東鄉走到小鎮,又從小鎮坐車去了縣裡的火車站,剛好趕上火車到站。

蘇建武這輩子是頭一回來縣裡,也是頭一回看到火車站,睜著眼睛稀奇的跟啥似的念叨著,「怎麼這麼多人啊?這擠的下嗎?」

張杏花也好奇的左顧右盼。

這倆鄉巴佬一輩子都沒出過小鎮,要不是這回跟著白醫生走,估計連火車站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

不過這個年代大家的情況都差不多,很多人也都是頭一回做火車。

在這個時期,能經常做火車的那就只有軍人跟抱著鐵飯碗吃飯的ZF工作人員,其他的人七八年都不見得能坐一回。

相對於父母跟小弟小妹跟劉姥姥進大觀園的稀奇模樣,蘇茹跟自家二哥倒是很淡定。

畢竟他們也不是頭一回跑到外頭來了,雖說沒做過火車,可沒吃過豬肉還見過豬跑呢,也沒啥稀罕的。

白醫生笑道,「咱們先排隊,待會兒好擠個位置,要不然咱們的座位被人搶了也只有干看著的份兒。」

這個年代的綠皮火車上的凳子都是硬梆梆的木板長凳,有個靠背也是木質的,做一兩個小時都受不了,更別說他們還要坐上兩三天的火車才能到達京城。

不過就算是硬梆梆的座位也總比站著好,擁擠的火車上站著連閉著眼睛眯一會兒的地方都沒有,因此就算有人明明沒有買到坐票也會故意去搶別人的位置坐,臉皮薄的,等座位的主人來了還會主動站起來,可遇到那些臉皮厚的或是倚老賣老的,為了個座位啥樣的撒潑耍賴的招數都能使出來。

蘇茹前世也沒正兒八經的做過火車,最初逃出來的時候都是偷偷混上火車的,也不敢找地方做,碰到火車乘務員查票的時候就會連忙跑到廁所裡面躲起來,後來有錢了,她也不樂意跟別人擠火車,多半都是坐的大汽車出行。

因此白醫生的話他們也放在心上,拿著各自的票記好位置,打算第一時間先把座位給搶到手再說。

路上折騰了一夜,白醫生的精神顯然有些萎靡,一個勁兒的打著哈欠。

瞧著他們一家子精神抖擻的樣子,不免笑道,「你們精神可真好,都不覺得累嗎?」

「平日里乾的活可比走路累多了,白醫生你就是鍛煉少了,要是跟咱們一樣,肯定也不會覺得累。」張杏花樂呵呵的說道,眉眼間滿是興奮。

白醫生想想也是,平日里他在家裡種點自留地里的東西都累的直不起腰來,要不是他會看病啥的,沒準現在也就真的成了個種地的農民了。

幾人交談間,嗚嗚的火車便從進站口開了進來。

蘇茹他們連忙打起精神,而周圍的人也跟他們一樣,紛紛提起行李站在上車口,一副隨時準備衝鋒陷陣的架勢。

見他們這樣,蘇茹一家子也難免緊張起來。

白醫生連忙叮囑道,「咱們幾個的座位都是一堆的,琳琳跟小峰你們抓緊點,火車站人流大,小心別擠散了。」

張杏花一聽這個,連忙跟蘇建武各自抓了一個孩子的手腕,攥得緊緊的,生怕他們丟了的架勢。

倒是蘇文翔跟蘇茹他們不咋擔心。

很快,火車便在上車口停穩,火車門一打開,不等上面的人先下來,下頭的人就開始一窩蜂的往上擠。

那些買了鋪票的人倒是慢悠悠的不著急上去,反正他們的鋪位都是固定好的,能買得上鋪票的不是幹部也是當官的,所以根本不怕人強佔了去。

蘇茹只覺得人群移動起來,自己根本還沒抬腳呢,擁擠的人群就自動把她往前擠了。

她覺得這樣還挺好玩,滿臉興奮的跟著別人一起擠熱鬧。

因為她力氣大,人小又靈活,倒是很快的就竄上了火車,連忙去找車廂跟座位。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在她強大的感知下,蘇茹便跟作弊似得找到了他們幾個人的座位,趁著還沒人坐下,連忙將行李丟到隔壁的兩排座位上,然後自己又在另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蘇文翔這時也連忙走過來坐在他對面。

蘇茹興奮的跟個小孩兒似得,「二哥,媽媽他們還沒擠上來嗎?」

「白醫生拖後腿,被人擠到外面去了,小弟小妹都快被擠哭了,他們沒衝上來。」

蘇文翔就算已經是個成年的小夥子了,頭一回經歷這種事情也是倍感新奇,樂呵呵的說道。

「誰的行李,不拿我丟了啊1

突然,蘇茹看見有個陌生的大漢走到本該是白醫生跟爸媽的位置上,直接就要把她放過去佔座位的行李給丟了。

她連忙站起來道,「這是我家人的位置,是買了票的1

那大漢看她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小女娃娃,根本沒放在心上,把行李一丟就坐了下去。

蘇茹臉頓時沉下來。

大漢根本沒在乎他們倆,甚至還打算把其他行李也給丟了,一個老太太得意的就要坐過去,蘇茹眉頭皺起來,連忙起身攔住,「你聽不懂話呀!這座位是我們買了的,你憑啥丟我們的東西1

「你們不是有位置了嘛!我們這邊老的少的,你們讓個座給我們又咋了?還懂不懂尊老愛幼了?」老太太聞言不高興的說道,尖細粗啞的聲音折磨人耳朵。

蘇茹冷笑一聲,直接過去一把抓住大漢的手臂將他輕輕的往走廊上一丟,「不好意思,我們這邊也有不少小孩子,這位置是我弟弟妹妹的,你們敢佔一個試試1

她輕而易舉的丟人的模樣實在太震撼人心,老太太嘴一扁就要開始撒潑,可對上她那雙陰沉沉的眼睛,頓時嚇得不敢出聲了。

大漢已經從走廊上爬起來,忌憚的看了她一眼,才又佔了旁邊的幾個位置。

蘇茹也沒理會他,只是守著自家的座位,張杏花他們終於找過來之前,她已經收拾了好幾撥人。

白醫生見著座位居然還在,頓時長長的舒了口氣,「還好還好,看來咱們今天真幸運,位置還沒被人霸佔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