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零五章 目標遠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目標遠大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砰』!

在這小孩撲過來的那一刻,蘇茹下意識的便一腳給踹了出去。

所幸她臨門一腳記得收力,要不然這小孩不死也得半殘。

「小寶!小寶1

老太太被這一幕嚇蒙了,看到被踹回兒子懷裡的大孫子獃獃愣愣的模樣,立馬哇哇大哭起來。

「你個蛇蠍心腸的小賤貨,我的乖孫要是出了啥問題,我要讓你血債血償1

蘇茹嗤笑一聲,「我又沒使勁兒,能出啥問題?再說了,真要出了問題,我保管也能找人給他治!我叔叔可是醫生1

她故作得意的模樣說道,將囂張跋扈演的淋漓盡致。

白醫生這會兒已經被這動靜給鬧醒了,聽到她這話笑眯眯的出聲支援,「對啊大嬸,我是醫生,要不要我給你孫子檢查一下?」

「不用1老太太裝模作樣的抹了把眼淚,「你們都是一夥的,要是騙我這個老太婆咋整?我不管,小賤貨踢了我孫子一腳,必須得賠錢1

「老東西,你罵誰小賤貨呢1

從入定中醒過來的張杏花一聽這老太太居然罵自己閨女,立馬站起來叉腰怒視。

老太太臉一黑,正準備繼續罵,就瞧見坐在一旁的蘇建武面無表情的看過來。

那眼神跟凍死人似得,嚇得她打了個哆嗦,慫噠噠的便不敢吭聲了。

這時那個大漢才皺眉說道,「行了,咱們能坐在一節車廂上也算是緣分,小寶也沒啥大事。」

老太太沉著臉沒吭聲,當然知道自己兒子在顧慮啥。

要不是這家有三個大男人坐著,今天這事兒肯定沒完。

他們一家子就是欺軟怕硬的,如果只有蘇茹一個小姑娘坐在這兒,自家兒子第一個就鬧起來了,根本用不著她出面。

想到這裡,老太太心疼的抱著自己寶貝孫子,又是惡狠狠的瞪了蘇茹一眼,才轉過頭去。

她的孫子看上去跟蘇茹差不多大的年紀,放在古時候,這麼大的男娃就能說親事了,可被這老太太寵著的還跟個小孩似的,被蘇茹踢了一腳后也慫起來,一個勁兒的抹著眼淚。

周圍人雖然沒說啥,可看蘇茹的眼神也漸漸不對勁起來,顯然覺得她這麼欺負一個小孩子太過分了。

然而他們卻並沒有想過,其實她的年紀比那個小孩也大不了多少。

若她沒有一點武力,剛才那個小孩撲過來不說她手裡的東西會被搶走,沒準人也會出事兒。

兩人都是十四五歲的年紀,在這個時期,男孩女孩之間稍微顯得親密一些都會被閑著沒事兒乾的人各種編排。

若非最初她就看不上這一家子,蘇茹才懶得管這些破事兒呢!

「姐姐,你好厲害1

蘇茹一屁股坐回去,就聽到方才那個小女孩怯生生的湊到她耳邊說話。

她愣了愣,偏過頭看去,就對上一雙亮晶晶的眼睛,裡面充斥著崇拜與羨慕。

抬手揉揉小姑娘的頭,蘇茹笑道,「趕緊吃吧,待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小姑娘連忙點頭,卻是把那部分雞翅膀分成了兩部分,一定要她爸爸吃下去,她才笑吟吟的吃起來。

哪怕是貧窮,這個小姑娘吃東西的時候也不像那個小男孩那般狼吞虎咽,反而吃的斯斯文文的,一點都看不出來是鄉下長大的孩子。

蘇茹難免對這對父女多看了幾眼,看來又是一對有故事的父女呢。

「小姑娘,你這是在看醫書嗎?」

模樣斯文的女孩父親柯明看著蘇茹捧著的書,突然問道。

她點點頭,「恩,反正火車上坐著也挺無聊的。」

「我國中醫醫書一向晦澀難懂,你這麼大的年紀就能看這些書,真了不起。」柯明笑了笑,盯著醫書眼裡帶著不知名的情緒,嘆道,「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在努力的記住人體穴點陣圖呢。」

「叔叔你也是學醫的?」蘇茹聽出了他話中的言外之意,驚訝的看了他一眼。

柯明父女穿的不是一般的樸素,衣服褲子不僅單薄,也打了不少補丁,父女倆的面色偏白,一看就屬於長期營養不良造成的,他手上還有不少粗繭子,一看就是做慣了農活的人。

白志春睡醒后百無聊賴,聽到他們談話也興緻勃勃的插、進來,笑道,「這位兄弟也是學中醫的?」

柯明笑著點頭,「我祖輩都是學醫的。」

「那還是中醫世家呀1白志春吃驚道,白家的生意跟醫學方面也有著極大的聯繫,要不然他也不會為了蘇茹的一張藥方子花那麼多力氣給他們家都轉了戶口。

他打量著柯明,突然問道,「同志怎麼稱呼?我姓白,叫白志春。」

「我姓柯,單名一個明字。」柯明老老實實的說道,不過說話還是一股文縐縐的樣子。

白志春笑道,「原來是柯同志……」

蘇茹的注意力又放在了醫書上,自從研究出解毒的藥方子后,她便更加看重這能與自己符文相輔相成的中醫醫術。

符醫也是醫者,醫者便是有救人性命的本能。

她雖然沒有那些傳聞中的醫能大手心懷天下,可若能將符醫的力量使用到生活中來,自家未來的發展也會更加便捷。

例如她的解毒藥方子,不就跟白志春換了一家子城裡戶口嗎?

隨著日後改革開放,土地分到個人頭上,新社會開始成型,那個時候便是她大展身手的開始。

這一世,她不僅要為了報仇而活著,更重要的還得讓自己這一家子活的更好!

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要想仇者痛,自己便要爬的更高,爬到仇者仰望不可及的地位!

白志春還在跟柯明說著醫學的事兒,蘇茹手撐著腦袋,耳邊是嘈雜的說話聲,整個人確實陷入了一種明悟的狀態。

她的眼睛雖然還盯著醫書,可整個人卻在這種地方突破了!

坐在她對面的蘇文翔意識到這一點,立馬無聲無息的戒備起來,同樣跟著警惕的還有蘇建武夫妻倆,生怕這個時候會有不長眼的傢伙打擾到她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