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一十二章 中毒【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中毒【第三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不用了同志,我大哥的衣服怎麼好麻煩你一個外人幫著洗?再說了你又是女同志,傳出去還以為你跟我大哥有個啥呢,你放在那兒,待會兒去洗就行了。」

蘇茹連忙阻攔道,面上雖然帶著笑,可語氣卻是不容拒絕。

這女同志再傻也看出來這位蘇妹妹對她的印象不怎麼好,心情頓時有些糟糕,不過面上還是帶著笑道。「你哥哥這些日子都是我照顧的,真有啥的話早就傳的到處都是了,放心吧,大家都是一個戰線的同志,這點小事兒沒什麼的。」

說著,她就端著盆子急匆匆的出去了,似乎害怕蘇茹真的跟她搶似得。

見狀蘇茹不由撇嘴,沖著自己大哥問道,「大哥,這誰呀?你的桃花嗎?」

「小丫頭片子的,你知道什麼是桃花呀1蘇文飛被她這話給逗笑了,「是最近來的文工團里的一位女同志,我就是幫過她一點小忙而已,她就自告奮勇的過來照顧我了,我就算拒絕也沒用。」

「我不喜歡她,她看著我們的眼神明顯嫌棄死了,還硬生生的要裝出一副親切的樣子,真虛偽。」蘇茹哼了一聲說道,「她願意洗就洗吧,反正也沒啥大不了的。」

蘇文飛聽她這孩子氣的話,失笑的搖搖頭。

蘇文翔從包里掏出一個飯盒出來,「要不要先充點魚粉喝了?」

「不用,咱們先吃飯吧。」樓司辰將打好的盒飯遞給他們,「有什麼事兒等咱們吃完再說。」

這些飯也有蘇茹跟蘇文翔的,顯然在蘇茹他們剛剛踏入軍區醫院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了二人的到來。

醫院的飯數量給的還是非常足的,畢竟住在這裡的基本都是軍人,都是國家的人才,不管是營養還是數量方面,醫院都不會吝嗇這點東西。

不過就是味道太清淡,鹽放的太少,吃起來沒啥滋味。

蘇茹咂咂嘴,一邊咀嚼著食物一邊卻是打量著自家大哥。

剛才只顧著高興了,這會兒再看自家哥哥,果然他的眉頭間隱隱透著一股黑氣,他的雙眼也沒以前那麼有神明亮,反而透著一絲灰霧。

若她不是符醫的話,肯定瞧不出來自家大哥身上的怪異之處。

而方才她檢查大哥的身體時也注意到了,大哥經脈中的能量變得十分晦澀,彷彿有什麼東西阻礙著能量的流動,所以他現在的實力連平日的三成都沒有。

「專心吃飯。」

樓司辰從自己的飯盒裡夾了一個雞腿給她,敲敲她的腦袋說道。

蘇茹立馬夾著雞腿啃,抱怨道,「這個沒你弄的雞腿好吃。」

「上次帶給你的已經吃完了?那我回頭再給你烤一批。」樓司辰見她一邊啃得帶勁一邊抱怨的樣子頓時哭笑不得,只好摸摸她的頭寵溺的說道。

蘇茹哼了聲,表示自己的滿意。

見自家妹子跟只小貓兒似得沖著樓司辰撒嬌,蘇文翔表示已經習以為常,倒是很少跟他們相處的蘇文飛有點吃驚的瞧著樓司辰。

雖然他心裡也清楚這小子對自家妹子有著覬覦之心,可這些年在部隊里比自家妹子長得漂亮的姑娘不是沒有,樓司辰對那些女人的態度就是一副冰塊臉,不知道嚇跑了多少愛慕他的女同志。

誰能想到,平日里跟冰山一樣的傢伙對自己妹子居然是這麼一副痴漢柔情的樣子?

蘇文飛只覺得眼前這一幕差點閃瞎自己的眼睛,低頭兩三下吃完飯,輕咳道,「你們倆還是注意下,這裡可有不少外人在呢。」

「為什麼要注意?」樓司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丫丫是我的未婚妻,這不是咱們幾年前就定下的事情嗎?」

「咳咳……」蘇茹一口飯差點嗆住沒噴出來,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瞅著樓司辰,「我,我啥時候……」

「乖,先吃飯。」樓司辰輕輕拍拍她的背,直接打斷她的話。

蘇茹無語的看了下剩下的半碗飯,摸摸自己的小肚子,打了個嗝,委屈道:「吃不下了。」

樓司辰也沒逼她,直接將她手裡的飯盒拿過來,三下五除二的吃完才把每人的飯盒收拾起來道,「我先去洗碗,回頭再說我跟文飛的事情。」

蘇茹紅著臉點頭,總覺得這樣好難為情。

不過,這就是處對象的感覺嗎?似乎還不賴埃

蘇茹捂著自己的胸口,剛才那種酸澀悲痛的情緒又湧上了些許,不過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她不由想起在火車上自己突破到高級符醫時那些在腦海中出現的畫面。

比起突破中級符醫時湧現出的記憶碎片,上次得到的顯然更多,她微微皺眉,樓司辰那傢伙曾經提到的記憶封印居然這麼厲害,到了高級符醫的修為居然還是無法完全解封,難道要等突破聖級嗎?

這間病房裡一共有三張病床,另外兩張也住了受傷的軍人,他們的家屬自然也在。

蘇茹把帘子拉開,遮住那些人的視線,等樓司辰回來后,才布下一個隔離符文。

這個符文很簡單,中級的時候她就已經學會,用來在人多嘴雜的時候說個悄悄話倒是很方便,而高級的隔離符文是連人類的五感都能隔離開的,不過每一個高級符文消耗的能量都挺大,她上回繪製了治癒符文後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恢復元氣,因此布置的隔離符文也就是中級的。

而這種中級符文消耗的能量連千分之一都沒有。

這邊是中高級符文的差別,若是高級符醫繪製初級符文的話,那使用的能量更是九牛一毛。

「外面聽不見我們說話了,大哥,司辰,你們現在總能告訴我跟二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吧?」

布置好隔離符文後,蘇茹才嚴肅的看向自家大哥。

「大哥身上的跡象,像是中了毒,可若我猜得沒錯,咱們這個世界應該不會有人能做出對修鍊者有害的毒素才對。」

「本來是這樣沒錯。」蘇文飛嘆了口氣,「這事兒說起來跟我們的一名戰友有關,還是我們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