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二十二章 文雪兒【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 文雪兒【第三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兄妹倆找到自家大哥的時候,這會兒蘇文飛已經被人群給圍住了。

文雪兒坐在地上,紅著眼睛委屈的說著什麼,而周圍的人卻對她大哥指指點點的,一看就沒好事兒。

蘇茹走進了,才聽到那些人都在說啥。

「人家好好一女同志,攙扶你出來晒晒太陽,你這個同志怎麼這麼不領情啊?居然還去推人家女同志,有你這樣的戰士嗎?你是哪個部隊的,我得找找你們領導,就算是病人,也沒見過你這麼欺負人的!病人就了不起呀?」

那個明顯心疼文雪兒的是一名穿著白大褂的男醫生,長得挺斯文,可嗓門卻很大。

蘇茹他們走近的時候,那個男醫生已經把滿臉淚珠的文雪兒給拉起來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面色不善的從蘇文飛教訓道,「現在,立即給這位女同志道歉!否則我就去舉報你1

「不用了這位醫生大哥,蘇文飛同志也不是故意的。」文雪兒紅著眼,一副被蘇文飛黑臉嚇著的模樣。

那男醫生立即說道,「原來你叫蘇文飛啊!為什麼不說話?你以為你不說你是哪個部隊的,我就查不到你了嗎?」

「喂,你憑什麼對我大哥喝五喝六的,你誰呀1

蘇茹板著張臉走進,直接就把男醫生給拉開了。

沒好氣的沖著文雪兒叫道,「我大哥現在行動不方便,你把他弄出來曬太陽又不推個輪椅,安的是什麼心啊?」

「你這小姑娘怎麼說話的?人家文同志攙扶你大哥出來曬太陽是好心。」那男醫生見蘇茹長得唇紅齒白,挺漂亮的,說話頓時就沒那麼沖了,雖然還是不滿,可語氣卻輕柔了不少。

文雪兒委屈的抹了抹眼淚,「對不起蘇妹妹,我只是好心,覺得今天好不容易出了回太陽,想帶著蘇文飛同志出來晒晒而已,畢竟多曬太陽對他的病也有好處。」

「別,您可別動不動就抹眼淚,我又不是男的,你沖著我抹眼淚我又不會心疼。」

蘇茹呵呵兩聲,意有所指的看了眼那個男醫生以及周圍幾個把自家大哥圍起來的男同志。

「你這小姑娘長得好看,說話這麼這麼沒教養?人家也是好心好意帶你大哥出來的,可這位同志卻把人家文同志給推倒了,好心沒好報1

旁邊一個穿著夾襖的中年婦女撇嘴說道,也明顯是向著文雪兒呢。

「我有沒有教養不關大嬸你的事!她要是不惹我大哥,我大哥又不是神經病,怎麼可能會推倒她?」蘇茹可是氣性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懟了再說。

更何況,她的大哥那麼聰明,無緣無故的怎麼可能去推文雪兒,肯定是這個女人有問題!

「大哥,你說為什麼推文雪兒?我相信你1

蘇茹拉著大哥的袖子,虎著臉說道。

大有一副『誰欺負你了跟我說,我幫你出氣』的架勢。

蘇文飛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眼神掃過文雪兒,見她襯衫上的扣子已經掉了一顆,才說道,「文同志,我不是傻子,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希望到此為止,否則……」

文雪兒打了個哆嗦,總覺得他這話平靜的讓人心悸。

那些人見他說的模模糊糊的,又看了看文雪兒,這才有人注意到文雪兒的襯衫扣子開了,看樣子可不像是被人扯開的。

有人看文雪兒的眼神不對勁起來。

這女的該不會是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對這位戰士做些啥吧?

畢竟這年代對軍人的作風還是很看重的,若是真的跟文雪兒傳出了個啥,到時候就算蘇文飛什麼都沒做,前途也會因此事受到影響。

畢竟誰都清楚,這事兒都是男方佔便宜。

蘇茹也猜到了,看著文雪兒的眼神更冷,直接扶著大哥道,「大哥,我們回去吧。」

她瞥了眼文雪兒,無聲無息的放了個監控符文貼在她的身上,接下來三天這個文雪兒的一舉一動可都在她的監控之下了。

蘇文飛點到為止,也不去管文雪兒委屈的模樣,便跟著弟弟妹妹回病房去了。

文雪兒臉再大也沒法子在這麼多人異樣的目光下待下去,眼底夾雜著一絲憤恨,匆匆的跑了。

等到了沒人的地方,她才收斂起臉上的委屈,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將敞開的襯衫扣子扣好,她看了眼醫院的方向,面無背鋈ァ

「沒用!這麼好的機會都被你給浪費了!現在蘇文飛肯定對你起了疑心,再完不成任務,小心父親斷了對你那個下賤媽的錢1

一座破舊的民房內,一名模樣看著老實憨厚的男人戴著一頂帽子,正沖著前來彙報情況的文雪兒就是一頓臭罵。

文雪兒冷哼一聲,「那個蘇文飛根本不像個男人,我這段日子怎麼勾引他都不動心,要是以前那些人,早就開始摸我小手了。」

齊全虎嗤笑一聲,對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他並不上心,「蘇文飛跟肖雷都不是普通的男人,你那點招數根本沒用,看來父親的這個計劃是沒法子成功了,你現在可以迴文工團了,其餘的事情交給我做就行。」

文雪兒不甘心的看了他一眼,「那父親那裡……」

「放心吧,只要你好好辦事兒,你媽她的病父親會想辦法的。」齊全虎不耐煩的沖她揮手,示意她趕緊滾。

文雪兒雖然看不上這個異母的哥哥,可母親的病還要他幫忙呢,她也不敢表露任何不滿,只得不甘心的走了。

「沒用的東西1

齊全虎一腳踹碎了旁邊的木板凳,整個人都陰沉下來。

在醫院,收到監控符文反饋回來的信息,蘇茹瞭然一笑,果然這個文雪兒不是什麼好東西,就不知道那個戴帽子的傢伙是誰,看面相倒是有點像大哥描述過的齊全虎,不過還是得看看照片才行。

蘇茹把這邊的發現湊到大哥耳邊小聲的告訴他。

而這時,醫院的護士長卻走到病房門口,沖著蘇文飛道,「蘇同志,現在轉到隔壁的單人病房去吧,我們的醫生要對你身上的傷口重新做包紮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