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二十三章 劉振鵬現身【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 劉振鵬現身【第一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做包紮檢查為什麼要換個病房?」

蘇茹奇怪的問道。

那護士長笑著說道,「因為單人病房比較安靜跟乾淨,換藥需要無菌的空間,人太多,會讓病菌進入傷口,從而引起傷口惡化。」

蘇茹哦了一聲,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大哥現在沒啥自保的能力,她還沒來得及把高級治癒符文給他用上呢。

經過跟樓司辰的談話,她已經下定決心把治出來,這樣小舅舅也用不著一直在外人面前裝殘疾,倒是省了很多麻煩。

所以她對那護士長笑道,「不用了,大哥的傷勢我有辦法,就不浪費醫院的藥品了。」

蘇文飛詫異的看了眼自家妹子乖巧的模樣,頓時明白過來,跟著道,「黃護士,麻煩你了,我不用換藥了。」

「可是……」黃護士為難的看著他,「劉醫生已經在那邊等了呀。」

「劉醫生?」蘇文飛奇怪的問了句,「不是姜醫生嗎?」

「姜醫生今天做了好幾個大手術,已經回去休息了,所以換藥的事情就是劉醫生完成。」護士長看了看蘇茹,覺得這兄妹倆真是愛開玩笑。

一個小姑娘能有什麼辦法,這次蘇副營長的傷勢雖然不嚴重,可身體內的麻煩卻還有不少。

「蘇副營長還是聽醫生的話吧,要不然傷口惡化可就麻煩了。」護士長無奈的說道,彷彿面對的是兩個不懂事的小娃娃。

蘇茹瞥了眼自家大哥,才道:「護士長,是哪間病房呀?待會兒我跟大哥一起過去。」

「我扶著蘇副營長過去就行了,小同志你還是留這兒吧,我保證還給你一個安然無恙的大哥回來好嗎?」護士長笑吟吟的說道,倒是一個很溫柔的女人。

蘇茹嘆了口氣,瞥了眼二哥,「那二哥你賠大哥去吧。」

反正也只是換個葯而已,有些事兒護士長不了解,她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所以她倒是沒覺得護士長多管閑事,反而對她挺有好感的。

蘇文翔點頭,「行。」

「可是劉醫生說了,讓蘇副營長一個人過去就行了,人多了反而會對無菌的病房造成污染。」護士長不放心的說道。

「哪有這麼奇怪的事,放心吧,我不進去,就在外面看著大哥就行。」蘇文翔嘀咕了一句,後面才對護士長說道。

見著兄妹幾個態度堅決,護士長也不好再勸,便同意了。

蘇茹坐在大哥的病床上,看著病房其他的病重的戰士。

靠窗的那名戰士腿被炸彈的餘波傷了,就連聽力也受到了影響,這會兒外面的人說話的聲音他都聽不見,但那張硬氣的臉上還是露出了笑容。

哪怕他明知道,未來他不僅要離開喜歡的部隊與戰友,還要做一個瘸子,做一個聾子。

他聽不見聲音,所以在跟自己的家人說話時聲音很大,就跟吼似得,卻沒人嫌棄他的聲音聒噪。

瞧著他的妻子跟母親紅腫了一雙眼,卻還努力笑著跟那位戰士說話,蘇茹的心裡十分酸澀。

符醫也是醫生,她卻從未想過要用自己的力量去醫治別的病人。

前世的經歷讓她沒了曾經的醫者仁心,或許是看多了讓人寒心的白眼狼,反而讓她忽略了,其實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居多。

等藥丸子可以正大光面給別人用的時候,像這位戰士這樣的人應該還能重新回到他心愛的部隊吧?

而像這位戰士一樣,因為保家衛國卻犧牲了生命與健康的人實在太多了。

蘇茹正盯著他們發獃,卻聽到外面突然嘈雜起來。

隔壁床受傷的戰士是個愛湊熱鬧的,頓時伸長了脖子往外頭看,「咋了?這麼大動靜,發生了啥事兒啦?1

要不是他的家人按著他的身體,沒準他已經要不顧傷勢跑出去看熱鬧去了。

蘇茹卻是耳尖的聽到了自家二哥憤怒的罵聲。

她心裡一咯,連忙跳下床一溜煙的跑了出去,順著聲音的來源,找了那個被人群圍著的病房。

「劉振國,我你媽1

蘇茹從來沒有聽過二哥如此氣急敗壞的去罵一個人。

若非憤怒到極致,他一直都是眾人眼中的三好青年。

聽到劉振國的名字,蘇茹連忙推開人群極了進去,卻發現自家大哥臉色青黑,口吐白沫,一看就是要不行了!

顧不得多想,她立馬將早就準備在身邊的治癒符文塞入大哥口中,緊張的看著他的情況。

大哥在服用了治癒符文晶片后,果然氣色好了不少,臉上的死氣逐漸退卻,雖然仍處於昏迷之中,卻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二哥發怒,卻是很可怕的。

劉振鵬被他一腳踹到牆上,直接臉牆都裂開了蛛網般的縫隙。

而這個人,更是吐著血,承受蘇文翔如同狂風暴雨的錘擊,他兇殘的樣子,一干看熱鬧的人根本不敢去勸架。

還是那黃護士長急吼吼的叫著,「別打了,要打死人了!真的要打死人了1

不過憤怒到極致的蘇文翔可沒去聽她的叫喊,又是狠狠的踹了劉振鵬一腳。

「二哥。」蘇茹叫道:「大哥已經沒事了。」

「丫丫……」蘇文翔這才從憤怒中清醒過來,后怕的朝著蘇文飛看去,果然大哥的臉色好轉不少,想來是妹妹來的及時,要不然可真就無力回天了。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兒?」蘇茹目光冰冷的看向被打的半死的劉振鵬,眼底絲毫不間故人時的欣喜。

劉振鵬整個人蜷縮在一團,聽到他們的對話不可思議的朝著蘇文飛看去,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來:「怎麼,怎麼可能!?」

他給蘇文飛注射的分明是研究所弄出來的最新的毒藥,見血封喉,蘇文飛根本堅持不到救援才對,怎麼可能沒事?!

「怎麼可能?」蘇茹嗤笑一聲,「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這老小子換了護士的葯,怕我們認出他一直都戴著口罩,結果給大哥注射了不知道什麼東西,差點要了大哥的命1蘇文飛陰著一張臉,看著劉振鵬的目光跟吃人似得。

說的話卻是讓周圍那些人滿臉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