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三十一章 做夢似的【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 做夢似的【第二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除了住在大雜院的,外面平日里跟這裡走得近的棚戶區鄰居也在他們這兒挑了不少衣服走。

張杏花拿著一大把花花綠綠的票子,細數下來竟然有五百多塊錢,頓時瞪大眼睛問道,「丫丫,你們買這些東西花了多少?」

「不到三百吧。」蘇茹眨眨眼,盯著那剩下的衣服說道,「剩下的衣服就別賣了,咱家留著自己穿,明兒我上學就穿那件列寧裝。」

張杏花知道她跟孫一菲是一個班的,穿這件列寧裝可不就是為了噁心那小丫頭嗎?

她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那小姑娘年紀還不大呢,你可別老欺負她。」

「誰欺負她了?」蘇茹鼓著臉,不高興的說道,「她年紀比我都大一歲呢,欺負我還差不多。」

「好了好了,瞧你嘴巴撅的,我不說了行吧?」張杏花笑道,把錢收進屋裡放好才又出來,「你大哥沒事兒了吧?傷勢咋樣呀?」

蘇茹把除了大哥差點死掉的那件事兒給忽略,其餘的事情倒是沒瞞著。

她已經打草驚蛇,現在就看林文山還有什麼手段了。

所以這些情況不僅連自家爸媽她不打算瞞著,就連小弟小妹她也得好好警告一番。

兩個小傢伙這些年都是被他們寵著的,比起一般的小孩幸福很多,以前經歷的那些事兒也被他們漸漸忘記了,倒是真的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前世小弟突然失蹤一直都是她心裡的一個結,就算死她也沒能找到小弟。

小弟的天賦是他們家最好的一個,她怕前世就是林文山把小弟擄走的,這一世自然得防範起來。

瞧著站在外頭跟小夥伴們炫耀自己糖葫蘆的蘇文峰,蘇茹就把人給叫了進來。

「姐,你叫我啥事兒?」

蘇文峰虎頭虎腦的湊到她跟前,露出一個傻兮兮的笑容,他正在換牙的階段,兩顆門牙已經掉了,一說話就漏風,所以他平日里對著外人是能裝高冷就裝高冷,只有在自家人才會露出本性。

蘇茹說道,「我走的這些日子有沒有好好修鍊?」

蘇文峰拍拍胸口,笑嘻嘻道,「當然有啦!前幾天我還跟六年級的那個悶墩打了一架,他們好幾個打我一個,想搶我的零花錢,不過全都被我打跑了!現在跟在我屁股後頭要讓我當他們老大哩1

他今年也就十歲,雖然讀書晚,可以前也沒少被王崇易他們幾個拉去念書習字,所以當初去學校報名就報的是三年級。

蘇茹對他炫耀似的話倒是沒啥說的,只是警告道,「這些天有壞人沒準會打上你跟琳琳的主意,你跟琳琳一個班,記得要好好保護妹妹知道嗎?」

蘇文峰眼睛一亮,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興奮的問道,「是啥樣的壞人呀?能讓我打的過癮嗎?」

『砰』!

蘇茹沒好氣的在他腦門上敲了一記,「我跟你說正事兒呢!別老惦記著打架!要是保護不好妹妹,你就給我仔細你的屁股1

原本捂著額頭的蘇文峰立馬又去捂住自己的屁股,委屈巴巴的點點頭,「我知道了,姐,你好凶哦!雷子哥哥咋會喜歡上你這麼暴力的女人?」

蘇茹眼睛一瞪,揚起巴掌:「你再說一句試試1

「沒沒沒,我的意思是我姐姐最漂亮最溫柔了!雷子哥哥喜歡上姐姐也是應該的,嘿嘿,他要是不喜歡姐姐,才說明眼睛瞎了呢1

蘇文峰這馬屁拍的可是很溜的,至少聽著讓人舒坦。

蘇茹哼了聲,這才放過他,讓他自己出去玩兒。

張杏花聽著他們姐弟倆的對話,一邊把做好的飯菜端上桌,一邊樂道,「咱們家裡這倆皮猴子,也就只有你能把他們管得祝」

「誰說的媽媽?這倆小東西最怕的明明就是大哥跟二哥1

蘇茹可不依了,她哪有那麼凶啊?

家裡最疼兩個小東西的可就是她了好不?

哪次她說教訓是真的教訓了?倒是二哥,收拾起小弟來從不手軟的,小弟看見他就跟看見鬼一樣,能躲多遠就躲多遠,恨不得離得遠遠地才好。

就連小丫頭也都特別怕二哥笑眯眯的樣子,暗暗跟她嘀咕自家二哥面暖手黑呢!

當然,這倆小傢伙最喜歡的其實還是樓司辰了,畢竟這人每次來都會給他們帶不少好東西吃,把兩個小傢伙就差哄上天了。

他們最不怕的也就是樓司辰了,甚至敢騎在他脖子上耀武揚威。

想起過往,蘇茹發現自己有些想念那個男人了。

唉……要是她趕緊長大就好了。

戳戳自己手背上的肉窩,蘇茹站起來幫著母親盛飯。

張杏花則是去叫他們回來吃飯,這些日子紡織廠事情太多,蘇建武成天忙著檢查機械,就連大中午都沒時間回來吃頓飯,所以中午自然沒他的份。

「等你們吃完了,我就去給你們爸爸送飯去,你們倆下午打算做什麼?去上學嗎?」張杏花拿了個保溫桶,在桌上夾菜,這顯然是給蘇建武送去的。

「明天再去上學,我去給爸爸送飯吧!正好我還沒去過紡織廠呢1蘇茹笑著說道。

「我下午去銷假,請了這麼久,要是回來還不去上班,就算有柯叔帶著我,人家也會對我不滿的。」蘇文翔邊吃邊說道。

「那行,你們趕緊吃。」

張杏花笑吟吟的給孩子們夾菜。

如今這日子,是她曾經想都不敢想的。

她雖然沒有工作,可每個月丈夫跟大兒子二兒子的工資卻都是大半交到她手上的。

她只需要操勞好家裡的事情,平日里空閑的時候就努力修鍊,完全不用像以前在鄉下的時候去地里幹活,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回憶起過去生活在那個強勢老太太的掌握之下,連多夾一口鹹菜都要被瞪好幾眼的日子,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不知不覺,就過去這麼多年了呀!

張杏花無比的感嘆,看著大閨女跟個小松鼠似得刨飯,她眼底有心疼之色閃過。

她心裡明白,家裡這麼多人里,最累的其實還是她的丫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