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四十三章 桃花嬸的傷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 桃花嬸的傷勢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想到這小子以前在鄉里上躥下跳,沒少把桃花嬸氣哭的模樣,再瞧瞧現在這小傢伙一副可憐巴巴的委屈相,蘇茹把周小蛋安排好了,又給他燒了水,才連忙朝著小鎮上趕去。

這會兒她也回味過來了。

寫信的那個人肯定不是桃花嬸,這個時候周家上下肯定為了她的傷情急的跳腳,怎麼可能還有閑工夫找人寫信給她家寄過去?

再說了,一般寫信到收信的過程不要十天也得半個月了,三天前桃花嬸出了事兒,三天後母親就收到了這封信件,用屁股想也知道這裡面有人在搗鬼。

除了林文山那些人,她還能有誰?

不過從桃花嬸作為切入口的話,最有可能的人倒是齊鐵軍了,畢竟蘇老大那些人怎麼說都是他兒子,哪怕他只把他們當做外室子,可也是他齊鐵軍的種。

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估計也不會利用蘇家的那些人。

蘇茹本以為,林文山跟齊鐵軍就算要衝著她家的弱點動手也應該是從外公外婆家,但是他們卻是從桃花嬸入手的,這麼說就是沖著母親來的咯?

她微微眯眼,想到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頓時便搞明白了齊鐵軍他們的目的。

估計是看殺不掉大哥,又總小妹,就連收買孫一菲都失敗了,這才想針對上家裡看上去最弱的母親吧?

蘇茹眼底閃過一絲冷意。

只可惜,他們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就算是自家母親,也沒他們想的那麼弱。

不過若是這樣的話,估計現在衛生院暗處就有不少齊鐵軍的人守著了。

東鄉這一片是早就掌握在他手裡的地盤,哪怕他假死五年,這地盤上有什麼消息他也能立馬得知,保不準那個老東西現在就在這一片兒哪個疙瘩里窩著呢!

唇角勾起一絲冷意,蘇茹速度倒是不滿,東鄉到鎮上這點距離,不過一步的功夫。

八九點的小鎮還不到熟睡的時候,比起東鄉那種還沒通電的偏僻地方,小鎮上還有不少人家都亮著燈。

醫院那盞白熾燈更是長久不滅,門口還有一個捂著肚子,疼的面色發白的小姑娘,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進去。

蘇茹並沒有貿然就進了衛生院,而是站在陰暗處,先把醫院周邊感知了一遍,才抓著小包慢吞吞的朝著醫院走去。

出乎預料,這醫院外面居然沒有什麼可疑的傢伙守著。

或許是齊鐵軍覺得她媽還沒有動身,所以才不急著瓮中捉鱉嗎?

眼底閃過一絲譏諷,憑藉著強大的感知力,蘇茹很容易就找到了桃花嬸居住的病房。

這會兒周大蛋周二蛋他們正守在病房外的走廊上,一個個無精打采,滿臉疲憊,眼睛還有些紅腫。

而周叔則是在病床邊上躺在,以前看上去挺威武的男人在看先躺在病床上不知生死的桃花嬸時更是滿臉憔悴,像是老了十歲一樣。

蘇茹走到周二蛋旁邊,踢了踢他的腿。

周二蛋立馬驚醒過來,張著嘴巴就準備破口大罵,可看清楚是蘇茹的時候,那嘴巴更是能吞的下一個雞蛋了。

「丫丫!你咋,咋來了?」

周二蛋滿臉不可置信,丫丫一家子不是搬到京城裡住去了嗎?怎麼會跑到醫院裡來?難道是出事兒了?

「我來看看桃花嬸。」蘇茹不冷不淡的說道。

桃花嬸也是因為她家才受了無妄之災,無論如何她都不能坐視不理。

是她大意了,齊鐵軍那伙人早就瘋了,怎麼可能只針對她的親人而來,像桃花嬸家這樣與她家走的很親近的普通人,也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當初想的再縝密,卻還是有疏漏的時刻。

蘇茹暗自搖頭,這會兒的功夫,周大蛋他們幾個也被周二蛋的大嗓門吵醒了。

就連周叔也從病房裡走了出來,看到本該在千里之外的蘇茹也嚇了一大跳,「丫丫,你咋來了?你爸媽呢?就你一個人?」

「周叔叔,桃花嬸的傷情咋樣了?」

蘇茹也沒跟他們多客套,直接就進了病房。

小鎮上的衛生院條件說不上多好,這並房不大,卻放了四張病床,除了狹窄的過道,根本擠不下幾個人,可偏偏,這裡面就擠滿了人,要不然周大蛋他們也不會跑到外頭睡走廊了。

「唉,情況不大好。」

提起這個,周建軍就一臉的悲戚,醫生說他媳婦撞到了腦子,這個小鎮除了能給她止血外,腦部手術是根本沒那個條件做的,除非能把她弄到市裡去。

她先不說市裡能不能把她的病看好,就算能,所要花費的錢也是一筆巨大的金額。

他一輩子就是個靠天吃飯的農民,就算家裡有還有兒子們可以幫忙,但是耐不住他媽身體不好,剛攢下的錢就得去買葯吃。

所以家裡別說一百塊了,就算是十塊錢都拿不出來。

這種困境讓周建軍無比的絕望。

王桃花跟了他這麼多年,又為他生了那麼多兒子,幫著他孝順母親,可現在她出了事兒,自己一個大男人竟是拿不出給她看病的錢,這怎麼能讓他心裡好受?

這兩天他四處求爹爹告奶奶的去湊錢,可加在一起還不到五十,而且他的親爹在這個時候只顧著他的小老婆跟小兒子,愣是一分錢沒有往外掏,這麼多年他縱容母親給他的糧食和錢全部都等於餵了白眼狼!

可就是這樣,母親卻還向著這個他父親說話,周建軍怎能不氣憤?

可事已至此,他是真的湊不出半點醫療費了!

周建軍苦笑一聲,他本來也想找蘇家幫幫忙的,可現在就蘇茹這麼一個小丫頭在這裡,他倒也不好意思找蘇茹一個小姑娘借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王桃花躺在病床上受罪。

「我先看看桃花嬸再說。」

蘇茹走到病床旁邊坐下,抓住王桃花的右手便探脈。

不過一念間的功夫,她心裡便有了底,臉色更是一片冷然。

那個陳翠愛挑事兒,不過一個鄉下大多人都跟她差不多,所以她也沒怎麼放在心上。

可這次桃花嬸的傷卻是真正的致命傷!那個陳翠可真是為了錢迷了心竅,居然能下這麼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