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面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面目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周大蛋,我們可還是你長輩呢!你爸媽就是這樣教你們跑到長輩屋裡撒野的?你們還有沒有教養了?1

周大牛義正言辭的訓斥著他們,若外人沒聽見剛才那些話,估計還會覺得這兄弟幾個過分,可現在人家媽都差點救不活了,這會兒來找罪魁禍首撒氣也又咋了?

周大牛平日里裝的一副老實憨厚,彷彿是一個很負責人的生產隊隊長,可真正了解他的為人便知道,能娶回來陳翠這樣的攪屎棍,他周大牛又能幹凈到哪裡去?

不過平日里都是把他媳婦推出來,兩口子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罷了。

也就是鄉里那些老實巴交的人才會信了這周大牛是個好同志。

否則的話,王桃花好歹也算得上是他的大嫂吧?除了這麼多事兒,愣是沒有去鎮上瞧瞧人家,別說是血脈相連的親戚,就算是住在一個鄉鎮的鄰居都會提著東西過去瞧瞧。

可他呢,不管陳翠是不是做賊心虛沒敢跟他提這件事兒,可至少在這個人眼裡,是絕對沒把周建軍一家子當成親戚的。

鄉里活的通透的幾個老人看著周大牛一副正義秉然的模樣,撇撇嘴,回屋繼續睡覺去了。

至於留下來看熱鬧的大部分都還是年輕人,畢竟這大半夜的,那些老骨頭可是禁不起這夜風呼嘯的冷意。

周大牛以為他板著臉就能把周大蛋給嚇唬住了,那他可就猜錯了。

跟周建軍還算個孝子不同,周大蛋從來就沒把這家人當自家親戚對待。

所以一聽周大牛說自家兄弟幾個沒教養,他倒是首先被氣笑了,齜牙惡劣的沖著他罵道:「我呸!周大牛,你真以為你當個生產隊長就了不起了?你是個什麼狗東西,我心裡門清呢!還好意思說我們兄弟幾個沒教養,咱們就算真沒有,也比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強1

周大蛋鄙夷的看著周大牛,注意到外頭還有不少鄉親們伸長了脖子看熱鬧,冷笑道,「你真以為你跟那個女知青鑽草垛子的事兒沒人知道呢?當初那個女知青不就是肯陪你睡才那麼早回城的嗎?這事兒你能瞞的了別人可瞞不過我周大蛋1

周大蛋直接扔出了個重磅炸彈。

自從外面政策開始鬆懈,部分知青回城后,剩下的那些知青更是打破了頭不想繼續呆在窮苦的鄉下。

那些已經跟本地人結婚生子的女知青還好,可是沒有的,不管男的女的,那是一個勁兒的跟生產隊搞好關係。

不管是錢還是啥的,能塞的都塞了,可每個生產隊能回城的指標就那麼幾個,自然有人歡喜有人愁。

前陣子東鄉離開了個長得挺漂亮的女知青,有好幾家都還在可惜沒能把人留下來呢,誰能想到原來是跟周大牛睡過了!

眾人被這個消息炸的不輕,就連陳翠也瞪著眼睛朝著自己男人看去。

果然,這事兒爆出來後周大牛就顯得有些心虛了,那眼神四處亂飄,根本不敢跟陳翠的眼睛對上。

陳翠心一咯,只覺得自己天塌了。

周大牛這時才反應過來要解釋,可外頭那些人早就看出了他躲躲閃閃的目光,可不就是承認了嗎?!

「真沒想到啊,周大牛這人看著挺老實的,結果私下這麼骯髒啊!他這算不算受賄啊?」

「我說那個女知青咋這麼容易就回去了,搞了半天是跟周大牛鑽了草垛子啊!哈哈,這麼大的事兒,看陳翠的樣子,還不知道呢1

……

這熱鬧可是越老越有意思了。

站在暗處安靜看戲的蘇茹摸摸下巴,倒是真沒瞧出來這個周大牛居然還有這種膽子。

雖說這兩年對於那些事情已經有些鬆懈,可被人舉報的話,別說他這生產隊隊長的位置還能不能保住,就說他這個人估計也會被抓起來。

蘇茹眼底閃爍著幸災樂禍的光芒。

周大蛋這人也是真夠能忍的,那個女知青既然能被周大牛放走,肯定也是被他玩夠了,要不然就是被女知青給威脅了。

無論哪一種,有了周大蛋這麼個目擊證人,他絕對討不了好去。

周大蛋似乎還嫌不夠,又把周家砸了一通出氣,才丟下這麼一個爛攤子給周大牛,拍拍屁股就帶著兩個弟弟走了。

這個時候,又該是周大牛一家子狗咬狗了。

這大半夜的,不少人看夠了熱鬧也睡不著,紛紛嘀咕起這事兒。

至於有的人早就盯著周大牛那個生產隊隊長位置的人則是暗暗琢磨起來,趁他病要他命,這可是拉周大牛下台的好時機!

蘇茹聽著陳翠家裡傳出來的敲敲打打與哭鬧聲,倒是熄滅了再去找陳翠麻煩的興緻。

鬧出了這麼大的事兒,徹底撕破了周大牛面上的那層皮,作為這件事情的導火索,陳翠也會遭她自己男人的怨恨。

那個周大牛可不是什麼正直的人,以後這個陳翠估計也有的熬了。

這會兒周大蛋他們發泄一通已經回家收拾東西去了,蘇茹瞥了眼自己家的方向。

雖然搞不清楚這蘇建安明明在鎮上過的好好的,突然跑回來是個什麼意思,可既然這人不要臉的佔了她家的房子,那麼利用一下這老小子把他老子給引出來似乎也不過分吧?

更何況,她可是記得的,曾經的齊鐵軍可是相當的疼愛蘇建安這個兒子。

這麼多年過去,就算再生疏也能殘餘下來幾分父子情分吧?

蘇茹眼珠子一轉,既然桃花嬸不願意住她家新房子,那麼也別便宜了仇人的兒子。

所以看完熱鬧的蘇茹乾脆朝著院子里的柴垛丟了一個火系符文,沒一會兒的功夫,那乾燥的柴火便熊熊燃燒起來,直接染紅了半個夜空。

「起火了!蘇老六家的房子起火了1

有人驚叫一聲,連忙跑去救火去了。

然而火勢在夜風之下,快速朝著其他幾間房子蔓延,蘇建安他們本就被外頭的動靜吵醒,剛剛回屋就感覺到了一股熱氣。

蘇茹冷眼看著蘇建安一家子驚慌失措的跑出來,嘖嘖感嘆道:「看來這老小子命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