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四十八章 如此父子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 如此父子情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媽的!誰在我家這邊抽煙了?咋突然著火了1

蘇建安罵罵咧咧的抱著自己兒子,狼狽兮兮的站在被大火熊熊燃燒的房子前。

他媳婦這會兒已經要哭暈過去了,本來他們剛才看周大牛家的熱鬧看的挺舒坦的,哪曉得這才多久啊,就輪到自家倒霉了!

雖然她看不上這農村建造的土房子,可好歹比起蘇家老屋那一間破屋子住著舒坦多了。

想到自己好歹也是個鎮上的,要不是蘇建安遊手好閒,她又咋可能住到這鄉下來?

「蘇建安!老娘嫁給你后就沒過過幾天安生的日子!老娘咋就這麼倒霉啊嗚嗚!我的房子,我的錢1

蘇建安媳婦急的直哭,連身旁的女兒都被嚇得跟著哭。

這大半夜的火勢十分兇猛,一家子急匆匆的跑出來,不管是錢還是被子可都在屋子裡呢!瞧這會兒的大火,估計就算火熄滅了都被燒的啥都不剩了!

就算有鄉親們及時跑出來救火,才修建不到六年的新房子已經徹底被這一場大火燒得乾乾淨淨。

蘇茹倒是沒覺得什麼可惜的,反正東鄉以後他們家也不會再回來,這房子與其被蘇建安霸佔,還不如燒了舒坦。

她也懶得為這點小事兒跟蘇建安扯皮。

更何況,這麼多年,蘇建安可也沒少透露她家的消息給劉振鵬他們換取好處,如今燒了他的那些東西,她可是一點都不覺得愧疚。

幹完這事兒,蘇茹也沒急著離開,蘇建安一家子這會兒也沒處可去,便跑到蘇家老屋那邊去蹭了一晚上。

畢竟在東鄉還有他幾個兄弟,於情於理,蘇家老大那幾個人也不可能把他給趕出去。

夜深人靜,一場場的鬧劇結束之後,東鄉再次回復了平靜。

不過有多少閑言碎語會在明天傳出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周大蛋他們回家收拾完東西便給周小蛋煮了一頓飯,周二蛋跑到外面想問問蘇茹吃不吃東西,只可惜蘇茹沒打算跟幾個小傢伙湊合一晚上,確認火系符文已經把房子燒得精光之後就回小界面休息去了。

根本不知道周大蛋他們幾個還擔心了她一整晚。

而等蘇茹從小界面內醒過來時,周大蛋兄弟三個一大早就去了鎮上,同樣的,跟著去的還有蘇建安。

昨天蘇建安住的房子燒了,雖說蘇家老屋那邊還給他留了一間房子,可那房子又老又破,湊合住一晚還行,長期住下去別說他媳婦了,就連他也受不了!

所以一大早蘇建安就跑鎮上去想辦法。

有個秘密他一直沒跟自己幾個哥哥們說。

前兩天他去鎮上的時候居然碰到了早就該死去的父親!

當時差點沒把他給嚇死,還以為是見鬼了呢,可真的等看到老父親沖著他招手時,還是忍著恐懼過去了。

因為倒是見到老頭子的時候,齊鐵軍就坐在一輛小汽車上,那精神跟穿著別提多好了,若非那張他看了二十多年的臉不可能被他認錯,蘇建安可真不相信自己居然還能重新見到死去的父親!

不過他也不是傻子,看當時老頭子的模樣完全不像以前鄉下老頭似的,還有那個司機也對他恭恭敬敬,因此倒是沒有大呼小叫,而是跟老頭子去了個安靜的小院子里細談。

齊鐵軍沒有跟他解釋為啥他沒死,還是跟以前那樣疼愛他,一見面就給了他不少錢。

不過這筆錢他藏起來了,沒跟媳婦說,這次跟著大火一起燒沒了,他左思右想,打算再去找老頭子要錢。

畢竟兒子找老子要錢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兒嗎?他都把老頭子還活著這麼大的秘密守住了,總得給點辛苦費吧?

打著自家老子主意的蘇建安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身後墜著個小尾巴。

蘇茹一把火燒了她家的房子,不僅不願意給蘇建安一家住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便是想瞧瞧蘇建安能不能聯繫上齊鐵軍。

這次齊鐵軍買通了陳翠,從桃花嬸一家子下手想要對付她的母親,沒準會回來看看跟他長得最像的小兒子呢。

或許是老天爺都在幫她,果然第二天一早,蘇建安就迫不及待的跑鎮上去了,還跟周家三兄弟搭的是同一輛牛車。

蘇茹尾隨在他們身後,桃花嬸那邊已經沒事兒,她暫時不打算去管,直接尾隨蘇建安又朝著縣城而去。

路上折騰了大半天,蘇建安才終於到了縣城,然後目標十分明確的就跑到一家招待所去了。

「爸1

蘇建安跟招待所的同志打了招呼后,就連忙衝上二樓找齊鐵軍去了。

這個時間已經過了午飯時間,可齊鐵軍卻跟自己的屬下在屋裡吃飯。

蘇建安過來的時候剛好是他們吃完飯的時刻,齊鐵軍一見到這個小兒子就皺起眉毛,不悅道,「你怎麼來了?不是說讓你沒事兒別來找我嗎?我還有秘密任務正在執行呢1

要不是之前不小心被這小兒子給撞見,齊鐵軍可真不想再看見他。

平心而論,對這個長得最像年輕時候自己的小兒子他的確疼愛過,只可惜這小子根本養不熟,當年他雖然是假死,可這小子只顧著那幾十塊錢,根本就沒為他掉下一滴眼淚,足以見得,這所謂的父子情分根本沒被他放在心上。

齊鐵軍這個人本就性子涼薄,要不然也不可能看著跟自己相處幾十年還生了那麼多兒子的女人生生被熬死。

在他心裡,五年前他假死的那幾十塊錢便已經讓他跟這裡斷絕了關係,就算曾經最『疼愛』的一個兒子出現在他的面前,若是耽誤了他執行任務,他一點都不介意把這個兒子解決掉。

蘇建安沒注意自己父親眼底一閃而逝的殺意,哀嚎著說起昨晚家裡著火,現在啥都沒有的窘況。

這小子本就臉皮厚,說來說去就是為了錢。

齊鐵軍忍著不耐煩,面無表情道,「行了,一個大男人為了這點事兒就嚎,有個屁用1

嘴上這麼說著,他卻沖著自己屬下使了個眼色。

那屬下立馬掏出一個信封,從裡面數出一百塊錢遞給了蘇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