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六十二章 瑣碎【第五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 瑣碎【第五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我該走了。」

樓司辰心裡惆悵,想著自己還得靠著五指姑娘好幾年就有些心塞,但面上還是一副很正經的樣子。

有過剛才那尷尬的場面,兩人無形之中倒是親近了不少。

蘇茹想了想,在男人的臉上啄了一下,「記得我說的話哦1

「放心吧,除了你我誰也不要。」樓司辰淡笑道,摸摸她的柔順的長發,才朝著外面走去。

蘇茹將他送到大雜院外,目送他開著軍車離開,才準備轉身回家。

「蘇茹1

孫一菲剛開門,就瞧見蘇茹把那個軍人給送走了。

她連忙開口叫住她,朝著她快步走過去,好奇道,「你跟剛才那個解放軍戰士是啥關係呀?他就是你那個營長大哥嗎?」

孫一菲這人也是心寬,前些日子才被一個漂亮女同志威脅了一通,將信給了蘇茹后反而覺得自己立了大功似得,直覺跟蘇茹已經親近了幾分。

畢竟她可是幫了蘇家這麼大的忙呢!

要不然真被那女同志給陷害了,他們一家子可就完了!

自詡是蘇家救命恩然的孫一菲下意識的就把蘇茹早知道那封信的事兒給完了,姐妹好的挽上蘇茹胳膊,滿眼都是對樓司辰的好奇跟崇拜。

蘇茹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將她挽著自己的那兩隻手給扒下來,「不是。」

「那是誰呀?」孫一菲已經習慣了她的冷淡,手又纏了上去,興緻勃勃的說道,「他好厲害,趙叔叔可壞了,他居然一下子就把趙叔叔的手給弄斷了,剛才我聽趙奶奶說,都碎成好幾塊了。」

蘇茹無語的聽著孫一菲形容的模樣,那是手又不是木頭,樓司辰下手也有分寸,頂多是弄骨折而已,根本沒她形容的這麼兇殘好嗎?

「跟你說了你也不認識。」蘇茹呼出一口氣,將孫一菲再次扒下來,皺眉道,「你別挽著我,我不習慣。」

「哼,你咋還是這麼冷淡啊!我們好歹也是朋友1孫一菲對她這麼敷衍十分不高興,可卻又覺得蘇茹很厲害,雖然總是把自己氣的半死,可不得不承認,她長得可真漂亮。

孫一菲偷偷的看著蘇茹的長相,又摸摸自己粗糙的臉。

明明她們年紀都差不多,咋差別就這麼大呢?

蘇茹長長的嘆了口氣,這個狗皮膏藥她得說多少次,她根本不需要朋友!

孫一菲還在嘰嘰喳喳的問著樓司辰的事兒,看得出來這小姑娘就是單純的對強者的崇拜,倒是沒有其他的心思。

蘇茹直接丟下她回了家,態度極為冷淡,再次傷到了孫一菲那顆嬌小而脆弱的心靈。

她吸了吸鼻子,「真無情!虧我之前還那麼糾結要不要答應那個女同志的事兒呢1

雖然嘴巴這麼抱怨著,不過孫一菲還是沒有後悔把信交給蘇茹。

她的確嫉妒蘇茹,也曾有很長一段時間特別討厭這個假裝清高的女孩,可是真讓她去謀財害命她還是沒那個膽子的。

至於那個女同志讓她還錢?

孫一菲摸摸自己枕頭底下壓著的那五塊錢,得意的嘀咕道,「我就不還,看你能把我咋樣1

在自己屋裡默默開始修鍊的蘇茹感應到她這邊的情況,極度無語。

這個小丫頭還是太天真了,那是林文山的下屬怎麼可能由著她耍?

雖說孫一菲有的時候的確挺討厭的,可是看在這丫頭沒有真的害她家的面上,她就勉為其難的幫她一把,把那個在供銷社上班的女人給解決掉好了。

……

晚上七八點的時間,在鄉下這個時候,大多數人捨不得點煤油燈或是蠟燭,會選擇早早的上床睡覺。

而在城市,因為有電燈的緣故,部分人還能開會燈干點別的事情。

張杏花找到水香的時候,水香還在外頭晃蕩,不敢回家。

畢竟今天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趙和還為此傷了手,連帶著她婆婆都被氣的回了家,想也知道他們該有多憤怒,這股氣要是撒在她身上,那還不得打死她!

所以她寧願在外頭隨便找個牆角蹲一晚上,也不想回去面對趙家人的怒火。

得知張杏花是專門出來找自己的時候,她感動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杏花姐,我真的怕回去。」水香抹著眼淚,「他們還打死我的。」

「唉,你也是太衝動了,我不都跟你說過,這事兒沒有下結論之前別跟他們說嗎?」張杏花看著她也是可憐,雖然對趙和今天來找茬的事兒十分惱怒,但她倒是不會遷怒到水香身上。

畢竟這姑娘自己也是個可憐人,長期生活飽受虐待,膽子比老鼠還要小,哪裡還跟跑到她家來看情況?

「你還是回去吧,趙和今天傷了手,肯定沒辦法打你,你婆婆要是敢動手,你就發瘋,這麼冷的天在外頭蹲一晚上,明天你就得進醫院了。」

張杏花拍拍水香單薄的肩膀,沖著她說道。

「而且這大晚上的你一個人在外頭晃悠,多危險呀1

水香咬著唇,看著她有些猶豫。

到底還是沒有問出能不能讓張杏花收留她一晚上的問題。

畢竟趙和傍晚才跑到大雜院那邊鬧了一通,晚上她就去蘇家過夜,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她想著趙和傷了手,應該沒法子打她了,再不濟……再不濟把她逼急了,她也是能打人的!

「好吧……」

早死早超生,水香深深的吸了口氣,反正遲早都是要面對趙家人怒火的。

趙家住的地方就是棚子搭建起來的,三十平米的地盤被篷布分成了好幾個區域,卻擠著一家六口人。

棚子是沒有門,只有篷布做的門帘,看上去十分簡陋。

水香回去的時候,趙和坐在家裡抱著自己那被包紮的十分誇張的手哀哀叫著,趙母更是心疼的不行,嘴巴上罵罵咧咧的,看到水香一回來,立馬破口大罵,「臭娘們,你還敢回來啊!你嘴巴咋就那麼大!家裡啥破事兒你都說給外人聽?這日子你還想不想過了?不想過就離婚!我們趙家娶了你這樣的喪門星,簡直倒八輩子的霉了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