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六十八章 說離婚【第11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 說離婚【第11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女生小說

同一時間,京城大雜院,一大早就醒過來的水香幫著張杏花做好了他們一家子要吃的早餐,等家裡人上班的上班,上學的去上學,她才在張杏花的陪同下去了一趟居委開離婚證明。

看得出來,水香昨夜並沒有睡好,她是跟琳琳睡在一塊兒的,不過因為睡慣了棚子,這會兒睡進了屋子反而很不習慣,這會兒滿臉憔悴,看上去又老了好幾歲的模樣。

張杏花瞧她這樣子,猶豫道,「如果你後悔了,現在還來得及。」

雖然她也覺得趙和動手打人沒意思,可一般夫妻之間的矛盾都是勸和不勸離的,水香離了婚又不能回娘家去,她以後的日子該怎麼辦?

而且這離過婚的女人,總歸說出去是不好聽的,難免招人異樣眼光,她真不覺得像水香這樣如同菟絲花一樣的女人能夠承受得了即將面對別人的指指點點過一輩子。

哪怕她以後又另外找人再結婚,這離過婚的事情卻始終會是她一輩子無法甩脫的污點。

雖然這世道就是對女人這麼不公平,可這又有啥辦法呢?總比舊社會時期,被男人休棄好聽的多吧?

「杏花姐,我沒有後悔,我現在覺得我自己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似得,別提有多輕鬆了。」水香勉強扯出一絲笑容來,似乎在安慰張杏花,也似乎在安慰自己,「更何況我現在戶口在這邊落了好幾年,想遷回去也挺麻煩的,所以我打算像上面申請一下,讓他們給我安排個工作,哪怕是掃大街我也願意。」

「水香……」張杏花沒想到看似柔弱的水香一旦下定決心之後會這般堅強,她拍拍好友的肩膀,搖頭嘆道,「站在朋友的立場上,我現在真不知道該不該勸你不要離婚。」

「杏花姐,你不勸我是對的。」水香擼起長袖,將以前儘力遮掩的那些傷痕都暴露出來給張杏花看。

她的手臂上滿是青紫的傷痕,有掐出來的,也有用藤條打出來的,還有不少擦傷,顯然是被人拖拽的時候弄出來的。

水香的皮膚本就偏白,這些痕在她手臂上格外刺眼,張杏花這個外人光是看著就覺得疼,可以想象,僅僅只是兩隻手臂上就有這麼多的傷痕,那麼在水香穿著的這件寬鬆的衣服里,又隱藏著多少痛苦的傷疤?

張杏花原本想要勸和的話立馬收了回去,她憤怒而心疼的輕觸著水香那些傷痕,眼睛紅了,「太過分了!真的太過分了!那家人,到底有沒有把你當人看?」

水香笑的讓人心酸,「昨天杏花姐您也聽見了,人家將我當成下不了蛋的母雞呢。」

「這不是你的錯。」張杏花安慰的抱抱她,長嘆道,「離吧,離了也好,至少以後你不用再擔驚受怕,也不會再有人對你動手了。」

「我也這麼想的。」水香依舊笑著,眼眶溢滿了水光,悵然道,「而且我還很年輕,等養好了身子后我還能找個人一起過日子,不過下次我的眼睛得擦亮些,希望再也不要遇見趙和這樣的人了。」

說著,她又想到蘇茹曾經告訴過她,她的身體很健康,這麼多年一直生不了孩子其實並非她的原因。

雖然那個小丫頭看上去也就是十四五歲的小娃娃,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非常信任蘇茹的診斷。

沒準離了婚之後,她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呢……

張杏花陪著水香去了居委那邊開證明,期間自然又少不了被居委的婦女主任一頓勸。

只是當婦女主任看到水香身上的傷口之後,那些勸和的話跟張杏花一樣堵在嗓子眼裡說不出來了,只是一個勁兒的嘆氣,憐憫水香悲慘的命運。

「你放心,回頭我會注意一下有沒有什麼合適的工作可以安排給你的,你搬出來后就先住老街那邊吧,那邊有個搭建好的棚子,是我家以前住的地方,跟我家離的也很近,你一個單身女人……」

婦女主任其實也覺得水香一個單身女人住在棚子里不大好,畢竟這年頭可不是每個人男人都規規矩矩的,別看上面對男女作風問題看得很嚴苛,可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暗地裡的那些勾搭可不少呢!

水香這麼一個單身女人住在棚子里,肯定少不了被人騷擾,就跟寡婦是一個道理。

「主任,我們大雜院那邊不是還有個五平米左右的雜貨間嗎?」張杏花突然開口說道,「那個雜貨間一直都是堆放雜物的地方,我看收拾一下也不是不能住,要不然您看看能不能給水香安排一下,把雜貨間收拾出來給她住?」

婦女主任也才想到這事兒,她琢磨了一下,倒是覺得可以。

水香住棚子的話她也是真的不放心,可如果是有牆有門的房子,哪怕只有幾平米也是不錯的,那間雜貨間她也是知道的,是以前老地主留下來堆柴火的地方,雖然只有五平米左右,但是住下水香一個人的話卻是足夠了。

更何況,大雜院那邊還有張杏花跟她關係好呢,平日里也可以照拂下。

「可是可以,不過那到底也是公家的房子,水香要是住的話,也得交房租的。」婦女主任提了一句,才看向水香,「你有錢嗎?」

「我,我有1水香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能分到一間房子,立馬高興的說道。

她也是有自己嫁妝錢的,當初嫁到趙家來后,趙母雖然陸陸續續的搜颳了她不少東西,可她也真不是沒心眼的傻瓜蛋,至少出嫁的時候親媽跟她說的那些話她還是放在了心上。

所以她一直都把自己的嫁妝錢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明面上的,一部分暗地裡藏著,再加上這些年偶爾趙和也會給她一點錢全都被她攢下,因此倒也存了幾十塊。

「那就好。」

婦女主任見她的房租錢不是問題,就給她開了證明,當然,房子這事兒她還得去一趟房管局走一趟,要不然就算是她親口應下這事兒,沒有那邊的備案,水香也住不進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