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六零符醫小軍嫂>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後悔【第12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後悔【第12更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

「哼,我可告訴你,這離了婚你就別後悔!我們趙家可不是你想進就能進的1

趙母喋喋不休的沖著水香罵道。

登記完離婚之後,水香就徹底放鬆下來,趙家人今天原本根本沒把她要離婚這事兒放在心上,還是婦女主任跟他們親自走了一趟,讓趙和在離婚證明上面簽了字后這趙家人才終於意識到水香並不是在開玩笑。

趙母看著滿臉輕鬆的水香,這心裡可不是滋味。

她雖然一直不大喜歡這個兒媳婦,也是一個勁兒的磋磨她,可她卻真沒想過讓水香跟自己兒子離婚呀!

哪怕她平日里總是把離婚兩個字掛在嘴上威脅水香,也不過是她拿捏兒媳婦的一個手段。

哪知道這女人居然這麼有種,真的就把婦女主任叫過來讓趙和簽字了!

「哼,不過是我不要的女人而已,媽,回頭我們再找個能下蛋的,這婆娘她願意走就走,我可不攔著1趙和沒上過學,自然也不會寫字,所以他是直接蓋得指紋,一樣的能讓證明生效。

他這會兒面色極為難看,看著水香的那張臉也越看越是火大,按了手印后他氣惱的丟下這句話就去上班了,不過他把自己心頭這股鬱氣當做是這一大早就被人找茬的晦氣,並沒有把那份離婚證明當回事兒。

在他看來,水香不過就是覺得有人撐腰,所以這翅膀也就硬了,膽子肥了,所以才敢用這種事情來威脅他,還真以為他會妥協呢!

等回頭這婆娘哭著回來求他回家,他才要好好收拾這婆娘一頓,讓她知道,誰才是當家的人!

離婚證明在趙和按下手印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生效,水香拿著文件,激動的眼淚都出來了。

不過外人卻以為她是後悔了,又紛紛來勸。

趙母看她哭的可憐吧唧的,尾巴都要翹上天了,哼聲道,「哭有個屁用!你現在可不是我們趙家的人了,趕緊滾,別來礙我的眼1

「我收拾我的東西1水香吸吸鼻子,把眼淚抹掉,「我也不要你家的東西,當初我嫁過來的那些東西我都要帶走,那些是我的爸媽給我的陪嫁1

她的陪嫁是兩床大棉被外加一個大木箱,錢她是不奢望從趙母手裡摳出來了,可是棉被她一定要拿走。

女人的嫁妝結婚後都屬於自己保管,可這麼多年她的兩床大棉被早就被趙母給挪用了。

一床給了小姑子蓋,一床是趙母夫妻倆自己蓋,她愣是就沒蓋過。

不過就算過去了好幾年,當初那兩床大被子也是她爹媽攢了好久的棉花票,特意給她弄得十來斤的大棉被,那是她爸媽的心血,絕對不能便宜的趙家人!

果然,一提起那兩床棉被,趙母跟她小姑子就鬧了起來。

不過就算她們鬧騰也沒用,離婚之後帶走嫁妝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兒,婦女主任嚇唬了她們兩句,趙母就黑著臉去把被子跟大木箱拿出來丟在地上,讓水香趕緊滾蛋!

「你可別求著我回來1

趙母咬牙切齒的沖著她威脅道。

但是水香卻是樂滋滋的抱著自己的嫁妝跟婦女主任她們走了。

大雜院那間雜貨屋已經分給她住,因為面積實在小的可憐,到也沒人想過要住這種地方,所以手續跑下來很容易。

張杏花跟婦女主任幫她將雜貨間收拾出來,有個婦女主任在,能省下不少事兒。

例如這床,就是婦女主任弄來的行軍床。

雖然是部隊淘汰下來的,可東西還是好的,一米乘以兩米的行軍床睡下水香一個綽綽有餘,還能空出一點地方給水香放其他的東西。

來幫忙的鄰居不少,不過水香心裡也清楚,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來看笑話的。

劉曉美看著被收拾出來后還挺像樣的雜貨間,嘖嘖感嘆道,「離了婚還有這麼好的地方住,水香我可真羨慕你呀1

水香皮笑肉不笑,「那曉美姐也離婚好了,沒準也能分到這麼好的地方呢。」

劉曉美:……這個女人現在怎麼嘴巴這麼厲害?

果然離了婚的女人就是心理變態,巴不得別人也跟她一樣沒了男人才好呢!

劉曉美鄙夷的神色完全表現在臉上,不過水香也沒在意,反正她早就準備好了,像劉曉美這樣的人多得是,她要是一個個去計較,還不得把自己嘔死!

水香的性子也是十分倔強的,要不然當初她也不能不顧父母的阻攔執意要嫁給趙和。

而現在,她下定決心離婚之後也就不會再對趙和有任何的想法,也根本沒打算再回趙家去。

她看著收拾出來后變得乾淨整潔的小屋,整個人心情都變好了不少。

「以後,這裡就是我家了。」水香眼底帶著對未來的期盼,有過一次不幸的婚姻她並沒有覺得恐懼,畢竟這個世界像趙和那樣的男人只是少數,這不是還有像蘇建武一樣對杏花姐好的不行的男人嗎?

她也肯定能夠找到對自己好的人!

她們這邊忙活了一整天,等蘇茹姐弟三人放學回家后才知道水香已經住進了隔壁的雜貨間。

為了表示對張杏花的感謝,水香還特意去買了肉回來。

不過因為她家暫時沒法開火做飯,因此是在張杏花家把那肉吃掉的。

蘇茹這才對水香另眼相看,她以前因為水香的懦弱並不怎麼看得上她,所以才沒有跟她像對桃花嬸那麼親昵,可現在這個女人倒是讓她另眼相看。

畢竟就算是在她前世死去的那個時候,膽敢離婚的女人也不多見,更別說現在了。

表面上說的解放婦女,可世紀上幾千年男尊女卑的思想哪能那麼快就能扭轉過來?

像水香這樣被丈夫家暴的婦女還不在少數,可有多少卻又是一直默默隱忍,直到死去的呢?

就憑這事兒,倒是讓蘇茹對水香改觀不少,一個堅強獨立的女性才具有魅力,雖說如同白蓮花一樣楚楚可憐的確能招惹男人憐惜,可那樣只會依附別人,實際上也是一種可悲……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