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一十章 探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章 探查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小丫頭到底年紀不大,根本不知道小弟弟是怎麼出來的,所以聽到姑姑的忽悠,又眼巴巴的把視線轉移到自家親爹親媽的身上,把沈月蘭看的也是十分頭大。

幾個大人默契的把話題轉移,為了防止小丫頭再繼續追問要弟弟的事兒,沈月蘭在她要張嘴的時候立馬就把一勺飯喂到她嘴裡,讓毛毛一肚子話都沒能說出來。

一頓飯吃完,蘇茹就收拾著碗筷拿去清洗了。

這邊用水困難,就連早上洗臉都只是把毛巾打濕隨便擦擦,所以在這裡住著的不少軍嫂都只是拿著毛巾隨便擦擦碗,只要表面上看著不臟就成了。

可蘇茹卻不同,她受不了她們不把碗給洗乾淨,因此每次都是避著外人悄悄的使用水系符文來清洗碗筷,不僅方便快捷,清洗的也非常乾淨。

用過午飯,男人們都去訓練場了,沈月蘭則還是抱著孩子跟蘇茹聊著天。

因不想被人打擾,蘇茹等家裡兩個男人出門后就直接把家裡的門給上了鎖,沈月蘭這才嘆了口氣,看著蘇茹眼裡帶著明顯的擔憂之色,「小茹,這麼些年,爸媽還有你哥他們都不敢問你,你就跟我說個真話,你跟樓司辰的感情到底咋樣了?怎麼都結婚這麼多年了,還是沒動靜?」

蘇茹正在擦拭著濕漉漉的雙手,聞言手上的動作一頓,複雜的看著她。

沈月蘭被她的眼神看的心裡越發不安,忍不住皺眉道,「你說呀!不會真的是我想的那樣吧?」

「跟你想的差不多。」蘇茹的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絲苦澀,也沒有隱瞞沈月蘭的意思,便把她跟樓司辰不可能有孩子的事兒跟她說了。

畢竟這個世界上除了她跟樓司辰之外,也就只有沈月蘭是最清楚她們前世經歷的那些過往,告訴她也沒什麼。

沈月蘭怎麼都沒想到,他們二人的重生所要付出的代價竟然是這樣的。

不過轉念一想,重生這種事兒本來就是另外一種改變歷史走向的逆天行為,與蘇家那麼多條人命與仇恨相比,只是無法孕育子嗣到算不得什麼大代價。

畢竟以樓司辰的修為,讓蘇茹懷孕本就不易……

沈月蘭垂下眼帘,抓著蘇茹的手嘆道,「沒孩子也沒啥,反正你倆也能活很久,再不濟,還有咱們家毛毛跟老二家的蛋蛋呢,這倆小傢伙以後長大了敢不給你們養老送終,我就抽死他們。」

雖然升不了孩子的確是個遺憾的事兒,可蘇茹還是被自家大嫂這神氣的安撫的話給逗笑了。

她輕捏著小丫頭軟乎乎的小肉爪,便岔開了這個話題。

晚上她們是去食堂吃的飯,等第二天一早,蘇茹才開始帶著沈月蘭正式熟悉這個地方。

附近沒有供銷社,基地也在無人區,她們一般活動的地方就這麼大,再加上那被凍的結結實實的小水源,總算是讓沈月蘭徹徹底底的體會到了這隨軍軍嫂的不容易。

但大家都這麼過日子的,她也不是什麼嬌氣的人,在這裡過了個年後,就徹底在部隊站穩了腳跟。

等一九八三年的春天到來時,沈月蘭已經跟著其他的那些軍嫂一樣在家屬區樓外開闢了一分荒地,種了些耐旱的蔬菜,日日子倒是過的有聲有色。

蘇茹起了個大早,換上了一件毛衣,便匆匆出了門。

今天是沈月蘭琢磨著要去考察實地的日子,為她未來的服裝生產廠給做準備。

因為這事兒給部隊上面的領導打了報告,引起了領導的重視,畢竟軍嫂們成天沒事兒可做在家屬區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就能吵起來,也的確讓人心煩的很。

要不是部隊沒那麼多工作崗位,早就把這群閑得慌的軍嫂給弄過去上班了。

沈月蘭的服裝生產廠要是真的能在部隊附近開起來,可不就解決了那些領導們最頭疼的問題了嗎?

而蘇茹作為部隊團長的媳婦兒,也是得全程監督與陪同想要創業的沈月蘭的,於公於私,都得去。

指派了一個小戰士在部隊附近轉悠了兩圈,沈月蘭看著一陣風吹,地面便揚起一陣陣的塵沙,無人區的荒涼更是讓人感同身受。

沈月蘭忍不住感嘆道,「要是把這服裝廠建立在附近鎮子上的話,軍嫂們上下班可能就不方便了,除非部隊派車每天接送,要不然廠子的選址就只能定在部隊附近。」

然而這樣一來,服裝廠的員工可就全是軍嫂那些女人了,一些需要男人的力氣活總不能讓戰士們過來干吧?

她的本意是想把部隊附近的十里八鄉的老鄉們也弄到廠子里來上班,可建立在部隊附近,肯定是不能讓老百姓也過來的。

蘇茹也覺得挺麻煩,看著沈月蘭愁眉苦臉的樣子,暗笑道,「辛苦不是我要干這活,不然我得糾結死,嫂子,在部隊附近建廠子肯定不行的,你忘記咱們部隊那便主要的任務是幹啥了?萬一供人們上班的時候正好遇見那什麼過來了,豈不是讓所有人都瞧見了?」

沈月蘭這才回味過來,「也是噢!那看來還是得選擇一個鄉鎮了。」

蘇茹提醒了她,倒是讓沈月蘭很快有了想法。

她們便又坐車在附近的鄉鎮縣城轉悠了一圈。

蘇茹在部隊的時候也很宅,沒啥要買的東西,自然也就沒怎麼來過附近的鄉鎮縣城,這次跟著沈月蘭到處逛了一圈,才深刻的了解到了這個地方的貧窮。

甚至這裡老百姓的日子過得比她們一家子在東鄉生活的時候還要窮。

因為土地貧瘠,農民們根本種不出什麼東西來,附近的大山又離的很遠,別看地廣人稀,可蘇茹已經看了不止一家,連一條褲子都得一家幾口子換著來穿的,這裡的老鄉們更是餓的面黃肌瘦,一個個跟個包皮骷髏似得。

只有少部分在附近工廠以及國家企業上班的人日子才會好過一點。

若沈月蘭的服裝廠真的要健在這樣的地方,只怕想要擠進來幹活的人都得打破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