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一十二章 談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二章 談話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蘇茹被誇了,尾巴立馬翹上天,洋洋得意道,「當然了!也不瞅瞅我是誰!我肯定是個天才1

樓司辰好笑的看著她,又在她頭上擼了一把。

蘇茹瞪了他一眼,男人才有所遺憾的收斂。

從樓司辰手裡將破界符拿過來,蘇茹才摸著下巴說道,「雖然完成了,可還沒有經過試驗,我也不知道這東西到底能不能成。」

「教給我吧。」樓司辰微微一笑,「我去界點那邊試試。」

「不行1蘇茹立馬反對,「要是我做出來的這個破界符根本不對咋辦?你可不能拿你自己的命開玩笑1

「我的實力已經恢復了八成,撕裂空間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小事兒,更別說還有你的符文保命了。」樓司辰知道她是擔心自己,也不急,而是一點點的跟她講道理,「再說了,若真的有危險,我一個念頭便能進入小界面中,反正你也在這邊,我隨時都能夠回來的。」

蘇茹還是不停的搖頭,捏著那枚化為晶片的破界符眼巴巴的說道,「穿越空間那麼危險,當初你還是全盛時期的修為呢,結果穿越兩界的時候不一樣肉身泯滅1

「可那個時候,我也沒有一個隨心所欲都可以進入的小界面呀?」樓司辰看著她明明擔心的不行,還做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來不准他去做這麼危險的事兒,忍不住笑了笑,雙手捧著她的小臉笑道,「我相信你研究出來的破界符,我的小丫頭是天才,為你去試驗這符文的力量,是我這個做丈夫應該做的事兒,丫頭,我不會出事的。」

男人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不知為何,蘇茹自從剛才便一直縈繞在胸腔的不安就這麼慢慢的散去了。

她咬著唇,又抹了把眼睛,惡聲惡氣的沖著他說到,「你記住你的承諾,要是你真的出事兒了,我就另外去找一個比你還帥還能幹的男人!絕對不會為你守寡的1

樓司辰眼色一沉,抬手就直接把蘇如給抱了起來,陰測測的笑道,「那正好,趁著我還沒死的的時候,咱們倆之間還是多多履行夫妻義務吧1

當然聽出來男人是有些生氣了,不過蘇茹卻沒有覺得有什麼,她傻兮兮的摟著自己心愛的男人,任由他在這個夜晚把她像是翻煎餅一樣翻來翻去,吃了一遍又一遍。

最後終於被做昏過去的時候,蘇茹心裡卻還是有點遺憾的。

按照這麼個履行夫妻義務的做法,若她能懷上孩子的話,只怕已經不止一個了吧?

抱著這個念頭迷迷糊糊的睡著后,蘇茹卻沒想到樓司辰並沒有跟她一起睡去的意思。

男人向來沒什麼表情的臉在看著她乖巧的睡容后,才有稍稍的寵溺。

寬厚粗糙的大手輕撫著媳婦兒因情慾而微微紅腫的眼睛,他俯下身子,在那張已經微微腫起來的唇上落下一個淡淡的吻,才給她蓋好被子起身悄然出門。

屋外夜風呼嘯,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整個基地除了樓司辰之外,也就只有還在站崗巡邏的士兵並未入睡。

樓司辰站在家屬樓的陽台上,抬頭望著那黑暗無光的天空,抬起手,攤開手掌露出那枚正在發光的符文晶片。

「這麼晚了,還沒睡?」

白浩軒的聲音悄無聲息的傳入他的耳中,將正在發獃的樓司辰從沉思中驚醒。

他聞聲朝著樓下看去,果然瞧見昏暗的燈光下,白浩軒外面套著一件白大褂,雙手插在衣兜里,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聊聊?」白浩軒又道。

他的聲音不大,也不會吵醒任何一個正在熟睡之中的人。

可白浩軒心裡清楚,自己說的話,樓司辰肯定能夠聽的清清楚楚。

樓司辰眯了眯眼,直接從三層樓高的陽台上跳了下去,眨眼間便穩穩噹噹的站在白浩軒身旁。

白浩軒也不驚訝,反而勾唇道,「走吧,咱們兄弟倆也很久沒好好聊聊了,讓我猜猜你在想什麼……唔,是因為穿越時空的事情吧?」

樓司辰看著他,微微挑眉,雖然沒說話,可白浩軒還是看出了這個冷麵煞神對他的話起了興趣。

深更半夜,兩個大男人直接去了醫務室。

白浩軒在放著藥品的柜子里拎出幾瓶白酒出來,又拿了兩個杯子倒滿了酒,才道,「你守著這個界點將近三年的時間,現在是準備走了?」

樓司辰沒說話,只是一口便把那滿滿一杯子的白酒喝下肚。

白浩軒微微挑眉,又給他滿上,才悠哉的說道,「我也挺好奇你曾經生活的那個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兄弟,能帶我過去玩玩嗎?」

「不怕死,就可以。」樓司辰一口又把那滿杯白酒喝了下去,才淡淡的開口。

他看著白浩軒面無表情的說道,「聽說你已經接受了白老頭的衣缽?」

白浩軒點點頭,微笑道,「怎麼,想讓兄弟給你算一卦?」

樓司辰沒說話,但意思很明顯。

白浩軒哈哈一笑,倒是與他平時做出的那副清冷的模樣完全不同,此時此刻顯得非常豪放。

「我已經幫你算過了,吉凶各半,全憑你一念之間。」白浩軒笑過之後,立馬收斂了面上多餘的表情,手裡拿著玻璃杯,晃著裡面透明的酒液淡淡道,「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你為什麼會喜歡上蘇茹那丫頭。」

「喜歡便是喜歡,沒有為什麼。」樓司辰面無表情的答道。

白浩軒搖搖頭,輕嘆一聲,「有的時候,還真挺羨慕你們兩個的,三世的情緣,終於等到苦盡甘來的時刻,我若是你,絕對堅持不了這麼久去喜歡一個人。」

「不是喜歡,是愛。」樓司辰扯了扯唇角,「你不過是沒有遇到對的那個人,等你遇到了你命中注定的那個一個,便知道什麼是堅持了。」

說完,樓司辰將手裡的杯子放下,就準備離開。

白浩軒這個時候卻突然說道,「今夜你就這麼走了,不怕出了意外,又丟下她一個人嗎?」

樓司辰沒有回頭,只是看著前方那深不見底的黑暗,冷淡道,「不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