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一十五章 廠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五章 廠子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一九八三年,秋末。

沈月蘭滿頭大汗的坐在服裝廠里看著剛剛退回來的衣服,心裡便堵著一股氣。

旁邊的金秋來也是一臉憤怒的罵道,「這些根本不是咱們廠子生產的衣服,嫂子,他們肯定把咱們的貨給換了,難道也要我們來承擔這個損失嗎?」

馮翠蓮嘆了口氣,「那能咋辦?都怪咱們之前交貨的時候沒讓他們把貨物當面點清楚,現在他們咬死了這批貨就是咱們發出去的那些,咱們能咋辦啊?」

「是我太大意了。」沈月蘭捏捏自己的眼角,一臉疲憊道,「本來以為咱們背靠著部隊,那些人不敢有啥動作,沒想到,這世界上膽子大的人不少,以後交貨都當面驗貨,錢貨兩清,這次咱們只能吃這個虧了。」

今天她們憤怒的事兒,其實是一個月前柳依依幫忙聯繫的一筆單子。

是一個服裝販子在她們這裡訂做了一批現在比較流行的衣服,結果等這次她們交了貨后,又接到那邊的電話,說什麼她們廠子里製作出來的衣服質量根本沒達到他們的要求,就把這貨給退了回來,還讓她們把訂金也給還回去。

當時沈月蘭心裡就覺得不對勁。

只是那個時候她還忙著處理廠子的其他事兒,沒工夫去跟人家扯皮,既然他們不滿意,就讓他們把衣服給退了回來,反正她們廠里做出來的衣服也不愁賣的。

可誰想到,今天沈月蘭剛剛到廠里,就見金秋來跟馮翠蓮急匆匆的找了過來,說那批貨出了問題。

沈月蘭面色陰沉,知道自己肯定是被人給算計了。

而算計她的人是誰她心裡也清楚,除了這次負責這個訂單的柳依依也就沒誰了。

然而,她卻是拿不出證據來。

當初建立這個廠子的時候,沈月蘭就是打著照顧下部隊里的軍嫂,還有附近生活困苦的老百姓,因此只要通過她的考試的,都能夠在廠里謀得一席之地。

最初的時候,她就打算把廠子做大做強,因此招進來的人不少。

可隨著廠子逐漸營業后,沈月蘭才發現自己還是有些太過天真了。

例如這次的事兒,若非她太過大意,本可以避免損失的,雖然也才十萬塊錢的訂單,她自己就能填補上這個損失,但她心裡還是不舒坦。

畢竟,她自從回到過去后,可還沒吃過這麼大的虧。

十萬塊錢在這個年代對於普通的一家子也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了。

「把這批貨的衣服都給廠里的工人們分了吧,反正留著也沒用,就當福利了。」沈月蘭淡淡的沖著金秋來說道。

金秋來立馬就炸了,「嫂子,咱們憑啥認這個虧啊!肯定是柳依依那婆娘搞的鬼,我就知道這女人心術不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當初蘇茹嫂子在的時候,那個婆娘就在背後說她的壞話了,沒想到她心肝都是黑的,這種缺德事兒也能做得出來1

「金秋來,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憑什麼說這事兒就是我乾的呀?」柳依依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一聽到這話就不高興了。

她面上帶著委屈,看著沈月蘭說道,「嫂子,這真不是我乾的,我本來也就是起個好心,想著讓咱們廠子生意好點,大家也能長點工資啥的,可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坑咱們呀1

沈月蘭面無表情的看著柳依依叫著委屈的模樣,心裡冷笑,然而面上卻是冷淡的說道,「這次的事情也是你負責的,咱們廠子雖然認了這個虧,可柳依依,你卻是不能留在這裡了。」

「憑什麼呀1柳依依一聽她居然要趕自己走,立馬就炸了。

這廠子一個月工資好幾十塊呢,再加上她還掛在文工團的,就等於一個月領了兩份工資,再加上她男人的津貼,這一個月就有將近三百塊錢的收入呢!

哪怕這次幫著別人坑了廠子一把,柳依依也沒打算放棄這種好工作。

沈月蘭見她一副不滿的樣子,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憑什麼?就憑這廠子是我的私人產業,我就有權利把你趕走,別說是不讓你來上班了,我一個不高興,把廠子弄垮都可以的。」

柳依依立馬叫道,「你這是搞資本主義!你可別忘了,當初你可是說了,要讓部隊的軍嫂過來上班的,你現在想趕我走,是不是過段時間就要趕別人走了?」

她這話一出,跟柳依依平日里交好的幾個軍嫂臉色也變了,紛紛看著沈月蘭。

「這次的訂單因為你的疏忽才出了問題,我開除你也是很正常的,當然,你要是想留下來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把這次廠子里的損失填補上,你就可以繼續留下來上班。」沈月蘭可不打算讓柳依依的挑撥離間得逞,她冷冷笑道,「而且你也別在我這兒亂說話,我要是真想把嫂子們趕走,就不會等到現在了,柳依依,現在我就這兩個選擇給你,看你是留在這兒,還是乖乖走人。」

柳依依一聽這話,臉色就變了。

不過想想自己這次也得了五千塊錢的辛苦費,上不上這個班也沒什麼,但要真的讓她來賠償這個損失肯定是不行的。

她裝模作樣的抹了把眼淚,「嫂子,我真不是故意要害咱們廠子的,我也不知道他們竟然會這麼缺德呀,您不要趕我走好不好?」

「不好。」沈月蘭看著她矯揉造作的模樣就心煩,直接丟下這兩個字轉身就準備走人。

「大嫂,就這麼吃了虧,可不像你的性子呀1柳依依一聽這話,臉色就變了。

不過想想自己這次也得了五千塊錢的辛苦費,上不上這個班也沒什麼,但要真的讓她來賠償這個損失肯定是不行的。

她裝模作樣的抹了把眼淚,「嫂子,我真不是故意要害咱們廠子的,我也不知道他們竟然會這麼缺德呀,您不要趕我走好不好?」

「不好。」沈月蘭看著她矯揉造作的模樣就心煩,直接丟下這兩個字轉身就準備走人。

「大嫂,就這麼吃了虧,可不像你的性子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