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一十六章 趕走柳依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六章 趕走柳依依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一年的時間,蘇茹的身上可謂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她的模樣長得本來就不差,以前也沒少人羨慕她長得好看的,可是這次回來,熟悉蘇茹的人卻發現,她不僅長得更年輕不說,那皮膚吹彈可破,都能掐得出水來似得,若不是親眼見到,真沒人敢相信她今年其實已經有26歲了。

26歲的年紀,放在後世或許還是風華正茂的歲數,可在這個年代,家家戶戶都還在努力解決溫飽問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怎麼著臉上也該出現皺紋之內的東西了。

可偏偏,蘇茹沒有。

她的皮膚沒有經過任何保養,白裡透紅,氣色也遠遠比在場所有的女人好多了。

就連當初被稱為文工團一枝花的柳依依也近三十歲,早就沒了年輕時候的貌美,乍一看到蘇茹居然比一年前出落得還要水靈時,她心裡就不停的泛酸。

「這不是蘇茹嗎?」柳依依斂去眼中的嫉妒,擺出一張十分熱情的臉來朝著蘇茹走過去,親切的挽住她的胳膊,「這麼久沒見,你怎麼長的越來越漂亮了?」

說著,她又故意朝著蘇茹身後看去,果然沒瞧見那個熟悉的男人,忍不住惡劣的猜測道,自從一年多前肖雷失蹤后沒過幾個月,蘇茹也就跟著消失不見了。

以那個人對蘇茹的在乎,若是真的回來了,怎麼可能連蹤影都瞧不見?該不會是蘇茹這隻長了一張好看的臉的花瓶已經被肖雷真的厭惡了吧?

當然,柳依依心機頗深,自然不會傻兮兮的把自己這猜測說出來,而是一副好姐妹的模樣跟蘇茹說話。

只可惜,蘇茹卻不會給她面子。

她皮笑肉不笑的將自己的胳膊從柳依依的手裡抽出來,才走到已經激動不已的沈月蘭面前,直接伸出手就把好友兼大嫂一把給抱住,笑眯眯的說道,「嫂子,我回來了。」

「回來,回來就好。」沈月蘭激動地抹了把眼淚,就連剛才讓她十分煩心的事兒都拋之腦後,抓著蘇如的手將她好好打量了一番,看她神色不像是受了傷之類的,才笑罵道,「死丫頭,你膽子也太大了1

蘇茹晃晃的她手,笑嘻嘻道:「我這不是平安無事的回來了嗎?而且一回來我可就過來找你了。」

她也是剛剛通過小界面作為中轉戰,然後利用傳送符重新返回這個世界的。

正好她曾經定下的坐標離這裡挺近的,所以便琢磨著過來瞧瞧。

當初她離開的時候,服裝廠才剛剛建好沒多久,沈月蘭果然有能力,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罷了,居然就能把服裝廠擴大到這種規模。

只是想起剛剛聽到的事兒,蘇茹淡淡的瞥了一眼柳依依,直接把這個女人看的心虛不止時才說道,「嫂子,剛才的事兒你就打算這麼吃虧,讓背地裡拿了人家好處的小人得逞?」

沈月蘭一怔,不由嘆道,「就算知道是有小人作祟又能咋辦?咱們沒證據。」

「沒證據?」蘇茹呵呵一笑,「你剛才說了,這個訂單的負責人是柳依依全盤接手的對吧?那既然這貨出了問題,也就該找她負責,這服裝廠要是沒個獎懲章成,以後別的人也都跟著她學咋辦?咱們這服裝廠還開不開了?」

「蘇茹,我又沒招你惹你,你為什麼一回來就針對我?」柳依依看著沈月蘭若有所思的模樣,立馬慌了,委屈的叫道,「再說了,這事兒我也沒想會發展呈這樣,這是沈嫂子的服裝廠,又不是你開的,你就算是沈嫂子的小姑子,那也不能指手畫腳的呀1

「誰說這不是她開的了?」沈月蘭見到了這個時候,柳依依還想挑撥她們姑嫂二人的感情,便當著大傢伙的面直言道,「我也不瞞著大家,咱們這廠子能順利開工,就是因為我小姑子拿了大部分資金入股的,她是這服裝廠的另一個老闆,當然有資格指手畫腳了。」

說著,沈月蘭也懶得再跟柳依依虛與委蛇,直接不耐煩的開口,「柳依依,你私下做了什麼好事兒你心裡明白,咱們廠子是不能讓你再呆下去了,現在你就去財務處把這個月工資給結算了,拿著東西走人吧。」

「我不1柳依依立馬叫屈,「你們又沒有證據,憑什麼趕我走?你們這是污衊!我不走!絕對不走1

「這是我家的服裝廠,我想讓誰走就讓誰走,什麼時候輪到你樂意不樂意了?」蘇茹見她這麼厚臉皮,忍不住好笑道,「不管你走不走,以後工資肯定是沒你的份了,你要是想留下來做白工我和嫂子也歡迎你留下來。」

「蘇茹1柳依依一臉受傷的叫道,「你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

在異世界呆了一臉,蘇茹可不是以前那個還會顧忌這兒顧忌那兒的女人了。

她在那個世界,為了找到樓司辰的蹤跡,吃了不少的苦頭,當然殺過不少的人。

別看她笑的十分無害,但是在那個叢林法則的世界,但凡會有一點心慈手軟便只能淪為他人魚肉,蘇茹剛剛回來,普通人感覺不到她身上隱藏的煞氣,在動怒的時候卻是瞞不了同為修鍊者的沈月蘭的。

沈月蘭敏銳的感覺到了她身上的情緒變化,見柳依依居然還不知死活的賴著不走,直接就叫來廠里的保安把人給托出去了。

柳依依被這麼對待,立馬委屈的叫起來,無非就是說她們姑嫂倆人仗勢欺人,順帶敗壞一下她們倆在眾多工人心中的形象。

只可惜,她這打算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若蘇茹跟沈月蘭真的在意他人的看法,也就不會直接叫保安把她趕出去了。

這些員工心裡就算真的對她們有意見又怎麼了?

她們現在才是這個服裝廠的老闆,真把她惹急了,直接把廠子關了,另外尋個地方再重新開始就行了,何必為了將就外人而搞得她們自個兒心裡不高興?

沈月蘭還急著跟蘇茹了結情況呢,跟金秋來打了聲招呼就拉著蘇茹去了自己的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