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一十九章 這房子是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九章 這房子是我的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她想要咱們家住的這套房子。」

張杏花無奈的說道。

孟曉雯的親媽也是真的能張開這口。

她也不要錢,也不要什麼四大件兒,就只要蘇家現在住的這屋子,美名其曰是給小兩口結婚後的一個保障,當然,蘇家其他人還是可以在這院子里住下去的,不過這房契上面的名字得改成蘇文峰跟孟曉雯兩個人的。

還說什麼為了保證她家囡囡嫁過來不受欺負,他們孟家一家老小十來口人也要收拾收拾住進來,否則她就去革委會告蘇文峰對她閨女耍流氓。

胖女人姓何,叫何桂芬,今年也差不多五十多歲了,長的一臉橫肉,瞧著就不是個好打發的女人,能說出要房子做彩禮也虧得她能張開著個口。

蘇茹聽到這麼離譜的要求后,連她自個兒都被逗笑了。

她看著何桂芬,樂道,「大嬸,你臉皮這麼厚你爹媽知道嗎?開口就要我的房子,你以為你閨女是金子做的嗎?別說一套房子了,就算是一分的彩禮錢我家都不會拿出來,你閨女想嫁進來也可以啊,反正我倆嫂子都忙得很,正好家裡還缺個人幫我媽幹活呢。」

「什麼你家的房子?都嫁出去的女兒了,你還好意思說娘家是你家?」何桂芬撇撇嘴,顯然不清楚蘇家的真實情況,根本沒把蘇茹這個嫁出去的女兒當一回事。

之前她就特意打聽過這蘇家的情況,聽人說這家子對兒媳婦還是挺大方的,前面兩個兒媳婦都給了一千塊的彩禮錢呢!

不過她沒看上那點彩禮錢,而是覺得蘇家這房子可以。

她有個親戚在政府上班,聽說最近京城要搞什麼城建規劃,也要修那些高樓大廈呢,蘇家的這套四合院就那麼巧的在規劃範圍內。

這要是拆遷了,起碼也得給個十來萬呢,這房子要是能要過來給她閨女,哪怕就是分上一半都能拉倒不少錢。

在別人看來,何桂芬這是獅子大張口,可她自個兒卻不這麼覺得。

她閨女孟曉雯可是京城大學里的高材生,受不少老師的喜歡呢,以後前途一片光明,長的也不差,要不是蘇家有點錢,那個叫蘇文峰的小子也不錯,她才不會讓自己閨女嫁過來呢!

蘇茹可不知道何桂芬心裡的想法,搖搖頭好笑道,「大嬸,你恐怕搞錯了一件事兒。」

何桂芬翻了個白眼,輕哼道,「啥事兒?」

「我家這房子,寫的可是我這個出嫁女的名字,你見過誰家會把出嫁女的東西拿來給弟弟做彩禮送出去的嗎?」蘇茹打了個哈欠。

她現在還懷著孩子,最容易困,風塵僕僕的回來還想著好好回屋睡一會兒呢,可沒閑工夫跟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在這兒瞎扯。

「啥?」何桂芬扯扯自己的耳朵,難以置信的放高了聲音叫道,「你騙鬼呢,誰家會把房子給出嫁女?你們就是不想對我閨女負責對吧?1

「需要我把房產證拿出來給你看看,這房子到底寫的是誰的名字嗎?」蘇茹嗤笑一聲,「先別說這房子是我的,就算不是,也絕對不會拿出來給你閨女,行了,我家不歡迎外人,現在麻煩大嬸你趕緊滾。」

何桂芬沒想到這蘇家的出嫁女居然這麼囂張,下意識的朝著張杏花看去,她這個當親媽的全憑女兒做主的架勢差點沒把她給氣死。

她頓時氣道,「張杏花,你就不怕我去告你兒子耍流氓嗎?我可告訴你,現在這流氓罪抓的可嚴了,就算你男人是公安局的,也別想保住他1

張杏花無辜的眨眨眼睛:「你要是能讓人把我兒子抓起來,那也是你的本事。」

「好!好得很1何桂芬聽到她這麼囂張的話,氣的臉色漲紅,氣沖沖的就跑了出去。

蘇茹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走出自己的家門,才皺眉道,「媽,這種人你放她進來幹啥?」

張杏花憨厚的笑道,「這不是成天在家裡無聊嘛,好不容易有個上門找茬的,給自己找找樂子。」

真是好一個清純不做作的理由……

蘇茹嘴角抽了抽,一年不見自己親娘現在也會逗弄人了。

瞧她剛才跟何桂芬聊天時一副好欺負的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真的怕那人去告蘇文峰耍流氓呢!

蘇茹打了個哈欠,「媽,我先去睡一會兒,等小弟他們回來了,你叫我一聲。」

「恩恩,趕緊去睡吧,我給你做你喜歡吃的肉粥。」張杏花見她疲憊的模樣,連忙說道。

……

離家這麼久,她跟樓司辰居住的房間還是乾淨整潔的模樣,床頭柜上放著一個精緻小巧的骨瓷花瓶,上面還插著幾支新鮮的花朵,可見他們在外時,母親一直都在打掃著他們的屋子。

哪怕都這麼久沒住人了,也沒有絲毫冷清的氣息。

蘇茹躺在床上,嗅著軟軟的棉被上陽光的味道,心念一動,便抱著被子出現在小界面竹屋的床上。

床上還帶著那讓她熟悉的氣息,蘇茹抱著被子又是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好一會兒才慢慢的睡了過去。

在她熟睡不久,一道修長的人影便忽然出現在竹屋內。

只見樓司辰穿著一身玄色長袍,上面著金色細竹與暗紅色的紋絡,原本的短髮已經長發及腰,被一根天青色的髮帶系住,還別著一根玉質發簪。

越發顯得成熟冷峻的面容只有在看到床上熟睡著的那個人時才少少的變暖。

樓司辰兩三步便走到床邊,抬手輕撫著蘇茹熟睡的臉龐。

雖然才短短一日不見,可他卻覺得像是過去了好幾年一般那樣的難熬。

「傻丫頭……」

男忍低沉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寵溺,輕輕給她扯了扯被子,不打算打擾愛人的休息。

可剛準備走,他的衣袖便被一隻小爪子給抓住,只見原本熟睡的人兒不知什麼時候迷迷糊糊的清醒過來,下意識的抓住他的手在她臉上蹭了蹭,像一隻撒嬌的懶貓似的,格外惹人憐愛。

「好重的血腥味,你又殺人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