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二十章 家裡的事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章 家裡的事兒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解決了幾個不長眼的小嘍,沒什麼大事兒。」樓司辰坐在床邊,捋了捋遮住她眼角的髮絲,若非身還帶著一股濃烈的血味兒,真看不出來此時如此溫柔的傢伙,竟會是將另一個世界攪得天翻地覆的刺頭兒。

蘇茹另一隻手揉揉眼睛,「我不在那邊,你可得小心一些,千萬不準忘了咱們得約定,否則我再也不原諒你了。」

樓司辰抓起她的兩隻爪子輕捏在自己的手,放在唇邊落下一個輕吻,淡笑道,「遵命,領導大人1

蘇茹輕哼了一聲,「你這傢伙可是有前科的。」

「好好好,之前都是我的錯。」樓司辰難得見她露出小女兒家的模樣,心都軟成一團了,自然是順著毛摸。

回他不告而別,多虧了破界符才能夠安全的回到那個世界。

他本想著只是打探一番樓家如今的狀況而已,哪知道竟是無意遇見了被人欺凌的父親,後來他才得知樓家在當初被滅之後的事情,那種情況下,他忙得連進入小界面跟媳婦兒團聚的時間都沒有,只能留下一張字條表示自己安全的活著。

然而世界總是有那麼多的巧合,蘇茹在穿越到那邊后,那邊的世界對她產生了排斥,小界面足足在半年後才重新啟動,若不然,他們夫妻二人也早該團聚了。

「再睡一會兒吧。」樓司辰捏著她的小手,寵溺道。

蘇茹雖然才剛剛睡醒,可還真的很困,自從確認懷了這個孩子后,她總是處於睡不飽的狀態。

這會兒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她鼓著小臉,「你又要出去了?」

「恩。」樓司辰抬手揉揉她的腦袋,「等我處理完那邊的事兒,回來陪你,放心,我一定會在寶寶出生之前搞定那些人的。」

蘇茹點點頭,心裡雖說捨不得,可卻也知道這是男人的責任。

樓家對他們父子倆有著養育之恩,自己也是因為得到了樓相依的傳承才能有今朝的成,所以樓家的仇,自然也是他們的責任。

蘇茹靠在男人胸前,嘆道,「等這些事兒都了結了,咱們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修一棟大房子,過過清閑的日子吧。」

「都依你。」樓司辰摸摸她的臉,完全沒有反對的意思。

蘇茹也沒把家裡發生的事兒告訴他,起樓家的事情來說,家裡的那點事兒根本不是事兒。

樓司辰是陪著蘇茹睡著了,才悄無聲息的離開。

等蘇茹清醒過來時,差不多已經到了傍晚六點鐘。

秋冬季的天色本來黑的挺早,家裡已經打開了白熾燈,蘇茹離開小潔面后,看到房門沒關,便知道母親應該是來叫過自己,所以隨意的梳了梳頭髮,才一副沒睡夠的模樣出了門。

這會兒平日里班的學的都回家了。

蘇茹剛踏出房門家裡其他的人便感覺到了動靜。

看著又長高了一大截的小弟,還有梳了一個簡單的馬尾頭的小妹,蘇茹跟他們打了個聲招呼,才在飯桌坐下來。

「蛋蛋,快過來叫大姑。」常燕沖著撒丫子到處跑的兒子招招手,對於許久未見的蘇茹倒也不覺得陌生。

蘇翔舀了一碗肉粥放到蘇茹面前,他是知道小妹去另一個世界的事兒,但這會兒卻不是問這些的時候,只是瞥了眼她還沒凸起的小腹,勾唇道,「有孩子了?」

蘇茹摸摸隔著一層衣服的肚皮,一臉幸福的點點頭。

蛋蛋毛毛小了一歲,今年也有五歲了。

小傢伙雖然已經把蘇如這個大姑給忘的差不多了,但卻一點都不怕生,只是好的站在常燕不遠的地方,好的看著蘇茹。

蘇茹從兜里摸出一個紅色的小錦囊遞給常艷,「二嫂,把這個給蛋蛋掛在脖子,去邪避災的。」

常艷這些年也知道自己這個大姑子是有點本事的,道了謝才把錦囊面的紅繩掛在兒子的脖子。

一家子都在為蘇茹終於懷了孩子而高興,過去的幾年一直沒有動靜,張杏花他們幾個私下的時候也是挺愁的,不管是蘇茹還是樓司辰其哪個有問題,對這個家而言都不是什麼好消息,所幸今年懷了,外面那些流言蜚語也終於可以不攻自破了。

飯桌,誰都沒有提起蘇峰跟王佳佳還有那個什麼孟曉雯鬧出來的事情。

對於他自己的感情生活,一家子都沒有插手的打算,畢竟現在蘇峰已經是個成年男人,這些私事他也有自己解決的權力。

吃著母親做的肉粥,蘇茹整個人都舒坦下來。

在另一個世界,最初的半年她差點沒把自己給餓死,也格外想念樓司辰跟母親做的吃的。

這會兒吃著熟悉的味道,她感動的都快哭了。

連連吃了整整三碗才夠。

「姐,待會兒我找你說說話吧。」

吃完飯,蘇小妹便悄悄地湊到蘇茹耳邊小聲道,順便還偷偷瞅了瞅蘇建武。

蘇茹挑挑眉,「可以啊,正好咱們姐妹倆也很久沒睡一塊了,今晚來我屋裡睡吧?」

「好呀1蘇小妹樂滋滋的點頭,然後幫著母親收拾碗筷去廚房洗碗去了。

蘇建武撇撇嘴,沖著她小聲道,「丫丫,待會兒琳琳這丫頭不管跟你提啥要求你都別答應這死丫頭,年紀越大越不好管了,老子說的話都不當回事兒1

蘇茹輕咦一聲,「爸,你跟小妹這是鬧矛盾了?」

「鬧啥矛盾呀,是小妹太倔了。」常燕在旁邊忍不住開口,「小茹,反正你聽爸的對了,不管那丫頭跟你提什麼要求,你都別答應她。」

蘇翔在旁邊翻了個白眼,無奈道,「我說你們現在越是反對,那丫頭越要跟咱們對著來,乾脆由著她去了,等她撞了南牆的時候知道咱們是為她好了。」

說著,他看著蘇茹臉好的模樣,淡笑道,「放心吧,也不是什麼大事兒,晚的時候這小丫頭肯定會主動跟你提的,到時候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