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二十三章 火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三章 火坑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張外婆最疼愛的便是蘇茹這個外孫女,哪怕後來有了親孫女,在她心裡最喜歡的自然還是蘇茹。

蘇茹離開的這一年,張外婆可沒少念叨她,乍一看到她真的回來了,立馬高興地跟個孩子似的,連閨女都不管了,急匆匆的便跑到外孫女面前又是哭又是笑的,稀罕的不行。

「外婆。」蘇茹抱著外婆壤。

哪怕她現在都二十六歲了,可在長輩的眼裡,還是小屁孩一個。

張外婆抱著她一個勁兒的稀罕,「好丫丫,外婆的好丫丫,你瞧瞧你咋瘦了這麼多1

明明因為懷孕已經圓潤了一圈的蘇茹:……

好吧,在長輩的眼裡,就算是胖了,那也是瘦了!

張杏花哭笑不得的看著已經忘了自己這個女兒的親媽,把母親拿來的那些雞蛋菜什麼的放到廚房裡,才插入了她們的談話。

知道蘇茹已經懷孕后,張外婆自然又是非常激動,哪怕她早就有曾孫,曾外孫了,可這畢竟是外孫女的孩子,她當然更加稀罕了。

「回頭外婆讓你舅舅們去弄些母雞豬蹄啥的,這懷孕的人就是要好好的補補,才能把孩子生的白白胖胖的。」

外婆的話音一落,就瞧見她家的門又被推開,現如今頂著一副白髮蒼蒼面容的林雅欣也提著不少東西進了門,聞言好奇道,「什麼白白胖胖的?誰懷孕了呀?」

「還能有誰?不是咱們家的丫丫嘛1外婆高興地合不攏嘴,「親家,咱們馬上就有曾孫孫抱咯1

「丫丫懷孕了?」林雅欣跟張外婆不同,她一大早就得到孫女回來的消息,所以才特地拿了不少東西過來看看,還真沒想到這丫頭居然懷孕了!

不過她也是真的高興。

她是了解那個叫樓司辰的男人有多麼的強大,在這個時代大多數男人眼裡,傳宗接代是根深蒂固的思想,生不了孩子的女人就跟個下不了蛋的母雞差不多。

雖說樓司辰不像是那樣的人,可夫妻倆還是有個孩子才能讓家更像一個家嘛!

林雅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這個孫女兒,也跟張外婆一樣討論起該怎麼給她補補的問題。

對於蘇茹瘦不瘦的問題上更是出奇的一致,兩位長輩後來討論的時候,愣是把蘇茹這個主人翁都給丟到一邊去了。

張杏花已經習慣了這倆長輩的脾氣,寵著蘇茹道,「這倆現在關係好的就跟一個人似得,丫丫,你要不要吃點啥?媽給你拿去?」

「不用了媽,我現在不想吃。」蘇茹無奈的笑道,「對了,問您件事兒,你知道琳琳那個對象齊嘉豪的事兒吧?」

原本還在笑的張杏花一聽見這個名字就皺眉,「那死丫頭跟你說了?」

蘇茹點點頭,倒是非常奇怪母親突然驟變的態度。

「媽,你這個樣子,是不是那個齊嘉豪有問題?」蘇茹好奇地問道。

「呵呵,那丫頭就是個沒長腦子的,相信一個外人都不願意相信我們這些親人。」張杏花提起小女兒就是一肚子氣,臉上的笑容也徹底沒了,「那個齊嘉豪根本不是個啥好東西,我看你妹妹就是被那個男人的臉給迷住了,還什麼喜歡的不行,沒了他就不行,那死丫頭就是腦子有問題1

說著,張杏花就跟她說起了那個齊嘉豪。

據說,那個齊嘉豪長的到真的是人模人樣,花見花開的樣子,至少是現在這些小姑娘們都很喜歡的類型。

再加上也在京城大學念書,喜歡那人的小姑娘就更多了。

然而這樣的人能夠哄騙那些沒見過啥世面的小姑娘,卻騙不過他們這些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過來的老傢伙。

齊嘉豪在張杏花他們的眼裡,就是個斯文敗類,衣冠禽獸,面上的確對蘇琳很不錯,可私下卻沒少勾三搭四的,而且這個人勾搭的全都是家裡條件不錯的女學生!

上次蘇文翔想讓小妹看清楚這個斯文敗類的真面目,還特意給這小子下了一個套,可沒想到就算蘇琳眼瞧著齊嘉豪跟另外一個女人拉拉扯扯的,這笨丫頭還是相信了齊嘉豪的那套說辭,又被忽悠了過去!

蘇茹聽著母親一個勁兒的數落那個齊嘉豪,倒是聽得來了興趣,好奇道,「那個齊嘉豪家裡條件咋樣?」

「你爸專門去查了,咱們家呢也是泥腿子出身的,也不求個什麼門當戶對,可是那個齊嘉豪家裡不是一般的窮,你知道咱們一起住大雜院的時候有片貧民窟吧?他家就在那兒。」張杏花嘆了口氣,無奈道,「而且,就算是住那種地方,他要是真心對你妹妹,咱們也不會不同意,可偏偏那小子自己不是個好東西,他爹媽也不是個省心的主兒。」

齊嘉豪的爹是個賭鬼,據說齊家原本還是有點錢的,可愣是被他爹給輸的差點連褲子都買不起。

還有他那個媽也是哥尖酸刻薄的,張杏花專門去打聽過,那個女人不僅年輕的時候把齊嘉豪的奶奶活生生的給餓死了不說,就連周圍的鄰居便宜都沒少佔。

在那一片地方,他那個媽簡直就是個惹人嫌,誰看誰覺得討厭。

這樣的家庭環境,張杏花他們能把閨女往火坑裡推嗎?

可偏偏這丫頭就跟中邪了似的根本不聽,只是一個勁兒的嚷嚷她跟齊嘉豪是真愛,她嫁的是齊嘉豪又不是她爹媽,可沒把蘇建武兩口子差點給氣死!

就連蘇文翔這個當二哥的都不想對這個腦殘妹妹說什麼了。

蘇茹聽完后,皺起眉頭,琳琳那丫頭的確是從小被寵到大的,以前家裡的那些糟心事兒他們也都把這丫頭瞞得好好的,難怪這小妮子會養成這麼天真的性子。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看來必須要讓那丫頭認識到那個齊嘉豪是個什麼玩意兒才能讓這小妮子清醒過來,否則就以昨夜她一提起齊嘉豪的名字就滿臉愛慕的模樣來看,這丫頭是真的陷進去了。

張杏花說完也嘆了口氣,「丫丫,你主意多,想想咋辦,總不能看著這死丫頭進火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