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二十六章 惹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六章 惹不起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何桂芬兄妹幾個直接找上了自家那個親戚上班的地方。

對於普通老百姓而言,公安局這種地方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就算啥事兒都沒幹,來到這裡他們還是會下意式緊張與惶恐,自古以來,民就不與官斗,哪怕現在講究人民當家做主也是一樣的。

何桂芬跟她這個親戚的關係平日里還不錯,這會兒找上門還是打著報案的名頭,自然就輕而易舉的見到了那個親戚。

「有啥事兒趕緊說,我們這邊忙著呢。」何桂芬的親戚也是個年紀挺大的中年男人,實際上頭銜是副局長,不過他一直都想轉正,也不樂意別人叫他的時候加上一個副字,因此平時人家也都叫他何局長。

兩人是本家,關係又這麼熟了,何桂芬變沒客氣,做出一副苦主的模樣,把蘇文峰是如何對她閨女孟曉雯耍流氓的事兒編造的活靈活現,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才是親身經歷過的孟曉雯呢。

何局長這些天正好在為上頭拿下來的指標頭疼。

今年因為某些原因,屬於特別嚴打期,平時小偷小摸的被抓起來也會被判個盜竊罪而被槍斃,耍流氓這種有礙社會和諧的事兒自然也很屬於嚴抓的範疇。

何局長是這個年代少有的肥胖型人群,聽到何桂芬的哭訴,眼睛便眯起來,意味深長道,「桂芬,咱們抓人是要拿出證據的,曉雯她能出來指認罪犯不?」

「能!咋不能呢1何桂芬立馬說道,「本來我們也就是讓他家娶了我們家曉雯就行了,畢竟還是要為了我們家曉雯的聲譽著想,可流氓犯的姐姐跟媽也太囂張了,我說要來告他們,他們根本就沒把你們這些公安放在眼裡,還把我直接給轟了出來。」

何桂芳說著就抹了把眼淚,順帶還不留餘地的當著親戚的面兒抹黑了蘇茹一家子。

她可清楚地很,自己這個親戚就愛逞官風,對待老百姓也總是有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一聽她這挑唆的話,果然這親戚就怒了。

「這麼囂張,我倒是這家人有什麼牛哄哄的地方,桂芬,你把這蘇文峰家的地址給我,我們這就去抓人。」何局長憤怒的拍了下桌子,義正言辭道,「這種社會的渣滓我們一定要嚴肅處理1

何桂芬心裡樂開了花,連忙就把蘇文峰家的地址給說了出來。

只是這何局長聽到這地址之後,臉色卻變了變,「桂芬,你確定是老衚衕那邊的那個蘇家?他們家當家的叫蘇建武?」

何桂芬搗蒜似得點頭。

「這事兒可就難辦了。」何局長一下子就焉了,「這事兒我管不了。」

「何局長,這,這咋就突然管不了了呢?」何桂芬著急了,「你剛剛還說……」

「我剛剛可啥都沒說。」何局長立馬板著臉轟人,「行了行了,趕緊出去,我還要繼續忙呢。」

「何表叔,你,你咋這樣啊1何桂芬立馬不樂意了,「難道我家囡囡就這麼被人佔便宜了?你們公安的職責不就是保護我們這些老百姓的人身安全嗎?」

「何桂芬,我還能不了解你嗎?」何局長見她一副指責自己的模樣,冷冷一笑,「你不要命我還要命呢,來舉報人家也不是事先打探下人家的後台背景,別說蘇建武家的兒子只是對你女兒耍流氓了,就算把你女兒強X了,這事兒我也管不了。」

何桂芬這下是真的愣住了。

這位何局長是他們家認識的最大的官兒,這些年可沒少因為這個遠房親戚狐假虎威。

本以為這次把蘇文峰抓起來也就是親戚一句話的事兒,可現在看人家這態度,咋感覺那蘇家就跟個龍潭虎穴似得呢?

「行了行了,你趕緊回去吧,你那點小心思還是趕緊收起來,你說的那家人可不是你能輕易招惹的起的。」何局長到底還是看在親戚一場的面子上沒有直接把人給轟走,反而暗地裡提醒了一句。

蘇家他不清楚,可是蘇建武他還是認識的。

說起來,蘇建武也算是他的領導,看上去是老實憨厚的一個人,可辦案作風一向是果斷狠絕,對付那些不聽話的黑頭頭也從沒畏懼過。

何局長不知道蘇建武跟蘇世宵的關係,可也隱隱聽說了這老小子大有來頭,就連他們分局長都曾經告誡過他,別去找這片區那個老衚衕蘇家的麻煩,要不然到時候出了事兒啥事兒可別管他沒提醒過。

正是因為分局長曾經的提醒,他才對蘇家忌憚的很。

何桂芬一臉懵逼的被攆出來了,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何大哥忍不住說道,「妹子,那個蘇家要是真的大有來頭,咱們還是別招惹了,就連何老七這癩子都不敢去找人家的麻煩,咱們……」

「回去我問問囡囡,看她知道這蘇家是個啥情況。」何桂芬也不傻,這京中的權貴不少,要是真的不小心招惹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物,那他家就完了!

更何況蘇文峰這事兒她本來就有點私心在裡面,孟曉雯到底有沒有被蘇文峰佔便宜她也是心知肚明,為了一點小利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何桂芬她還沒那麼傻。

於是乎,就連蘇茹她們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一個小小的麻煩就這麼掐死在了搖籃里。

等蘇文峰沒課回家的時候提起孟曉雯不知道為啥突然跟他劃開界限后,蘇家人才心知肚明,那個何桂芬看起來也不是個傻子。

不過蘇茹還是好奇小弟跟那個孟曉雯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蘇文峰也沒瞞著,只是提起這事兒就很無語,「孟曉雯給我寫過幾次情書,不過我都沒接,她這個女人不自愛,私下跟好幾個男同學都曖昧不清的,上回我喝醉酒,正好她也陪著我舍友過來,當時那屋子裡還有我幾個舍友呢,根本沒傳言中說的那啥孤男寡女共處一夜的事兒。」

簡單的說,孟曉雯其實就是想賴上他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