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第六百三十九章 解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九章 解決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撂下狠話后的蘇家姐妹倒是跑了,獨留下齊嘉豪陰沉沉的瞪著孫一菲,「現在你滿意了吧?1

「滿意!我咋就不滿意了?」孫一菲被氣笑了,明明是這個男人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兒,自己只不過是來捍衛主權而已,現在到頭來搞得還像是她出錯了似得。

她的確是喜歡齊嘉豪不錯,也曾經幻想過他以後大學畢業了,她也能沾沾光過上好日子,要不是這次蘇茹主動找上門來,她還真不知道原來自己每個月辛辛苦苦掙的錢養的男人竟然在學校里另外處起了對象,而且還是蘇琳那個小丫頭!

再多的喜歡比起自己的利益來說,那也是微不足道的。

她可不像那些為了男人巴心巴肝的女人那麼傻,若不是先前被齊嘉豪哄的迷迷糊糊的,她咋的也不能幹出未婚先孕這種事情?

現在倒好,齊嘉豪是靠不上了,工廠那邊的工作也岌岌可危,要不是有蘇茹承諾的那兩千塊,她以後的日子還不知道咋過呢!

所以孫一菲也沒理會齊嘉豪的氣急敗壞,直接道明了自己這次來的另外一個目的,一臉平靜的說道,「剛剛你也聽見蘇茹是咋說的了,要麼我去告你耍流氓你被槍斃,要麼現在立刻跟我回去扯證結婚!我可不想以後我的孩子出世了,也一直被人嘲笑著1

「孫一菲,你膽子大翻天了?1齊嘉豪顯然不明白為啥以前對他百依百順的孫一菲會突然間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一個大老爺們被女人這麼威脅,要不是顧忌著這是學校,他早就一大耳刮子扇過去了。

「我膽子一點都不大,大的是你才對。」孫一菲冷冷一笑,「你也不瞧瞧蘇家的背景是啥就敢這麼招惹人家的閨女,這次孫蘇茹只是警告你一下而已,真的把那家人惹火了,你咋死的都不知道1

說到這裡,孫一菲也沒興趣廢話,直接說道,「要不要結婚趕緊說,回頭等孩子生下來后咱們倆就離,你放心,我肯定不扒著你不放1

齊嘉豪一愣,「你說啥?離婚?」

「對啊,離婚。」孫一菲嗤笑一聲,「我可不能讓我孩子以後擔個野種的名頭,不過我也知道你現在心大了,肯定瞧不上我這樣的女人,所以我也就是把孩子過過明路,肯定不耽誤你去巴結那些家庭條件好的女人。」

齊嘉豪這才猶豫起來。

心道如果真的拒絕了孫一菲結婚的提議,沒準這蠢貨還真會跑到公安局去把自己告了。

今年外頭是個什麼情況他又不是沒長眼睛,在學校也有不少同學偶爾在聊天的時候會說起。

他好不容易才考上了京大,怎麼能夠斷在這裡?

想起平日在宿舍的時候沒少聽人提起離婚後日子過得津津有味的事兒,齊嘉豪便心動了。

「成,我答應你。」

反正現在學校結了婚的同學比比皆是,也不差他這一個。

而且他現在在學校也挺受老師重視的,就算以後離了婚也不影響自己再找。

更何況他覺得好好哄哄蘇琳的話,那丫頭還是會回到自己身邊,到時候憑藉著蘇家的人脈,他肯定能爬的更高!

齊嘉豪眼中的野心被孫一菲捕捉的一清二楚,她冷冷一笑,倒是懶得戳破這人的幻想。

雖說她不清楚蘇茹一家子到底有什麼背景,可當初來到京城的時候,便能夠分到大雜院的房子,顯然不是一般的厲害。

那家人都聰明的很,住在大雜院的那段日子就沒瞧見有人能佔了他們家的便宜。

齊嘉豪的確是個聰明的傢伙,可既然狼子野心早就暴露在蘇家人眼中了,又怎麼可能給他繼續纏上去的機會?

兩人心思各異,過兩天便扯了結婚證。

倒是蘇茹這邊追著蘇琳回家后,就瞅見這蠢丫頭正趴在張杏花懷裡哭的那叫一個傷心呢。

張杏花完全一臉懵,搞不明白小女兒怎麼回來就哭得這麼難受,也跟著著急,一個勁兒的問著她到底發生了啥事兒,可蘇琳光顧著哭,根本沒解釋的意思。

瞧見蘇茹從大門進來,張杏花連忙求助道,「丫丫,你瞅瞅琳琳這丫頭是咋了,咋哭的這麼傷心呢?」

「還能咋地,不就是發現自個兒太蠢,居然被一個男人騙了唄。」蘇茹一臉幸災樂禍,完全沒有個當姐姐的樣兒。

蘇琳哭的鼻子都紅了,淚眼朦朧的抬起頭,控訴的看著她,「姐1

「行行行,我不說了。」蘇茹做出怕怕的模樣,笑眯眯的進廚房拿吃的去了。

這次回家解決了弟弟妹妹不靠譜的感情之後,蘇茹總算是能夠安安靜靜的養胎了。

特別是在聽說孫一菲跟那個叫齊嘉豪的真的扯了結婚證后,蘇琳心裡最後一絲希望的苗苗也被掐斷,徹底對齊嘉豪死了心,可叫家裡這擔心她的一家子放下心來,繼續過著平淡無奇的日子。

七個月的時間眨眼而逝。

蘇茹的肚子已經挺的老大,但整個人卻瘦的異常可怕。

眼瞧著這預產期就在這幾天,她瘦的就跟肚子里的孩子吸了她全部的精神氣似得,張杏花等幾個長輩就擔心起這生產時候的安全了。

不過沒人敢把這擔心表現在臉上讓蘇茹瞧見,只是偶爾才會憂心忡忡的私下說說。

更多的還是想知道樓司辰到底什麼時候能夠回來。

蘇琳經過一段感情的欺騙后,整個人都變了不少,沒像以前那麼傻白甜的樣子,瞧著自家姐姐那可怕的大肚子,她也心驚膽戰的,也對懷孕這件事兒產生了一定的陰影。

倒是蘇茹沒覺得有啥,成天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根本沒操那麼多心,樂顛顛的扳手指頭算著孩子出來的日子。

這孩子汲取了她大半的修為與生命力,但因為是在異界懷上的,並不被這個世界的天道祝福,所以排異反應也非常嚴重。

她打算去自己的私有小世界里生下這個孩子,冥冥中她有種預感,如果這個孩子在這個世界出生,一定會早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