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番外一 異界游(12)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一 異界游(12)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拍賣師話音落下之後,現場出現了片刻的安靜,根本無人叫價。

見這情況,拍賣師也有些愕然,愣愣道,「各位,這可是能夠找到一個附屬小世界的鑰匙,都不心動嗎?」

「你說這是小世界的鑰匙就一定是鑰匙了?誰不知道當年樓家的小世界隨著那位的自爆早就跟著一起消失了,要不然樓家餘孽現在也不會這麼躲躲藏藏的,那小世界存不存在都還難說,更別提這麼一枚鑰匙了。」

「不錯,老子還以為是樓家流落出來的什麼寶物呢,虧得老子大老遠的跑過來,結果卻是一枚不知真假的鑰匙,咱們又不是傻子,誰敢拿千萬的靈石來賭這東西的真假?」

「除非能拿出這玩意兒是真東西的證據,要不然我們可不敢拍下。」

蘇茹發現,雖說不少人都懷疑這鑰匙的真假,可看這鑰匙的眼神還是同樣的火熱。

若非珍寶閣此次也專程請了兩位尊級強者鎮守拍賣會,只怕這會兒都有人上前搶奪了。

質疑的聲音不斷響起,拍賣師卻並沒有慌亂,反而微笑道,「這個問題這件寶物的持有者已經解釋過了,只要能夠找到樓家曾經擁有的小界面就能夠證實真假,信與不信全在各位道友自己的心中,他做人問心無愧。」

會場還是一片安靜,蘇茹卻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拿出這鑰匙的傢伙也真有意思,明知道那小界面早就消失了幾百年,就算有人碰上了也不一定知道那是什麼地方,現在還拿一個假鑰匙來忽悠人,膽子倒不是一般的大。

「這東西是假貨,我們走吧。」

就在會場處於詭異安靜的時刻,突然一冷漠的男聲在會場內響起。

蘇茹聽到這聲音頓時激動起來,連忙在四處張望著,想要找到那說話人的位置。

可還沒等她開口主動暴露位置呢,便聽另一蒼老的聲音不悅的響起,「毛都還沒長齊的小子,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鑰匙是假的?」

「證據?」樓司辰站起身來,嗤笑道,「你算什麼東西,老子說是假的就是假的,關你屁事。」

「小子,你找死1那蒼老聲音的主人顯然被他激怒,直接起身就朝著他所在的方向攻擊而去。

「區區螻蟻,不知死活1

樓司辰根本沒有將那攻擊放在眼裡,不過輕輕一揮手,剛才那人便直接在半空中四分五裂,血肉撒在了拍賣會台上。

大部分修鍊者都被這一手給驚呆了,也有人認出來這出手的男子正是下午出現在公告欄前面的那名強者,更加不敢吭聲。

樓司辰面無表情的展開神念,直接罩住會場,突然在某個地方頓了頓,才冷著臉離去。

「那是誰啊?竟敢在珍寶閣的面前這麼囂張1

「定是尊級大能,要不然珍寶閣早就出手阻止了,嘖嘖,看來這鑰匙的確是假,不然剛才那位前輩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地離開了?」』

「哎,你說這位前輩會不會是樓家的人氨

在眾多修士議論紛紛的情況下,蘇茹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會常

當然,像她這樣在這個時候突然離開的低級修鍊者有許多,所以並不引人矚目,也沒人在意她這麼一個小嘍。

蘇茹麻溜的離開了會場后,就朝著一個地方快速走去。

剛才那麼一剎那的功夫,足夠這一對分離已久的夫妻認出彼此。

樓司辰就在拍賣會門外等著她,見她出來,眼睛一亮,「丫頭」

「不準叫我1蘇茹看到他時鬆了口氣,但也很生氣。

「對不起,我錯了。」樓司辰果斷的低頭承認錯誤,小聲的跟她解釋起來。

蘇茹雖然還是氣憤,但知道他是形勢所逼后也沒揪著不放,只是氣鼓鼓道,「以後再敢不告而別,你就等著跪搓衣板吧1

「好,我保證1樓司辰忍著笑哄道。

蘇茹扁扁嘴,這才委屈的撲進男人懷裡,帶著一絲哭腔道,「你都不知道我來這裡的時候有多麼害怕,走在路上都怕誰看我不順眼就把我給殺了。」

「對不起」樓司辰輕嘆一聲,撫摸著胸前的小腦袋,語氣里滿滿的愧疚。

蘇茹當然也不是真的害怕,這會兒純粹就是撒嬌而已。

「咱們去客棧再說吧。」蘇茹撒完嬌后才意識到這還在外頭呢,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道。

樓司辰點點頭,牽起她的手就準備走。

「司辰哥哥」

一聲帶著幽怨甜美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樓司辰這才響起來身旁還帶著幾個電燈泡。

蘇茹愣了愣,眯著眼睛朝著那走過來的女子看去,剛才那一聲肉麻的司辰哥哥她都還沒叫過呢!

這傢伙又給她亂招惹爛桃花!

玉香這一聲曖昧至極的司辰哥哥任誰聽了都要多想兩分。

只可惜她小覷了蘇如跟樓司辰的感情,二人可是經歷了兩世才湊到了一起,彼此也對對方很信任,不過是個認識沒多久的女人就妄圖挑撥關係,也太不自量力了。

蘇茹看出來玉香眼中無形的挑釁,輕笑一聲,陰陽怪氣的扯著樓司辰的胳膊,軟綿綿的叫道:「司辰哥哥」

「別鬧。」樓司辰無奈的揉揉她的頭髮,低下頭看著她的眼神里滿滿都是寵溺。..

一直注意他的玉香當然看的清清楚楚,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一絲嫉妒快速的從眼中閃過。

「司辰哥哥這位是?」玉香對這個突然跑出來的女人已經有了幾分猜想,可還是忍不住想親自確認。

「這位姑娘,這哥哥能別亂叫嗎?作為司辰的妻子,我真的很討厭別的女人這麼曖昧的叫他。」蘇茹直接將樓司辰護在身後,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玉香瞪大眼睛,一臉驚愕與受傷,「我我只是叫了一聲哥哥而已。」

「可我不喜歡。」蘇茹笑眯眯,可愣是讓人感覺不到一丁點暖意,「能叫我男人哥哥的人只有我一個,其餘任何人都不能叫,明白嗎?」

玉香被她這針對的語氣氣的差點內傷,「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