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番外一 異界游(13)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一 異界游(13)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憑什麼?」蘇茹被她這沒腦子的一個問題給逗笑了,「司辰,你跟她說說憑什麼?」

樓司辰早就對這糾纏不清的玉香十分不耐,若非看著父親的面子上,此次來這裡也不會帶上這麼一個麻煩,這會兒當仁不讓的站在自己老婆這邊了,沖著玉香冷淡道,「就憑她是我的妻子,玉香姑娘,不管你打的什麼心思,在我這裡是絕不可能成功的,看在你老子對家父有救命之恩的份上,請你對拙荊尊重一點。」

玉香雖說已經得到了樓司辰在消失這麼多年裡曾成過親,卻從沒有將他口中的那位妻子放在眼裡。

哪料到這竟是在珍寶閣這拍賣會上遇見了這個女人。

她打量著蘇茹,雖說有幾分姿色,可又不是傾國之姿,修為也不過聖級,這樣的女人有什麼資格成為一名尊級巔峰大能者的正妻?就算是給樓司辰做通房丫頭都不夠格,居然敢在她面前這麼囂張!

玉香從見到樓司辰的第一眼起就打定主意要成為他的妻,這會兒突然冒出來個樣樣都不如自己的女人被樓司辰護著,她又怎能不嫉妒?

不過她是個聰明的女人,當然不會當著樓司辰的面兒讓蘇茹難看,面上做出難以置信的姿態,欲言又止的看著樓司辰,一副要哭不哭的架勢。

這幅作態,可是像極了以前蘇茹看見過的那些插足別人婚姻的小三,裝出一副菟絲花的柔弱模樣引起男人的同情,對比起強勢的妻子,這樣能夠激起男人保護欲的女人可不最讓人心疼嗎?

蘇茹雖說真實年紀沒有這個玉香大,可到底也是活了兩輩子的人了,哪能看不出來她這是什麼意思,忍不住笑道,「司辰,看來這位玉香姑娘對我是你妻子這事兒很難過呀!你們倆朝夕相處這麼久我突然出來,是不是挺不識趣的?」

她這話倒也不是泛酸,純粹就是覺得這玉香太好笑了。

真把人家都當成傻子,以為擺出這副德行來就能讓她男人心軟嗎?

樓司辰要真是這樣憐香惜玉的傢伙,她也就不會在這兒了。

「別亂說。」樓司辰無奈的捏了捏她的小臉,「我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你哪裡還裝得下別人?」

毫不掩飾的親密舉止讓一隻緊張觀察著他的玉香面色一白。

這些日子,不管她怎麼故作勾引姿態,樓司辰就跟瞎了眼似得當做看不見,原本她還以為是這男人沒開竅,原來只是因為自己不是他的妻子嗎?

她咬牙,心裡嫉妒極了,可又不敢表現出來。

她絕對不會懷疑,若是自己對這個叫蘇茹的女人有半點不懷好意的話,樓司辰絕對會像之前毫不猶豫的殺掉那位珍寶閣尊級大能一樣的殺掉她!

「走吧,這裡不安全,待會兒有個老傢伙肯定會追過來找咱們的麻煩,咱們先離開這裡,去萬侯城。」樓司辰可沒興趣管別人心裡是如何的難受,自從蘇茹出現后,他一雙眼睛就差黏在她身上了。

幾月未見,在這一個世界能見到老婆,樓司辰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就想趕緊找個地方好好訴述彼此的想念,順便再咳咳……

所以玉香姑娘再一次被無視了個徹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喜宦ё攀裁炊疾蝗繾約旱吶人揚長而去,氣的臉都白了。

「姑娘,我看這樓尊的妻子不過是聖級修為,也不像是哪個大家族出來的根本給不了樓尊重建樓家時的幫助,在樓伯父的眼裡,您才是他最心儀的兒媳婦。」

身旁的侍女見她氣得不輕,連忙出聲安撫起來。

「再說了,自古以來男人不都是那麼一回事兒嗎?您瞧瞧,哪個男人沒有個三妻四妾?就連當年號稱最痴情的輕風書尊不也一樣最後又娶了兩房小妾嗎?」

侍女的臉上帶著迷之自信的笑容,彷彿已經看到了蘇茹日後被樓司辰玩膩的下場,「您是家族為樓尊特意選中的人,在那麼多姑娘中您是最有資格站在樓尊身邊的女人,也只能是您成為樓尊的正妻……」

說著,她語氣從恭敬立馬轉變為嘲諷,「至於剛才那個小聖級女修完全不用在意,以您的美貌與聰慧,樓尊遲早都會是您的。」

果然,玉香被自己侍女這番話哄的很高興,能夠將家族中的姐妹比下去,成功站到最後的人自然也不會是簡單地角色。

男人的確就像侍女說的那樣,不過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罷了,就算現在迷戀著一個女人,可那有權勢重要嗎?

就算樓司辰如今已經站在了這個世界金字塔頂端的那一層,可樓家當年的仇敵可不少,僅憑著他一人想要重整樓家恢復當年的榮耀,沒了她玉家的協助可沒那麼容易。

自以為掌控了男人心思的玉香總算是調整好了心態。

她或許是真的喜歡樓司辰沒錯,可這種大世家養出來的女兒可不會因為感情就變得衝動無比。

玉香覺得,既然樓司辰現在那麼喜歡那個女人,那麼就讓他去喜歡吧,過上個幾年這新鮮感沒了,成為他正妻的女人也一定是自己!

莫名其妙的自信可讓已經遠走的夫妻二人完全不知,當然,就算是知道了,他們只會覺得玉香這想法太過好笑罷了。

甩開了那些尾隨而來的強者,在隱蔽的地方夫妻倆直接進入了小界面。

獨立於大世界的小世界內只有重逢的小夫妻,兩人小別新婚般彼此糾纏起來。

在竹屋裡足足廝混了一夜,蘇茹癱軟在床上,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了,可見他們做的有多麼激烈。

**之後,蘇茹才啞著嗓子問起關於樓司辰來到這個世界后的情況。

原本她還是有點生氣的,可在聽說樓司辰跟那些邪修們大幹一場又被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小秘境根本進不來小世界后便心疼了,同時又心有餘悸,不由摟著男人健碩的隔壁,一臉慶幸道,「還好你出來了,要不然咱們現在豈不是還見不到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