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番外一 異界游(15)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一 異界游(15)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所以便想靠著聯姻來籠絡住一個半步仙修的強者,這樣不僅能夠提高玉家的實力,就連樓家的那些東西也用不著還了。

畢竟那些寶物,可是樓家人自己願意拿出來給他們的不是嗎?

這樣佔便宜的好事兒,玉家當然不想跟樓司辰鬧翻了,有這麼一位強者加入,玉家的排名至少也能上升好幾位,除了那些有仙修坐鎮的家族之外,無所畏懼!

樓司辰又不傻,怎麼可能看不出來玉家人打的什麼主意?

不過對方雖說別有所圖,可這麼多年到底也是給了父親他們庇護,要不然早就被那些虎視眈眈的傢伙給吃干抹凈了,因此他並沒有太過怪罪玉家。

只要這個家族乖乖的,他也沒有殘暴到那種地步。

至於送來的女人,他已經有了妻子,自然對其他的別無興趣。

夫妻倆許久未見,嘰嘰咕咕說了好幾個小時,蘇茹才打了個哈欠在男人懷裡就這麼沉沉的睡了過去,不過她總覺得自己好像是忘了什麼事兒似得,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樓司辰小心翼翼的抱著她,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

當初他解決了那些在小秘境為所欲為的邪修后得到了來自那個小秘境的饋贈。

暴漲修為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一件危險的事情,除非是逼不得已,沒人會願意用自己的修為開玩笑,因此大部分修鍊者都在努力的修鍊,而不是依靠外物來往上爬。

可這一次他修為暴漲卻不同。

小秘境也是一個世界,它們都有自身的意志,就跟大世界的天道一樣是世界誕生之初便有的產物。

強大的邪修在那個古怪的小秘境內想要入侵地球那個世界,為此不知道禍害了那個小秘境多少生靈,甚至還打算連秘境之核都準備抽走。

若不是樓司辰突然出現,只怕那些邪修的陰謀便真的得逞了,一旦秘境之核被強行抽離,對那個小秘境的生靈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

這樣的情況下,樓司辰如同救世主一般忽然出現,不僅是打敗了邪修,就連那個小秘境的生靈也都被他救下,小秘境的意志當然會感激他了?

被困在小秘境的那幾個月便是他一直在接受秘境意志饋贈的時候,在修為暴漲的時候,他同時也對世界意志這種東西更了解了一層。

他與妻子因為重生的代價而無法擁有他們自己的子嗣,可這何嘗又不是一種世界意志的禁錮呢?

小秘境的意志不僅給了他一個巨大的機緣,同時還將地球意志施加在他身上的禁錮給解開了!

也就是說,現在他已經擁有了生育的權利。

這麼想著,樓司辰看蘇茹的表情便越加柔和了。

「丫頭知道這個消息后一定會很高興。」

想要回來這個世界,除了放心不下當初逃離的樓家人以及血海深仇之外,最大的原因便是她們倆不能擁有子嗣的遺憾。

若非誤打誤撞得到了來自世界意志的饋贈,就算回來了,他們也一樣無法解開身上被世界意志施加的枷鎖。

「自從遇見你后,我的運氣一直很好。」

樓司辰看著睡熟的妻子,溫柔的說道。

雖說代價是因為二人的重生才會被地球意志盯上的,可若不是最初蘇茹救下了那個失去了記憶只能像個乞丐一樣的他,也就沒有現在的他的存在。

穿梭兩個世界,他這一生最幸運的便是遇到了蘇茹,現在最大的問題也解決了,等日後樓家重建以及報仇的事情解決了,他們就回地球去,做一對普普通通的夫妻……

蘇茹醒過來的時候,樓司辰已經將她抱出了小世界。

外頭還有一堆爛攤子要收拾,自然不能消失太久,否則某些人絕對安分不下來。

「醒了?」樓司辰看著她迷迷糊糊的揉眼睛,便端著一碗她最喜歡吃的肉粥過來。

還是熟悉的味道,只嘗了一口她便知道是樓司辰自己下廚做的,忍不住幸福的眯了眯眼。

「我睡了多久?」蘇茹一邊吃著粥,一邊好奇的問道。

「一天。」他摸摸她毛茸茸的腦袋,一本正經道:「估計是累壞了。」

蘇茹臉色紅,嗔怒道,「你還有臉說,是誰害我這麼累的?」

「我的錯。」樓司辰立馬道,認錯認得是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剛剛進門的玉香聽到這話心裡一酸,不過面上還是揚起一抹微笑,「看來蘇妹妹已經醒了,我已經準備好了酒菜,妹妹快起來吧。」

突然地出現在這裡,居然還以妹妹這種稱呼叫她,完全就是一副當家主母的做派。

蘇茹忍不住笑了,就這麼懶洋洋的靠在自家男人身上,沖著她不屑道,「玉香姑娘你這話可就有意思了,我蘇茹什麼時候多了個姐姐我怎麼不清楚?這進門連個招呼都不打,你們玉家的女子受到的教養也不過如此嘛。」

玉香本身便是宗級巔峰期修為,一向不會將修為低於自己的那些人放在眼裡。

若不是因為惦記著樓司辰,她連跟蘇茹說一句話都覺得降低身價,此時當著自己喜荒面兒就被蘇茹這麼一頓奚落,眼中頓時浮現出怒意來。

不過還不等她開口訓斥,樓司辰便冰冷的盯著她,那如同看死人一樣的眼神硬生生的讓她把想侮辱蘇茹的話給咽了下去。

該死的小賤人!咱們走著瞧!

玉香忍著氣,心裡卻是真的把蘇茹給記恨上了。

不過是個聖級的小修士而已,這會兒就由著她瑟去吧!

「抱歉,是我見著妹妹太興奮了,所以忘了規矩,妹妹可別遷怒我。」玉香微笑著說道,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樣彷彿受了巨大的委屈。

蘇茹眼神一厲,對這些覬覦自己男人的女人她可沒有什麼好臉色,冷聲道,「夠了,我說過了我沒有姐姐,現在我們夫妻倆正說著話呢,不喜歡外人打擾,玉香姑娘請出去吧,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故意來打擾我們夫妻二人正常生活的,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