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六零符醫小軍嫂>番外一 異界游(17)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一 異界游(17)

小說: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孤孤| 類別:武俠修真

萬侯城城主也是在這片大陸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然而卻抵不過樓司辰的一招便神魂俱滅。在這個男人出手的時候,蘇茹一直都安靜的呆在他的身邊,眼睜睜的看著自家男人不費吹灰之力便殺死了那個佔據了曾經樓家地盤的男人,面上雖然挺淡定的,實際上內心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

強!不是一般的強大!

哪怕蘇茹早已經對自家男人的強悍程度有所了解,也沒想到樓司辰竟然強悍到了如此境界。

若是當年便有這番修為,樓家又怎麼可能落到如今的地步?

說起來,也是造化弄人。

「這裡便是以前樓家的宅子。」

解決了那些多餘的傢伙,樓司辰便帶著蘇茹參觀起這城主府來。

這麼多年過去,城主府自然早就不是曾經的那個城主府了。

美輪美奐的建築有這這片大陸特有的風格,跟新國現如今遺留下來的那些舊社會建築物有些相似,不過卻又多了些歐洲那邊的建築元素,總的來說還挺壯觀美麗的。

這座城主府見證了不知多少城主的換代更替,少說也有上千年的歷史了,可現在看上去卻還跟新的一樣,對於只見過那些破舊宅院的蘇茹而言,倒是看了個新奇。

樓司辰一邊跟她介紹這宅子曾經的過往,一邊帶著她朝著城主庫房走過去。

修鍊者的寶貝一般都是放在自己的乾坤戒或者儲物空間中,極少會將好東西放在外面。

可這次他要找的東西卻是放不進一般的儲物空間的,當年樓家覆滅,那東西便一直存在這城主府中,只要當初那些人不是傻子,應當也不會捨得毀去那靈寶。

蘇茹是打心眼裡好奇樓司辰到底接受了什麼饋贈才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那副淡笑間便把尊級大能灰飛煙滅的模樣還真是帥呆了!說真的,其實還是很羨慕,要是她也那麼厲害就好了。

「到了。」

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夫妻二人便到了城主府的庫房。

樓司辰抬手在空中一點,那緊閉的玄色大門便轟然打開,就如同沉睡的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似得,平白多了幾分森然與陰冷。

「果然還在這裡。」

樓司辰語氣里透著明顯的喜悅,大步便朝著那倉庫大門而去。

蘇茹這麼多年,還是頭一回瞧見男人這副模樣,也不由好奇這黑的庫房裡面到底有啥玩意兒竟然能讓他這麼在意,因此想也不想的便跟了上去。

從外往內看,這庫房就是個陰氣森森的不祥之地,可在踏入庫房大門的那一瞬間,蘇茹卻立即感覺到了這個地方的不同,如同有一道結界將門內門外分為了兩個不同的世界,外面瞧上去普通的很,可這裡面卻又是另有乾坤!

陰氣森森的冷氣彷彿就是她的錯覺,蘇茹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面前的一切,簡直有些難以置信。

哪怕她見過了不少好東西,可乍一看到這庫房內被隨意堆在一塊兒像小山一樣的金子也忍不住心動。

金光閃閃的財物若是拿到地球上去,只怕沒有誰會忍得住貪婪之心,這個庫房從外看上去挺小的,但內部空間卻極大,金子隨意的鋪在地上,就跟隨手丟棄的垃圾一樣。

蘇茹隨意的拿起一塊元寶,忍不住道,「這也太有錢了吧?這麼多金子得有多重呀?」

「這個世界金子這種東西並不貴重,只是作為裝飾品點綴。」樓司辰看她這幅小財迷的模樣輕笑一聲,「反正現在都是無主之物了,你收起來了吧。」

蘇茹點點頭,倒是真的一點都沒客氣,這個世界的金子不值錢,可在地球不知道多少人為了這玩意兒家破人亡呢,不要白不要!

巨大的庫房除了鋪在地上的這些一堆一堆的金子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有三米左右高度的小樹了。

等蘇茹把地面上的金子都收起來的時候才發現,這樹居然也是金燦燦的,上面居然還掛著金色的果實,看上去倒是真的跟傳說中的金錢樹有些相似。

樓司辰的目標顯然就是這一株金燦燦的果樹,他沖著蘇茹招招手,「丫頭過來。」

「這是什麼樹?產金子的?」

蘇茹這麼一個外來世界的土包子完全不認得這東西,哪怕她曾經從樓相依留下來的那些手札裡面記住了不少天地靈寶的模樣,可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起來這是啥。

「能讓你懷孕的好東西,是生命之樹。」

樓司辰看著這株金燦燦的生命之樹目含懷念,不過下手卻是一點都不猶豫,直接摘下了一枚生命果。

蘇茹在聽到這玩意兒能讓自己懷孕的時候就把那些金子什麼的完全拋在了腦後,這些年看著侄子們出生她對於孩子都快成執念了,要不然他們二人也不會冒險穿越界點返回到這個世界來尋找辦法。

她一向是極為信任樓司辰的,當果子遞到唇邊的時候她更是沒有絲毫猶豫的便將那果子吞了下去。

生命果就如同真的有生命一樣,她根本沒嘗出來任何味道這果子便入口即化直接竄入她的小腹,在那個地方升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覺來。

「怎麼樣?」

樓司辰緊張的盯著她,對於這株有萬年歷史的生命之樹到底有沒有作用其實他也不太確定,只是當初他回歸這個世界的時候,第一直覺便是要找到這棵樹。

生命之樹是凝結了萬年的生命之泉上才能長出來的植株,樓家先輩當年發現了這難得的天材地寶后便在生命之泉上修建了庫房,萬年的時間,萬侯城幾經改革換代,可這庫房的秘密卻只有樓家人自己知曉。

別看他們能夠輕易的進入這庫房,可若是沒有樓家主脈的人帶路,他們現在看到的庫房可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感覺很奇怪。」蘇茹摸摸自己的小腹,那裡暖乎乎的讓她整個人都舒適起來。

她眼珠子轉了轉,突然雙手摟住男人的脖子,笑眯眯道,「不清楚能不能讓我懷上,咱們做一做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