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六零俏軍媳>第1329章 正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29章 正餐

小說:六零俏軍媳| 作者:秋味| 類別:都市言情

第1329章正餐「第1/1頁」

「不會吧!還有。」賀天驚訝地說道。

「這麼簡單的話,還能叫演習,太不符合老戰平時的作風了。」景海林挑眉淺笑道。

「這麼快這心就放了下來,真是不知死活。」戰常勝微微搖頭道,「枉我平時怎麼訓練他們的,不平安落地都不能保證平安。」

「這倒是,前些年,咱們一艘潛艇在停靠碼頭時,和別的艇相撞了,那慘烈的場面可是血淋淋的教訓。」賀天點點頭道,「確實在潛艇內一刻都不能鬆懈。真的是一著不慎滿盤皆輸,輸還不是一般的輸,艇毀人亡,生還的機會渺茫。是該好好的教育他們。」

三人目光又落在了巨大的潛艇模型上,聽著裡面的動靜。

&*&

「可算是逃過一劫。」常寧扶著自己的腰走過來大大的感嘆道,開心地看著蕭冰陽他們道,「兄弟幾個,咱們這次演習,算不算是圓滿結束呢?」

「嗯嗯1

「時間上差不多了吧1

「不好說,戰主任有這麼簡單的放過咱們。」

「這倒是,以他的性格,不整的咱們哭爹喊娘的是決不罷休。」

此話一出大家的心又提了起來,「不會的,你可別嚇我啊1駱忠信趕緊說道,接著說道,「接下來還能有什麼坑讓咱跳。」

「就是不知道嘛?咱們又不是戰主任肚子里的蛔蟲。」

「還能怎麼折騰咱們,已經是人仰馬翻了。」

「還不算,這些都是咱們平常訓練過的,小意思了。」

「對啊!總不能艇毀人亡吧1

艙內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了戰常勝的聲音,「全艇人員注意,全艇人員注意,全艇受損嚴重,將在八分鐘后沉沒。」

「咳咳……」

「你真是個烏鴉嘴啊1

「我哪兒知道啊?我就那麼隨口一說,誰知道就說重了。」

駱忠信立馬下令道,「計算上浮時間。」

「是1

「上浮至少需要十五分鐘。」

「來不及了。」駱忠信聞言撲向指揮台,拿起通話器道,「潛艇即將失事,各艙人員進行自救。展開水下脫險方案,並且聯繫水面救援。」著急地問道,「各艙收到請回復。」

片刻后,沒有任何的回應。

駱忠信轉身看向他們道,「指揮室與其他艙室聯繫不上。」看著眼前的人道,「快去你們分別去各艙將人給叫出來,我們在逃生口集合。」

「是1大家分頭去去各艙找人。

很快駱忠信將人給召集了起來,「潛艇已經失事,立即行動,執行水下脫險方案。」

「蕭冰陽呢?」常寧問道。

「各艙聯繫中斷了,他應該在來的路上。」駱忠信滿頭大汗地說道。

「什麼叫應該啊?」常寧著急地說道,「不行,我得找他去。」

「回來,這麼大的潛艇你上哪兒找去,你就是找到了,時間上也來不及了。」駱忠信叫住他道。

「那也不能這樣吧1常寧急的跺腳道,「要走你們先走,我絕對不放棄。」

「不能為了一個。」駱忠信給氣的口不擇言的說道,「而讓大家……」忽然住嘴。

話雖然沒有說完,但大家都不是傻子,意思都明白。

不能因為一個而讓大家陪葬吧!

「你們先走,我去找蕭冰陽。」常寧看著駱忠通道,「快走,別胡思亂想了。」拍著駱忠信的肩膀道,「你是艇長,你得先保證大家的安全。」

駱忠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一定要把蕭冰陽找到。」

「是,保證完成任務。」常寧敬禮后,匆匆離開。

&*&

「這次演習可真是一波三折,等實戰的時候不會有這麼多險情了吧1

「誰知道呢?這可沒有辦法預測。」

「反正演習嗎?怎麼刁鑽怎麼來。」

「就是,這要是實戰的話,天知道會出現什麼?」

「我總覺有種不好的預感。」駱忠信緊皺著眉頭道。

「艇長,別嚇唬我啊!還能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

「我不是嚇唬你們,你們別忘了,咱們可不是普通的常規潛艇。」駱忠信擔心地說道,「最大的危險是什麼?」

話音剛落,其他人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驚恐,他們可沒有忘記荒島上發生的事情。

此時警報又響了起來。

「這又出了什麼事了。」

「看提示1

「放射物啊1

「這是要往死里整我們啊!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1

「別抱怨了,趕緊先找防護服去。」駱忠信看著他們道,「你們先撤,我去關閉泄露源,不然大家都有生命危險。」

&*&

常寧是一路疾走,在指揮室看見了蕭冰陽。

看見他之後,真是熱淚盈眶,「謝天謝地終於找到你了。」二話不說常寧拉著他就走。

蕭冰陽反手扣著他道,「你幹什麼?」

「你不知道潛艇受損嚴重,六分鐘后即將沉默,還不趕緊走。」常寧扯著他著急地說道。

「完了,完了,這是核泄漏了。」常寧哆嗦著嘴唇說道,「你看看牌子,趕緊走,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說著拉著蕭冰陽就走,兩人邊走,邊拿起氧氣瓶,朝逃生口奔去。

兩人正巧碰見了駱忠信,「你要去哪兒?」蕭冰陽看著他問道。

「找泄露源,然後堵上。」駱忠信看著他說道,「你們先走。」

「別找了,不到五分鐘了,有害氣體的參數,已經超過了有限的數值了。快到臨界點了。」蕭冰陽看著他說道。

「那還找什麼啊?快走。」常寧乾脆推著兩人說道,「快走,能逃出去算咱們命大。」

此時喇叭聲里傳來戰常勝的聲音,「所有人注意,本次演習到此結束。」

「結束了?」駱忠信傻獃獃地問道。

「別推了,別推了,沒聽見喇叭里說結束了。」蕭冰陽抓著常寧說道。

「啊!結束了。」常寧人一下子靠在了艙壁上,「俺勒個親娘啊1

大家心裡那個高興啊!高興地大叫道,「結束了,結束了。」

「所有人員到指揮艙內集合。」戰常勝的聲音從喇叭里傳來。

他們立馬朝指揮艙走去,臉上掛著『劫後餘生』的笑容。

戰常勝他們三人跨進了艇內,在指揮艙等著他們。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