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零八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八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小說:古代農家日常| 作者:坐酌泠泠水| 類別:歷史穿越

雖說聽祁元道論道時大家都一臉醍醐灌頂的表情,但這並不妨礙有人藉此機會搏一搏聲望。尤其是剛才趙昶跟著祁元道一道進場,年紀不大,還是個生面孔,再聯想起祁元道的一些事,大家心裡都猜測這個少年是不是京中那位貴人?

不管是不是,在這位貴人面前露個臉,那都是有好處沒壞處的。因此大家都紛紛起身,向祁元道提出自己的疑問。

仔細聽了一會兒,聽到這些人雖以辯駁的名義起身的,但因水平關係,問出來的問題更像是「請教」,希望祁元道能「解惑」,而不是把他的理論駁倒。祁元道這十幾年來講學無數,對於這種不痛不癢的「詰問」駕輕就熟,趙昶就覺得沒意思起來。

他湊到杜錦寧耳邊道:「杜公子一會兒不上去說幾句嗎?」

杜錦寧點了點頭,指著正跟祁元道說得起勁的陸九淵幾人道:「陸先生他們說完,我就上常」

陸九淵雖學識淵博,也有自己的理論,但對學說理論的認知還是淺薄了一些;祁元道又是身經百戰的,就這麼個理論跟人辯論了十幾年,已經吃得很透了,即便陸九淵比其他人問的問題更深,最後陸九淵還是不敵祁元道。

彭士誠急了,見陸九淵很快就要敗北,連忙叫杜錦寧:「錦寧,快上。」

杜錦寧這才不慌不忙地站了起來,在陸九淵被祁元道駁得啞口無言之際,拱了拱手,對祁元道道:「祁先生為世之大儒,我一介小小秀才,本沒有資格向先生髮出質疑。只是晚輩看祁先生之文章,總有些問題想不明白,藉此機會晚輩欲向祁先生請教幾個問題。」

祁元道自然是不把杜錦寧放在眼裡的,哪怕是杜錦寧曾經寫過兩篇文章,闡述過一些觀點,但他覺得此子的行為跟他的孫子一樣,不過是借用長輩的一些論點來沽名釣譽罷了。此時杜錦寧起身,他也覺得此舉不過是為陸九淵找台階,讓陸九淵不至於敗得太過難看。

他對杜錦寧有著深深的厭惡,不光是因為他的孫子因為杜錦寧的緣故,不得不在家裡閉門思過一年有餘;更有五皇子竟然棄他而跑到杜錦寧身邊,與杜錦寧行止親密,這算是犯了祁元道的大忌。

他決定給杜錦寧一個難看,最好讓他在讀書人面前丟個大臉,把名聲搞臭,以後無顏再在人前行走。

他淡淡道:「請說。」

「『太虛無形,氣之本體』,『氣有聚散而無生天,氣聚則有形而見形成萬物,氣散則無形可見化為太虛』。這些可是祁先生的觀點?」

祁元道很不想回答杜錦寧的問題,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必須維持他寬厚仁和、關愛後輩的人設,於是耐著性子點頭道:「對。」

「『鬼神者,二氣之良能也。聖者,至誠得天之謂;神者,太虛妙應之目。凡天地法象,皆神化之糟粕爾』。這也是祁先生的觀點,對吧?」杜錦寧又問。

祁元道忍不住了,出言微封位小朋友,你要是對我的學說不清楚不明白,可以回去多讀幾遍文章。這裡是講文論道之處,還請不要耽誤大家時間。」

一聽祁元道這樣說,那些不認識杜錦寧的讀書人看向他的眼神就怪怪的。

雖說杜錦寧現在已有一米六幾,跟中等身材的男子無異,但她十四歲那滿滿都是膠原蛋白的臉上仍顯稚嫩,再加上她剛才自報家門,說她僅僅只是一個秀才,這些人便認定了她是在搗亂——不要說秀才,便是一般的舉人都沒有資格進到這裡來參加辯論呢。

此時聽祁元道如此說,那主持此次講學的一個老者就想站起來勸阻杜錦寧不要再說話了。

杜錦寧卻笑道:「晚輩確實有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這不正向您請教嗎?晚輩很想知道,您說太虛是無形無象的氣,說『運於無形之謂道,形而下者不足以言之』,卻又說『散殊而可象為氣,清通而不可象為神』,那麼我想知道,您所說的『太虛之神』與『有形之氣』,究竟孰大孰小呢?此『神』既無處不在,無所不容,它與佛道的神又有何區別呢?」

「……」祁元道張著嘴,卻一時啞然。

剛才還有些吵雜的山腰漸漸安靜下來。

那對祁元道的理論研究不深的,看著說不出話來的祁元道,滿臉莫名;可那些對祁元道的理論有研究的,卻陷入了沉思。

確實如此。這位杜小秀才所說的那幾句理論,正是出自祁元道的文章里。只不過這些理論並不出於一篇文章,而且這些話出現之前都會有大段的理論做依據,大家看了只覺得嘆服,從未去深思這些理論的矛盾之處。

經杜錦寧這一問,大家才發現,祁元道的理論中,似乎把神與氣對立起來了,過份誇大了太虛的神與有形之氣二者的區別。他把所謂「神」講得非常玄妙,真是神乎其神,致使他的氣一元論跟佛道一樣,也蒙上了一層神秘面紗。

一邊反對佛道,一邊又塑造出一個「神」,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杜錦寧並不需要他回答,繼續又問:「祁先生說,氣之能變本性,此性通貫於太虛與萬物之中,因而是永恆的。而祁先生卻又認為這個性也就是人的本性,於是人的本性也是永恆的,從而得出了『知死之不亡者可與言性矣』的論斷,認為人死以後還有不亡的本性存在,這與佛道,又有何區別?」

「……」

山腰處又是一片寂靜。

如果說,杜錦寧前面那個問題提出來的時候,還有人小聲議論,那麼這句話一出,滿場皆寂。

佛宣揚來世,認為人死了之後以靈魂而存在,最後投胎到下一世;道宣揚長生不老,認為只要人勤於修行,就能得道成仙。而如果祁元道的理論中,覺得人死了之後是不亡的存在,這與佛道的教義有何區別?

可剛才杜小秀才已把祁元道的理論說出來了,祁元道自己也承認,自己是反駁佛道的。他的理論里又有這樣的觀點,那他是不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臉?他那麼老臉到底有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