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就是如此嬌花>754 出嫁(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754 出嫁(三)

小說: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類別:都市言情

那女官嚇得臉色發白。

廖宜歡她是認得的,當年陽檜一戰後,廖宜歡的名聲便傳遍京城。

後來京中一次花宴時,有人唐突了參加花宴的小姐,當時廖宜歡一條鞭子直抽的那幾個公子哥兒險些喪命,事後有鎮遠侯護著,廖宜歡半點事情都沒有,不過是賠了些銀子事情便不了了之,就連陛下不僅沒有懲處,還誇讚了她一句巾幗不讓鬚眉。

廖宜歡幾乎是一戰成名,而京中無論是誰,都不願意輕易招惹於她。

「百里夫人恕罪,夫人恕罪。」

廖宜歡看著嚇得腿軟的女官只覺得礙眼,這宮裡頭的人嚼起舌根子來簡直比外面的人還要厲害,大喜的日子簡直敗興。

她直接瞪了那女官一眼,冷聲道:「還不快滾?1

那女官聞言連忙軟著腿,忙不迭退了出去。

廖宜歡見狀這才輕哼了一聲。

郭聆思從外間過來時,剛巧就撞上了這麼一幕,見著廖宜歡幾句話就嚇得那女官臉都白了,有些失笑道:「我說你呀,肚子都這麼大了,脾氣還這麼厲害,也不怕當真影響了孩子。」

廖宜歡摸了摸肚子:「哪有那麼容易就影響了他,再說誰讓那些人碎嘴的。」

那些話刺耳極了。

郭聆思聞言失笑,這事情還真怪不得那些宮人。

馮蘄州和廖楚修表面上鬧的水火不容,臨近婚期這段時間,為了不出什麼岔子,兩人在朝中相遇之時更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有機會就掐,那模樣就差擼袖子就幹了。

如今馮喬和廖楚修成婚,婚事本就是賜婚「強逼」的,再加上馮蘄州和廖楚修的表現,這京中對著這樁婚事看好的真還沒有幾個。

怕是不少人都在等著瞧他們笑話,等著他們婚後不和的傳聞。

郭聆思上前挽著廖宜歡輕聲勸道:「好啦,今天是卿卿大喜的日子,別跟她們置氣,咱們進去吧,卿卿想必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廖宜歡聞言這才放了剛才的事情,高高興興的跟著郭聆思一起進了房門。

房中馮喬已經打扮妥當,馮蘄州正在小心的朝著她頭上的髮髻上插著金玉首飾,全是樣式極好卻又輕便的,等著裝扮完畢,馮蘄州才從旁邊的邵思童手中接過了鳳冠,親自替馮喬戴上。

裝扮齊整之後,馮喬整個人美的讓人移不開眼來,鳳冠霞帔之下,更是容色傾城。

「姐姐真好看。」

盡歡趴在馮喬身旁,看著馮喬歡喜道。

安哥兒趴在馮喬膝蓋上,黑溜溜的眼睛望著馮喬,小小的人兒什麼都不懂,卻也知道今日是喜事,拍著小手學著盡歡的話嬌嫩嫩的喊道:「姨姨…好看…好看…」

旁邊邵思童幾人都是被他逗笑,可望著馮喬時候卻也是忍不住點頭,實在是她此時容色當真無雙。

馮喬聽著耳邊的讚美,側頭望著鏡中之人,看著那完全不同往日的妝容和樣貌,神情有些恍惚。

那些曾經被她刻骨銘心的記憶越來越遠,而當初曾讓她痛苦難堪的過去,那些難以忘懷的嘶聲厲吼,那些夜夜疼痛,斷了雙腿被困在一方樓閣之中的日子,也彷彿是另外一個人的人生。

她仍舊記得那些灰暗的時光,可是那些折磨她的痛苦卻已遠離。

留給她的,只有不帶半點陰霾的陽光,和她所能得到的後半生的幸福。

外面突然傳出喜慶的樂聲,伴隨著的便是驚天動地的爆竹和笑鬧聲。

「迎親的人來了1

邵思童笑著說道:「安哥兒,快下來,別弄皺了姨姨的裙子。」

原本趴在馮喬膝上的安哥兒眨眨眼,聽話的抱著馮喬的腿滑了下來,扯著盡歡的袖子撒嬌,盡歡伸手抱著一歲多一點,剛學會走路還站不太穩的安哥兒朝外就跑。

安哥兒高興的抱著她脖子咯咯直笑,而郭聆思看著兩個不大的人兒卻是心慌的叫著「跑慢些」「別摔了」就跟了上去。

馮喬手心有些緊張的捏著袖子,抬頭便觸及了馮蘄州的目光。

他眼睛有些紅,那裡頭卻盛滿了慈愛和溫暖,想要碰碰她的發頂,卻又怕亂了她的髮髻,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揚唇對著馮喬安撫一笑,便拿著蓋頭上前,輕輕蓋在了馮喬頭上。

邵思童推了推馮蘄州:「走吧,快出去,你是娘家人,還得考校新郎。」

馮蘄州輕應了一聲,帶著房中幾人出去。

馮喬被邵思童陪著坐在床邊,眼前只看得到蓋頭下的方寸之地,耳邊聽著外面新郎迎親時,爹爹與廖楚修較勁的聲音,彷彿要將所有的難關都擺在廖楚修面前,讓他證明他想要迎娶她的決心。

從文到武,斗酒言說。

外面不時的傳來廖宜歡和邵縉他們起鬨的聲音,間歇還有人鬧著「好,再來兩壇」「不行不行,這句不過關」的笑言。

馮喬手指緊緊拉著袖子,隔著蓋頭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那些聲音卻不太詳盡,只是廖楚修那毫不遲疑的「好」字,還有不斷的喝彩聲卻是落在了她耳中。

蓋頭下的紅唇輕揚了起來,彷彿能見到男人費盡心思的和爹爹周旋的模樣,馮喬眼底也染了笑意。

外間也不知過了多久,廖楚修臉頰已染上了暗紅,更是過五關斬六將的全數過了所有的考校,馮蘄州才放過了他,等聽到猛然綻開的喝彩聲后,邵思童俯身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來了。」

馮喬心中緊張起來,就聽到房門被推開,緊接著一道紅色身影走到了身前。

她只能瞧見他的衣擺,行走時是他慣有的模樣。

馮喬的心莫名安定下來,靜靜的等著他走到她身前,拒絕了旁邊的人遞過來的紅綢,徑直朝著她伸出了手,一字一句的柔聲道:「喬兒,我來接你。」

馮喬緩緩而笑,手從袖中滑出,堅定不移的落在停在身前的大手之中。

十指交纏,兩手緊握,彷彿牽起了一生的羈絆,也彷彿盼望了許久許久的事情落到了實處。

廖楚修就那麼握著馮喬的手,帶著她一步步的走到了前廳之前,然後牽著心愛的人,第一次心甘情願的跪在了他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