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喪屍不修仙>第六百九十五章 憑什麼我們死(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五章 憑什麼我們死(二

小說:喪屍不修仙| 作者:彩虹魚| 類別:歷史穿越

水真真乾澀動了動嘴唇:「他——」

「你可別說他是不是故意的。」蕭寶寶冷臉道:「我師妹心知與他沒那個情分,是與玲瓏閣說清了自己的身份的,連兩人不和的事都講得一清二楚。想著,他若大度給了洗靈丹,日後好相見。若他不願意,我們也無話可說。等價交換,誰也求不著誰。五塊極品靈晶,我們可沒嫌貴。雖然,我們拿到手后不久他就公開售賣洗靈丹,十萬一顆是不是?」

水真真只能沉默。

蕭寶寶譏諷翹起嘴角:「說他不是故意的,偏偏那顆丹藥出了茬子?這茬子還正正好把人給徹底廢了。想來,卓該很惋惜吃那顆洗靈丹的不是我家溪兒吧。」

水真真能說什麼?

「而且,我們知道,卓與玲瓏閣的關係非比尋常。至少,卓不會只為了幾顆靈晶就什麼也不問就去煉丹的,他有那個內部權力知道客人的一切。」

蕭寶寶深深看眼水真真:「水道友,你的未婚夫真是交情滿天下呀,桃花開滿地。」

水真真一瞬間只覺難堪。

玲瓏閣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卓確實交友廣闊,因為煉丹師的身份,不論正邪皆會找上門。他分寸拿捏的好,與什麼人皆能相處得宜,但自有原則和底線。因此,水真真是極為信任他的,哪怕蜂蝶不斷。

但——夜溪那顆洗靈丹的事情,她卻不知道。

可內心又理解,怕是他早確定夜溪會影響他們,擔心她心軟才自己一力去解決。

說是貼心也算,只是,終究心裡有些不舒服。

也冷下臉:「所以,你們來古滄江是來殺他的?」

當然是,但不能承認。

蕭寶寶搖頭:「買著假貨算我們倒霉。只是這假貨牽連了一條人命,還是我們很看重的人,當然要卓道友給個說法。可惜,倒是我們一廂情願了。」

似笑非笑看著她:「卓道友非但沒想起這件事,還幾次三番要暗中對我小師妹下殺手。」

見水真真下意識要搖頭,蕭寶寶輕嘲:「到這個時候還要否認,水道友,有意思嗎?」

水真真緊緊抿著嘴。

蕭寶寶又是一聲輕嘲,低聲道:「如此針鋒相對為了什麼?」

「只是因為我們沒有乖乖去死沒有乖乖認命嗎?」

水真真身體一僵,豁然睜大眼睛。

他…知道?

素白扇子一搖,蕭寶寶轉身向著合歡宗眾人而去,翩然若仙。

水真真失神,似從那瀟洒飄逸的背影中,看到了不甘和倔強。

仙人形象沒維持過一刻,被紅線真人掐在腰間。

「你都不關心你小師妹1

蕭寶寶哎喲哎喲叫疼,可憐巴巴求助師尊。

於是,又一隻手掐在另一邊腰間。

蕭寶寶:這日子沒法過了。

「放心,放心,溪兒定會無事。」

月遙師尊一擰:「有那冰妖在呢。」

蕭寶寶苦著臉:「小師妹逃命絕沒有問題。」

兩人同時放手。

紅線真人請示師傅:「不如與烏霆大人說一聲?」

月遙師尊嘆氣:「那冰妖找來,姓卓的說出溪兒時,我就偷偷聯繫了,還是聯繫不上。」

兩人同時嘆氣,看來宗主情況很不樂觀。

然後齊齊瞪著蕭寶寶。

蕭寶寶縮著腦袋拱手,做求饒狀,小跑找到靖陽門主。

「門主,我親叔——」

被靖陽門主一道掌風。

「我比你爹低一頭埃」

蕭寶寶嬉皮笑臉:「大爺,我親大爺——」

又是一道掌風。

「我家溪兒,那冰妖——請您幫幫忙吶。」

靖陽門主斜眼:「我就想不通,她怎麼就這麼能闖禍。一進妖域就惹一隻九階大妖回來。她咋不上天?」

蕭寶寶看出他是同意了,只是當著眾人的面有些話不好明說,遂放了心。

「門主放心,我小師妹早晚捅破天,您擎等著。」

靖陽門主一嗤:「就怕你早晚兜不祝」

蕭寶寶回嘴:「天破了還兜什麼,我跟著上天。」

靖陽門主樂了:「也是,你們這樣的小混蛋地府收不起。」

一邊朝辰對蕭寶寶努嘴,指指不遠處:「你黑卓呢?」

蕭寶寶臉色一沉:「用得著我黑?」

「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蕭寶寶沉臉道:「不願賣就算了,做這種暗地害人的歹毒伎倆,不怕遭天譴。對了。」改為神識傳音,對兩人道:「卓有玲瓏閣的份子。」

說完,猶豫了下,那件事不知當說不當說。

朝辰哇了聲,玲瓏閣都有份子,巨壕埃

靖陽門主卻看出蕭寶寶的言未盡,傳音問他:「還有別的?你可別瞞我。」

蕭寶寶:「或許,只是針對我們合歡宗。」

靖陽門主:「說。」

蕭寶寶便道:「那我去您那跟您說。」

靖陽門主心裡一凜,讓這小子如此謹慎,可見事端不校

面色如常帶著兩人往回走,嘴裡說著論道什麼。

半天,靖陽門主焦急的轉圈圈。

「哎喲,我的小祖宗,怎麼還不回來,怎麼還不回來,怎麼還不回來…」

蕭寶寶說了,鏡花丹的解藥水月丹,只夜溪有。只要一想門裡有弟子被暗地裡操控成了別人家的爪牙,他就火急火燎的。

蕭寶寶安慰:「一劍門未必有,或者,只有我們合歡宗。畢竟他與你們沒有過節,而且你們的弟子都是劍瘋子,蒼蠅都不會飛近,難被鑽空子。」

靖陽門主一停,深深看著他,看得蕭寶寶毛骨悚然。

「若是十大門派都有呢?」

蕭寶寶並不覺得意外,他也想過,一笑:「應該不會,以他的地位形象,用陰邪手段發展勢力反而是敗筆。連玲瓏閣都能拿到份子,可見他只憑著自身本事已經能呼風喚雨,完全沒必要畫蛇添足。門主不要擔心。我與你說這個,也只是想讓一劍門緊守門戶罷了。」

「萬事小心吶。」靖陽門主又開始轉圈:「多事之秋埃天玄宗要召開三族大會,不知要發生什麼,偏鐵藜走火入魔了,唉…」

蕭寶寶無語,我家宗主走火入魔,你一劍門的門主就不知道怎麼當家作主了?能不能不要說這些讓人誤會的話?我家宗主還沒正經上過花轎呢。

守門的朝辰在外頭抱著劍沉思,怎麼自己悟了劍道好像還是比不過蕭寶寶呢?憑什麼他在屋裡自己在外頭?差哪了呢?差了一個小師妹?

冰妖為二人找了一個好地方,手一伸,身後憑空出現一張華麗麗的王座,冰雕的,施施然坐下。

「開始吧。」

夜溪:「美人絕代風華,簡單一坐都霸絕天下。」

冰妖又笑了。

夜溪:「春風吹開的千樹梨花也沒有美人你的傲然一笑好看。」

冰妖笑出了聲:「你該慶幸你說的是實話,不然本座早殺了你。」

夜溪也笑:「沒有人有資格讓我違心誇讚,我是真覺得你好看。」

冰妖微笑點頭:「我知道。」

不喊「本座」改口稱「我」了,這關係跟三伏天的肉似的,一眨眼它就變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