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水墨田居小日子>第686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6回

小說:水墨田居小日子| 作者:竹子米| 類別:都市言情

同一種環境,在不同的人眼裡是兩種心情。

對何玲而言,住在冰封三百里的雲嶺村是投錯胎的悲劇,只有開放才有活路。

而在現任村民的眼裡,與世隔絕的雲嶺村是大家的避風港,冰封與洪水能隔絕世俗的流言,避過紅塵的繁囂,尋獲片刻的安逸。

尤其是筱曼、雲非雪和周子葉等未婚女性,冬天的雲嶺村簡直是她們的世外桃源。

三人中有兩個是異能者,周子葉雖是普通人,日常的運動沒有少做。除了身材健美,她的力氣也跟得上眾姐妹,天天爬到半山腰欣賞雪中的小山村。

雲非雪和筱曼顧著拍照,周子葉興緻不高,隱約聽見音樂聲便往蓮湖方向瞧了一眼,忽而拍拍夥伴們。

「嘿,快看,那裡有人跳舞。」

兩人往她指的方向一瞧,果然發現一個女人在小廣場舞動,旁邊還有幾個小的繞著她跑來跑去。

不用問,肯定是蘇杏母子幾個。

因為她家孩子最多,活潑的小能好像愛上披掛綢帶滑翔的姿勢,配著古曲樂曲彷彿一具鐵骷髏欲飛天成仙。

今天的蘇杏穿著一身青綠衣裳,垂著紅絲帶,在場中跳著從古代學來的漢唐舞。清純的容顏,妖嬈的舞姿,鮮活的衣裳,讓她成為冰天雪地的主角,格外搶眼。

為嘛今天如此出挑高調?

因為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而小染沒有,所以吵著要出來看戲曲。可是這冰天雪地,養生館的老人戲劇團哪敢出來浪?一把老骨頭了。

小菱、小野為了讓小弟心理平衡,放棄回泉月工作的打算,這小子還是不依不饒。

不得已,親媽換上舞服親自跳給他看。

母子都是異能者,抗冷。

還有那舞服,其實就是漢服,裡邊穿些保暖的衣物,再跳幾下就不冷了。

現場觀看傳統古舞,把家裡幾個小P孩驚艷得猛拍小手,為母親助興。

當然,驚艷的人不僅僅是自家孩子,還有筱曼等三位姑娘。

姑娘們見人家母子幾個都穿著傳統衣裳,不能敗興,於是回筱曼家換上她買的那幾套。

她的衣裳男女裝俱全,雲非雪是短髮,穿男裝舞劍,英姿颯爽。劍法是婷玉親傳,她隨著音響的節拍執劍而舞,身姿矯健,揮動與旋轉堅韌有力。

這英武一幕被很多人拍下來,包括周子葉,她可是雲非雪的最佳拍檔。

背景樂是小能發出來的,以前說過它自帶音箱。

難得有興緻,大家使出自己的本領盡情歡暢。比如周子葉融合古今的現代獨舞,筱曼的笛子伴奏。

可惜婷玉不在,她的古箏音色清亮,配蘇杏的舞蹈如行雲流水,流麗柔美。

這種場合豈能少得了柏少君?

他上晚班,白天閑得很。

接到哥們的通知,不大一會,他雙手各提一大份點心、飲料匆匆趕去蓮湖,氣氛更加熱鬧了。

眾人各有才藝,縱然是Y沉的天氣也無法阻擋大家的興緻。蓮湖的動靜驚動上山拍雪景和遊玩的人們,除了引起圍觀的人們一陣驚嘆,還有某些人的感慨。

比如嚴華華,她披著斗篷,和森田帶領客人們出來砸冰釣魚。韓芝早被嚴華華的心靈手巧所征服,身在曹營心在漢,住在雲氏民宿,平日里喜歡跟嚴、森田等人出來。

「沒想到蘇小姐除了人長得美,還一舞驚人,難怪她先生十年如一日地愛她。」森田看罷讚歎,「我聽說她是大學生,怎麼,她以前還當過舞蹈演員?」

那舞技不像業餘的。

嚴華華搖搖頭,「不清楚,我跟她相識十多年第一次看她跳舞。」

「真厲害,」森田惋惜道,「如果她在休閑居當舞者,我家小百合能勝她的也只有年紀了。」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明褒暗貶的一句話貶低了人和舞。

這話同時引起嚴華華和韓芝的反感,不約而同地瞥她一眼。

雖然兩人對蘇杏頗有微詞,但森田的語氣讓人很不爽。

有些土生土長的華夏人有民族情緒,外族的舞蹈哪能跟本土的傳統舞蹈相媲美?再說,小百合的舞樂同樣深受隋唐燕樂的影響,各有特色,談什麼勝負?

賞舞就賞舞,不知她哪來的優越感。

韓芝悄然離開這個隊伍,獨自下山遊玩去了。

礙於房東與租客的關係,嚴華華神色淡然,輕輕說了一句:「客人都走了,我們也走吧,天冷。」雖然倆孩子有小百合幫忙看著,但也不敢耽擱太久。

森田心思細膩,立馬察覺自己的輕視態度太明顯,不禁紅了臉。

沒辦法,她這身衣服註定不能亂講話。而且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

「對了,華姐,蘇小姐大概是本地最美的女人了吧?」森田不動聲色地找話題替自己解圍。

嚴華華順水推舟,笑道:「現在或許是,以前不是。」

「哦?還有誰?我怎麼沒見過?」森田頗感興趣。

「唉,她呀……」想起余薇,嚴華華感慨萬分,不想大過年的說些晦氣話,「很早以前嫁人了。」

失蹤什麼的,太不吉利了。

多年之前的年冬,梅林村的那位美女如同雪中的紅梅,冰肌玉骨,嬌美如畫。

自從余薇失蹤之後,美人戲雪的畫面從此消失不見。每年有不少年青美麗的姑娘模仿她的美人風姿,可惜衣料不夠好,樣貌與氣質難以超越,令人失望。

每年的初春,余薇也像蘇杏這樣在毛毛雪中翩翩起舞,意境絕美。

飛雪迎春到,猶有花枝俏。

余薇的熱情嬌艷,和蘇蘇的清新淡雅,才是當地最亮眼的一道風景。可惜同性相斥,一個不知所蹤,一抹淡雅藏於山中,外界很難得見,令人遺憾。

「小百合滿十八了吧?什麼時候開始上班?」

「暫訂元宵節,她的生日在一月份,早過了。」

「也好,到時候你們茶室肯定能賺個滿堂紅。」

「承你貴言吧。」森田的語氣略頓,「呃,華姐,你說我們要不要請蘇小姐和安德君他們?不知蘇小姐會不會生氣。」

「那是她的事。」

「你好像不怕蘇小姐生氣,我聽說她是雲嶺之花,大家都喜歡她,就像那傳說中擁有七彩光環的瑪麗蘇女主。所以,我挺妒忌她的。」森田自嘲。

難怪,嚴華華微微一笑:「她漂亮,多才多藝,大家當然喜歡。」關鍵是嫁個有錢人。

若論喜歡,坦白說,貌似大家更喜歡自己,蘇蘇那脾氣太差了。

「是嗎?我倒覺得你更多才,人又好……」

兩人漸行漸遠,彷彿先前的失禮和不快根本不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