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46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46回

小說:水墨田居小日子| 作者:竹子米| 類別:

換了以前,蘇杏可能要為這段兄妹之情哀悼一段時間。

但這次沒空,她沒時間。

那天晚上,柏少華給大家都帶了禮物,她也有一份。正是那半塊玉璧,她夢寐以求一年多的寶貝終於到手了。

這半塊玉璧長期流落在外,天然沁色略重,比蘇杏手中那塊陳舊得多,兩塊合在一起不太相襯,黃白分明。捲曲渦紋的線條自然流暢,璧面打磨得比較光亮平滑。

璧體厚,摸起來的手感細膩,略有重感。

把它們擺在桌面,兩塊玉璧的缺口契合相當完美。蘇杏忍不住心中的激動撲到柏少華身上抱著他猛親一通,雀躍萬分。

「謝謝,你辛苦了,一共花了多少錢?」如果太貴,她還不起全部,能還一半也好。

「不花錢,」微閉雙眸,享受著她的投懷送抱,主動獻吻,神色淺淡道,「我叫人偷的。」

誒?蘇杏笑臉微僵,推開他一點,「幹嘛要偷?很貴嗎?」終於坐吃山空了么?

「他不願賣,我只好找人偷。」柏少華睜開雙眼看著她,理所當然的態度很欠揍。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那老富商不缺錢,他缺一場冒險與一場刺激的遊戲。

所幸柏少華從一開始就不打算露面,派其他人和對方接洽,得知買賣無望立刻派人偷。

蘇杏聽罷不知說什麼好,同情對方几秒想了想:「不行,我得找個地方把它們藏好。」

他能偷,別人也能。

為了安枕無憂,她先給它們拍一張照片,然後放回唐朝的密室。雖然那個年代也有賊,唉,量力而為吧,擱在那裡至少比現代安全多了,

空間,她多想要一個空間……

說做就做,蘇杏懷著滿腹怨念跳下他的大腿,抱起兩塊玉璧毫不留戀地走出書房。

柏少華眼睜睜看著她輕快離開,體內被她撩起的一股欲.望正在叫囂要釋放,人卻跑了。

……罷,看在她心情好轉的份上,不計較。

等過一段時間再收拾她。

但是,她接下來要做的事讓他明白,有些事是不能等的。

「你要沐浴熏香?還要素我三天?1天井的餐桌前,柏少華看著她,眸里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就為了那塊破玉?1

沐浴熏香這麼浪漫的事為嘛不是沖著他來?那塊玉何德何能擁有這種福利?

面對他的質疑,蘇杏十分耐心地解釋:

「它是一個部落的寶物,儀式感代表尊重,說不定在裡邊還能看見祖宗……」最後一句她說得很小心,「所以禮儀得周全一些,該有的步驟不能少。」

柏少華無語地看著她,「我怎麼聽著像邪教儀式?」她該不會被哪個教洗腦了吧?

近兩年附近村子的農民生活條件好了,開始追求精神文明建設,信教了,而且什麼教都有。三黃五帝,英勇武將乃至開國元勛都有可能登上大神寶座爭香火。

各行各業,競爭激烈。

別家的婦人信啥都行,他家的信他就好了,盲目追什麼信仰?

「啊呸呸呸呸,」蘇杏拍他手臂一巴掌,沒好氣道,「你別亂說話,信則有,不信還是有,我親眼所見還有假?」

原本良心有點疼的,如今不疼了。

「還有啊,我不是素你三天,而是從今天開始一直到我研究出眉目為止不許同房。所以我今晚搬對面住,你們爺倆自己搞定。」蘇杏看小兒子一眼,「兒子,你要乖乖聽話別惹爸爸生氣,知道嗎?」

「喔。」小染一直在乖乖吃飯,瞧瞧爸媽,「媽媽,什麼叫儀式感?」

「平時給紅包叫給錢,過年給的紅包叫利是錢,希望你們在新的一年裡大吉大利,這就是儀式感。」蘇杏解釋。

「夫人,你這樣說他不懂的。」每天屋裡屋外要巡邏一遍的小能剛好路過,補充說,「小染,儀式感其實就像村外有人跳大神,必須選定日子和時辰,有點封建迷信的色彩。」

小染一聽,吃了一驚看著親媽,「媽媽要跳大神?」喔喔喔,他要圍觀啊圍觀!

蘇杏:「……」

旁邊的孩子爸很不厚道地笑出聲來。

她想今晚搬走是不可能的,頂多明天搬,孩子爸當晚把她吃個徹底。至於兩人之前約好的事情,恐怕要等一段時間才有機會實踐了。

……

第二天,蘇杏懷著激動的心情進入蘇宅,之後一段時間不見出門。少華父子說她閉關了,要苦練武功隨時接受好友亭飛的檢查。

幾天之後,蘇海來了。

他隻身一人前來,神色憔悴了許多,想必最近的家庭紛爭很累人。

客人由柏少華接待,迎進柏家屋裡坐一坐。

面對一身輕鬆閑適的妹夫,蘇海略顯拘謹,「我妹呢?」

「她心情不好出去找事做了,你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柏少華溫然道,默默打量和妻子有幾分相似的大舅哥一眼。

才短短几天,他貌似又年長几歲。

歲月不饒人,人生一旦過了四十,餘生的時間彷彿一眨眼就過了。

「我來是想跟她說一聲,我和王彩霞離婚了。」都是男人,蘇海說話也乾脆,「她畢竟跟了我近二十年,娘家容不下她,總不能眼睜睜看她流落街頭……」

蘇小峰說隨母親住,希望蘇海分一棟屋給娘倆安身。

蘇海當然不肯,除了房子他沒有其他收入,給了對方一棟,那以後他和兩個孩子吃什麼?

蘇小峰是他兒子,做父親的哪有不關心孩子前程的?問題是家裡還有兩個小孩要養,而大兒子已經成年還領著姑丈給的一筆錢,用不著他這老父親操心了。

不過,王彩霞的兄弟提了一個建議,讓蘇海出資在市區買一套小房子給前妻、大兒子居住,這樣就皆大歡喜了。

蘇海覺得可行,但他沒有多餘的閑錢,只好跑來找親妹子借。順便告訴妹夫一切完成,記得打錢給蘇小峰。

又是為了錢。

柏少華瞅大舅哥一眼,回書房寫了一張支票拿下來,擺在蘇海面前。

「這是蘇蘇當初那套房的房錢,說要留給你預防萬一。原本是八十萬,分給蘇小峰十萬,剩下的物歸原主,你拿去燒了也行,總之以後跟我們沒關係。」

他不差錢,但眼前的人不值得他費心思。

蘇海瞪著那張支票嘴皮子動了動,最終沒說什麼。

「蘇海,你要懂得適可而止,好自為之。」柏少華說完便回書房了,讓小力士留下來送客。

蘇海拿起那張支票小心翼翼地收好,轉身走出房子。

看在蘇杏的份上,柏少華派車子送他出去梅林村。蘇海要求的,因為那裡有一對母子在等他。

「怎麼樣?肯借嗎?」鄧秀娟問他。

蘇海點點頭,神情微松,「借了二十萬。」

「二十……唉,好過沒有。」

「少是少了點,所以我打算這二十萬全部給他們娘倆,加上小峰的十萬正好交首付,以後他們自己慢慢還吧!我不管了。」

老子能讓小子給算計了去?以前是覺得孩子多點心眼少吃虧,算到自己頭上就不好了。

鄧秀娟一聽,頓時心花怒放牽著孩子追上去。

的確不用管了,婚離了,他倆的結婚證也領了。對方若不肯罷休,索性連這二十萬都不給了能咋滴?

畢竟,急的人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