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6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76回

小說:水墨田居小日子| 作者:竹子米| 類別:

在海里練習速度,不代表以後她有機會在水裡跟人家打鬥。

這種訓練的好處在於,如果她能在阻力之下保持陸地行走的速度,那就讓人放心了。

可惜她做不到。

她是女人,體力方面天生比男人差。

同是速度異能,陸易在海里的活動比她靈活多了。他在安德、少君和另外兩名同事的圍攻之下,手裡拿著兩支筆在他們身上的要害全部打上了記號,大獲全勝。

在陸地上,他憑一把手術刀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置敵人於死地。

蘇杏肯定不行。

她不是練武奇才,在柏少華的督促之下日夜苦練,直到假期即將結束,她的速度勉強比得上普通武者在陸地行走的速度。

這是柏少君陪她在海里切磋時檢測的結果。

雖然差強人意,有進步總比原地踏步強,柏少華已經很滿意,決定以後有機會再陪她到別處練習。

其實雲嶺村的松溪河也可以練,如果她不介意的話,他可以在蓮湖那邊的岔道另外造一個水質清澈的小湖泊來。

這是一個構想,以後大家慢慢商量,不急。

目前還有幾天假,陽光沙灘,美麗莊園,盡情享受生活的悠閑。

今天,趁太陽不是很曬,三位身材苗條的大美女躺在沙灘椅上。喝著清爽可口的飲料,旁邊擺著甜瓜、西瓜等新鮮水果,愜意自在。

海水很清很藍,沙子軟軟的,很乾凈。

岸邊綠樹成蔭,風景迷人,她們忍不住,或者聊聊天,空曠的環境讓人心曠神怡。

「蘇蘇,咱們走了以後,那個葡萄園誰打理?阿普和莫雅好像不管這些。」筱曼拿著手機刷屏,一邊操心自己以後能否用親手種下的葡萄釀成冰霜酒。

那是她和柏東野小帥哥一起種的,說好葡萄成熟時她要來一趟。

「不怕,等我們一走,工人們就該上崗了。」蘇杏漫不經心地說,用手機看著新聞。

一旁的雲非雪噗哧地笑噴了,筱曼搖搖頭,嘆道:「華哥太不給你面子,蘇蘇,你好歹向他抗議一下嘛。」

明明有著讓人羨慕的生活條件,卻沒有虛榮的膽量,慫到家了。

「抗議有用的話,我能累成現在這樣?」今天她躺下就不想起來。

連小福它們都過得比她舒服百倍,不提也罷。

為了犒賞她的辛勞,柏少華說這幾天孩子們跟他,或者由他安排保姆跟著,讓她輕鬆一下。

哎,無事掛心頭,假期最後幾天簡直是仙女過的日子。美得心裡冒泡,看完新聞,開始整理照片準備上傳。

可是,當她翻翻之前的評論,不由皺了眉頭。

那「一枝毒杏」是怎麼回事?

之前一直追問她的休假地點,得不到回應,如今在她的每一條風景照下邊狂刷貧困山區的照片,或者各種凄酸可憐的老人、兒童急需救助的新聞圖片。

怎麼回事?詐捐嗎?

蘇杏繼續翻之前的評論,一直翻到對方轉變話風的那一條評論。

原來對方是轉發別人評論中的一些求助新聞,不知真偽那種。

並且附註說:姑娘,在你花錢四處旅遊的時候,能否獻出一點愛心給山區的貧困人群?你拍的照片很美,希望你的靈魂襯得上這美景如畫。

蘇杏:「……」

那段話引來一場小爭論,有人諷刺對方道德綁架,羨慕妒忌別人有錢。

誰知那人曬出一份資助學校以及個人名單,還有參加過的公益、慈善項目照片。

照片里有很多人,不清楚那一位是「一枝毒杏」。

裡邊的人,蘇杏一個都不認識。

當然,牽涉到個人**的,比如資助和受助人的姓名、地址皆被屏蔽。校名和項目主題都有明確的名稱,可供各方網友們驗證。

列出名單后,這「一枝毒杏」附註一句:我在替他們分憂,為和諧社會盡心儘力,噴我的人這輩子有捐過一分錢嗎?我為貧苦人群代言有錯嗎?

評論頓時啞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有人誇,也有人無視。

漸漸地,蘇杏每發表一次,「一枝毒杏」便緊跟其後發一條捐助新聞。

久而久之,那人的堅持獲得無數點贊與好評,並逐漸出現對其「路轉粉」的聲音。

此人不曾直接叫囂要她捐助,只是偶爾在圖片下發表一條評論:真美啊!但是一想到華夏還有幾千萬的貧困人口在生死存亡之間掙扎,心裡就虛得很。

點贊數量日漸上漲,並開始有人在評論區里發表針對樓主的不滿言論,也就是蘇杏。

說她冷血,沒有人情味。

說她被那人懟得無言以對,心虛了,以致這麼久不敢上傳新狀態。

然後那「一枝毒杏」出面替她解釋,讓大家別這麼說她,強調自己並無惡意,純粹希望先富起來的那群人能為社會盡一分力,而已。

於是,有人開始誇那人善良,是誤落人間的小仙女。

蘇杏不禁對那「一枝毒杏」產生一點興趣,想到對方的昵稱裡邊有個杏字,不由浮想聯翩。

是那王悅嗎?

不會吧?人家忙得很,既要忙著出版新書,還要參加國內大大小小的文藝、綜藝活動。或者陪導師出席各種名目的文學研討會,前幾年到國外交流學習。

人家的口號是:做人一定要有計劃,趁年輕既要脫貧也要脫單。

雙管齊下,收穫頗豐。

這種大忙人,怎麼可能有心思盯著她天天刷屏?

像這種吃飽撐得慌,有錢又有時間的大閑人,還要針對她的人確實有一個。可事隔多年,自己還被人家這麼惦記?不惜天天找她的博文刷存在感?

蘇杏的手機號換了,但社交號一個都沒改。

改了也沒用,如果真是她,花點錢分分鐘能找到自己的新帳號,作用不大。

蘇杏想罷,隨手點入對方的空間瞧瞧,看能不能找到資料。

結果顯示對方太懶,什麼都沒留下,看日期還是今年註冊的新號。

既然這樣,蘇杏直接把「一枝毒杏」的號發給柏少君,讓他有空的時候查一查對方是何方神聖。

原以為少君正在玩,可能要今晚才有消息,結果她躺下不久便接到回復。

蘇杏打開一看,少君調皮,不僅查出對方是誰,還附上一張像素清晰的大頭照。看來他是黑進別人的電腦,打開攝像頭剛剛拍的。

果然是她,陳悅然。

生活本來就不止詩和遠方,眼前的苟且令人如坐針氈,不勝其煩。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