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以嫡為貴>第八百零五章 泡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五章 泡澡

小說:以嫡為貴| 作者:木嬴|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仗,打了三天三夜。

除了軍醫處,火頭營也忙的腳不沾地。

連打了三天仗,鐵打的將士們也餓的沒力氣,任人宰割,火頭軍們蒸饅頭,送到戰場上,將士們歇氣的時候啃饅頭填肚子,等有了力氣再接著上。

明瀾幫忙調製金瘡葯,在葯里加上自己的血,失血有點多,累的她睡的比什麼都沉。

加了血的金瘡藥效果是尋常的百倍不止,樂的軍營合不攏嘴,將士們少流點血,就能早一日康復,甚至以前救不活的將士,也因為獲救。

軍醫見葯實在是好,就差人送去給將軍們。

楚離知道后,看著藥瓶問道,「世子妃……鎮國公府顧姑娘如何了?」

楚離說世子妃,護衛看著他,不明所以,楚離及時改口了。

護衛覺得奇怪,敵軍兵臨城下,大將軍怎麼還關心顧姑娘,他都不問問昭寧郡主,護衛道,「顧姑娘幫著調製金瘡葯,累了歇下了,差不多睡了有兩個時辰了,不知道醒沒醒。」

果然,她用自己的血調製藥膏的。

楚離吩咐護衛讓火頭營給明瀾準備些補身子尤其是補血的吃食,護衛連忙去軍營傳話。

大將軍對自己吃的都不甚關心,卻唯獨對鎮國公府顧姑娘這般關懷,這綿綿情意都撲到火頭營來了。

往後待顧姑娘要像對待將軍夫人一般態度了。

「頓什麼補血呢?」火頭兵問道。

「紅棗、豬血,」有人應道。

「党參、枸杞。」

「還有血燕窩1

有小伙頭兵湊過來道,被人呸了一口,「這軍營里上哪裡弄血燕窩去,燉只老母**。」

明瀾一覺睡的沉,外頭嚎叫響破雲霄,她就像是沒聽見似的,一覺睡到天黑。

昭寧郡主坐在床邊,見她睜開眼睛,她道,「正打算叫醒你呢,你就醒過來了。」

「好香,」明瀾嗅著鼻子道。

梅香端了托盤過來,上面一大碗雞湯,香飄四溢。

昭寧郡主笑道,「大哥在戰場上,沒人和她說你用血調製金瘡葯,他都知道,特地吩咐廚房給你做好吃的補血呢。」

她大哥就是心細如塵,對大嫂疼愛有加,她這個做妹妹的都羨慕。

明瀾是真餓了,之前回來的時候只覺得頭重腳輕,這會兒頭是不暈了,肚子餓的咕咕叫,一碗雞湯下毒,丟掉的半條命就像是找了回來似的。

梅香聽到明瀾肚子叫了,她道,「我去給姑娘端吃的來。」

明瀾叫住她道,「不用了,我等將軍他們回來一起吃。」

昭寧郡主就道,「你想等大哥,他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你先吃吧,你的功勞可不比那些將軍少。」

只是這樣的功勞,沒有幾個人知道。

明瀾想著自己儘快把身體養好,就能用自己的血救更多的人,也就不推辭了。

第二天晌午,明瀾還在軍帳內歇息。

嚎叫吹響,昭寧郡主聽了歡快道,「打勝仗了1

她邁步就往外走,那邊楚離和楚三他們騎馬回來,陽光下馬背上的他們俊朗如塵。

只是一身的血,老遠都能聞到一股血腥味撲過來。

昭寧郡主嫌棄的把鼻子捂住了,道,「大哥,表哥,你們沒受傷吧?」

楚三笑道,「那些人怎麼能傷你表哥,出了一身的汗和血,是有些熏人了。」

說完,楚三望著楚離道,「大哥,一起去泡澡吧。」

楚離嘴角扯了下,沒理楚三。

昭寧郡主一臉黑線,表哥能不能把自己現在是用凝郡主身子這件事放在心上一點兒,這會兒凝郡主是不在,否則還不得被他氣暈過去。

楚三反應過來,恨不得給自己來一嘴巴,一旁的將軍道,「我們去吧,舒舒服服的泡個冷水澡,晚上好參加慶功宴。」

楚三賞了他們一大白眼,翻身下馬回營帳了。

凝郡主去營帳的時候,楚三正在泡澡,她啊的一聲尖叫后,背過身去。

楚三兩眼一翻道,「我都沒害羞,你害羞個什麼勁埃」

好像也是,她看的是自己的身體,有什麼可害羞的?

她轉過身來。

楚三累的兩手搭在浴桶上,把毛巾丟給凝郡主道,「累的不想動,你幫我搓背。」

凝郡主本想拒絕,她沒幹過這樣的粗活,但見楚三是真累,再加上是她自己的身體,也就答應了。

她走過去,幫楚三搓背,然後每天一擰,手捏著楚三的胳膊,好像……結實了不少?

凝郡主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本來弱柳扶風的身體,多吃半碗飯還得繞著花園走半圈養出來的嬌貴身子,經過楚三這些天大吃大喝,一大清早起來練武,已經成功長出肌肉來了。

到了戰場,更是吃的多,訓練大。

回頭把身子還給她的時候,不會被他折騰的五大三粗皮糙肉厚吧?

楚三閉著眼睛,感覺到凝郡主捏他胳膊,他睜開眼睛看著凝郡主的手,摸了摸道,「我手上的老繭都快被你弄沒了。」

凝郡主抽回手道,「又不是什麼好東西。」

楚三語噎。

老繭不是好東西嗎?

楚三抬起腳來,給凝郡主看,「誰說老繭不是好東西了,你皮肉太細,多走幾圈路,腳上就長了好幾個水泡,要是我自己的身體,鐵定不會這樣。」

那腳看的凝郡主都心疼啊,她道,「我去拿藥膏來。」

楚三擺手道,「這點小傷要什麼藥膏,一晚上就好了。」

他打著哈欠繼續泡澡,一邊道,「再添點熱水。」

這會兒要是能泡個溫泉就好了,那才叫一個舒服。

凝郡主認命的服侍楚三,她手無縛雞之力,護衛把熱水拎到軍營門口,她都抬不進去。

護衛道,「要不要我幫忙送進去?」

凝郡主忙道,「不用,我可以的。」

使出吃奶的力氣,凝郡主把熱水拎到浴桶邊,給楚三倒進去。

楚三沒睡著,嘴角憋著笑呢,道,「回頭把我衣服洗了。」

凝郡主眼睛睜大,「讓我洗衣服?」

楚三道,「你不洗,回頭叫人發現我穿小衣呢?」

肚兜兩個字,楚三實在是難以啟齒。

他只能安慰自己他小時候也是穿過肚兜的……

凝郡主聽著楚三咬牙切齒的聲音,道,「我洗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