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末世之獨寵女配>561 是找我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561 是找我嗎

小說:末世之獨寵女配| 作者:花扉畫| 類別:科幻小說

「水,衣物,換了之後用火燒了。」

幾人自然毫無異義,原本面色狼狽衣服一換顯得格外乾淨利落,九兒點了點頭還算滿意,頂著眾人的目光去了洗手間換洗,小腹處划傷的位置已經慢慢乾涸,輕輕一扯,還是會痛。

等她清理完畢出來時,眾人正圍著沙發坐成一排吸收晶石,察覺到動靜當下抬眼。

「教官…」

欲語還羞的語調,她知道這幾個有話要說,應景的嗯了聲,坐在那處單獨空出獨立的沙發之中,隨著嘎吱一聲凹陷,懶洋洋的靠著。

「教官哪裡弄得物資埃」

「搶得。」

語不驚人死不休,出自於一個普通人口中聽著有些好笑的話,落在九兒身上卻沒有絲毫違和感。

幾人抿著唇,或翹著二郎腿,或把玩著手指,一時不知道怎麼接話。

還是甜甜抬起眼走向九兒身側,輕聲開口「姐姐一個人嗎?」

「不是,還有鍾離,林瀟瀟,不過我們分散了。」垂眸輕啟薄唇,傾身拿過桌上散落的煙只,九兒捻起一根掐在食指與中指之間置於唇瓣,一旁的青年已經極有眼力見的替她點燃。

九兒深深吸了口,吐出的同時帶出胸腔內的濁氣,掃了眼眾人淡聲開口「說說吧。」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視線不期然的落在甜甜身上。

「我來說吧,是這樣的…」

甜甜的聲音依舊柔軟,待她緩緩敘述完時,九兒點燃那根煙剛好到了盡頭。

因好奇葬送生命的數不勝數,逝者已矣,九兒無話可說。她只是著重詢問了昨晚的事件,得到的回答皆是搖頭。

「不知道為什麼,就感覺心底發慌,有一雙手緊緊拽住,轉眼就會窒息而死一般,彷彿陷入地獄,周圍環繞的全是惡鬼。」

「沒錯,我當時還狠狠給了自己一巴掌才好的,可後面不管給他們多少巴掌…都不行了。」

靈魂操縱,避不過最開始就沒辦法避過接下來。

作為渾然不了解的生物,九兒沒辦法發表任何言論,她的想法和另一面的鐘離幾人不謀而合,而她更乾脆,是必須離開。

並且天一亮直接返回。

這幾日幾乎把眾人的信心都磨盡了,留在w區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一夜安然,天未亮,昏迷的青年倒是率先蘇醒。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昨夜傷口發炎導致發燒,吃了點退燒藥慢慢好轉,最後有沒有惡化九兒不知道,她也沒忍住疲倦睡著了。

不過此時看來異能者的體質恢復起來是格外快的,從休息后神清氣爽的臉色就能看出一二,接過甜甜遞來的礦泉水,耳邊便響起青年中氣十足的話:我沒事了,多謝教官,若不是你我這次怕得死了。

想謝的話就好好活著吧,我還要謝謝你捨命保護我妹妹,就是因為你們的存在她才能安然無恙到現在。

青年挑唇一笑:教官此言差矣,甜甜不只是你的妹妹,也是我們的夥伴啊,我救她也不是因為教官,隊伍中的花朵就剩這一朵了,得護好才行埃

是啊,若是甜妹子不在了,剩我們幾個男人大眼瞪小眼的有什麼意思。

玩笑漸起,有些無言的難受不安或許都在這一夜后被他們藏在心間,此時回到了訓練時的狀態,說說笑笑的,讓人冷不起來。

眾人在黎明初始便驅車離開,誰都沒發現在他們離開一小時後來了幾個光頭大漢,圍著小樓找了一圈無果。

「壞了,這次死定了1

「先別說這些廢話,找到她們落腳的地方要緊。」

引擎聲之大哪需要刻意尋找,有了線索幾人也不拖拉,留了兩個時刻注意行蹤,其他人返回。

黝黑的肌膚在日光照射下泛著油光,高大的身影蹲在那如同一座小山,大熱天的就是好好先生也能曬出暴脾氣,汗水不停滴落,抬起的手還沒幹又是一抹打濕,如此反覆擦入眼中,火辣辣的疼。

等了近半小時,二人有些不耐了。

mD,這鬼天氣等在這跟個傻逼似的,那群人怎麼還不離開。

另一個男人白了一眼隊友放輕了聲:人家都在乘涼,你瞎啊!

有點,勞資眼前全是汗!

相較於九兒幾人停歇處那一片陰涼,這一帶藏身的地方恰好是下午日頭最猛360度無死角照射的區域。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越想越心煩,熱意翻倍。

男人騰的起身:不行,我受不…唔…

九兒隨意用樹枝塗鴉的手微頓,視線上移,準確無誤的落在那一片空曠處,慣性眯眼,姿態慵懶,卻又能傾刻間騰空而起,發起致命的攻擊。

扇形睫毛長的犯規,隨著她輕微上下的動作顫抖著,甜甜忍住心裡的瘙癢輕聲開口「姐姐怎麼了?」

九兒搖了搖頭:沒,就是覺得,很熱…

甜甜:…

無言以對怎麼破?

我去上個廁所,你待在這別動。

九兒說的自然,絲毫沒關注一群熱血方剛的大男人聽到這句話的臉紅尷尬,一個個跟個大媳婦似的連她的背影都不敢看,九兒鬆了口氣,桃花眼散發著深沉的光。

這一帶較為空曠偏僻,沒有鬧市區那些擁擠的場合設施,喪屍的數量並不多,這個時候可以說是根本沒有。

大漢伸手揮開捂住嘴的臭手,憤憤不平道:你特么的捂勞資幹嘛!

隔了兩條街道近兩百米的距離,那雙眼卻如有實質,大漢忍不住心下一顫,低聲呵斥著身旁依舊喋喋不休的豬隊友:別吵,我們被發現了!

大漢果然安靜了,神色卻有些懷疑,壓低聲音道:你會不會太多疑了,這地方沒法探查精神力,長了天眼啊能看那麼遠!

不然你以為老大為什麼那麼重視那個人,沒聽說嗎,之前那幾個都死了,我勸你趁早收起這幅小看的姿態,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大漢不說話了,似乎是在思索這句話的真實性,就停身旁的夥伴倒吸一口涼氣:那個女人不見了!

不見就不見,其他人不還在嗎!

男人完全無法心寬至此,有些后怕:不行,先離開這裡!拽起地上的大漢便要走人,那模樣別提有多慫了,大漢不以為然:瞧你那點出息,且不說是不是發現我們了,就是這樣,她的隊友都在那,你是覺得她一個人敢找過來不成?一個女人哪來那麼肥的膽兒…

說的也是。

大漢扯起一抹笑得意洋洋:所以說你啊,就是…大驚小怪四個字怎麼也說不出口了,大漢後知後覺的發現不對,一轉身,對上的卻是張懶洋洋漂亮驚人的臉蛋,以及黑乎乎冷冰冰的槍口。

九兒挑了挑眉,迎著二人那不知是驚艷還是驚悚的目光淡聲道:我也在反省這件事,一個女人,膽肥是真不好…

兩個大漢:…

與此同時,在距此處不遠的一處音樂學院之內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老大,那群人應該是要離開w區了1

刺入肉中的針顫了顫,那雙粗粗糙的手微頓,擰著凌厲的眉峰轉首起身「你說什麼?」

「我原以為她們會接著深入,喪屍都安排好了,沒想到左等右等都不見人,跟上去才發現人去樓空,好在進程慢,追了兩個小時就追到了。」

孫楊牙齒咬的嘎嘎響,說話的男人當即道:不過老大放心,我派了人守在哪,這一次她們插翅難飛!

孫楊伸手猛的拍向光頭的腦袋,厲聲道「老子昨晚就讓你們動手,今天要看到人,你們倒好,怎麼就讓人跑了?昨晚在幹嘛1

光頭抖成一個篩子,低著頭視線飄忽不定,就覺孫楊猛的湊近,隨即驀然抬腳將人狠狠踹了出去「老子供你們吃供你們喝,平時打鬧我倒可以不計較,分派的任務那麼重要,竟然還喝酒!怕是喝醉了睡過了頭,才導致她們安然脫離的吧1話落又是一陣拳打腳踢,聲聲入肉。

「老大,老大饒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

「老大…」

求救聲越說越小,孫楊到底不可能真的將人打死,這一次死了好幾個助手,辦起事來格外緩慢,而他在姬九兒那也是屢屢吃虧,這兩日那人離開還好,待回來之時發現他的事還沒成,怕自身難保。

孫楊深吸口氣轉身,透過窗戶看著天際,伸手將腹間縫補的線一扯,皮肉撕裂,帶起絲絲血漬。

「哼,饒你一命可以,看你今晚的表現了。安排下去,今晚出手1

再拖死的就是自己了!

黑暗覆蓋,w區的夜晚神秘異常,一行人鬼鬼祟祟的遊盪在黑夜之下,孫揚一雙凌厲的眸子更顯邪惡:到底在哪?

前面那個銀行,那是我們說好的接頭處。

孫揚步伐極快,待視線中出現目的地時先是查探了番周圍動靜,確認無誤后才揮手,一見到兩道熟悉的身影便急切開口低聲問道:人在哪?

孫隊是在找我嗎?

寂靜中顯得格外誘人的嗓音透著無法言喻的酥軟,本是令人迷戀的音色,落入孫揚耳中便顯得尤其刺耳,後背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