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八零之極品軍妻>第四百七十九章 樓上樓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九章 樓上樓下

小說:重生八零之極品軍妻| 作者:西林葳蕤| 類別:

「老頭子,你看看,你看看……」老太太把紙條往老頭面前一扔,忍不住坐在地上就哭了起來,「我這是圖啥啊我……」

老頭認字不多,可不是認得幾個字的,他嘆了口氣,「我說過這樣不行,你想讓老大兩口子幫這兩個弟弟,你就得對他們好……你想想,你之前咋對他們的,可老大媳婦不該幫還是幫了,要不然老三家那店能開起來?你說你這咋一根筋,就咋說也不聽呢1

老太太拍著地罵道:「胡說八道,你懂什麼?老大家過的啥日子你還沒品出來?那錢對於他們來說不過九牛一毛,可給老三家摳摳索索的那幾百,還得打借條,她要真對老三家好,還用打借條,她又不是沒錢,就給他們了能咋的?就他們傻呵呵的,覺得這點就滿足了?說來說去,也不過是開個小賣店,起早貪黑的,有本事給老三安排到鎮政府上班,把幾個孩子都給安排好了,那才是真的對弟弟們好。你不懂少跟著摻和,我還能害了他們是咋的?」

正吵吵著,有小戰士來敲門,說是徐副師長的弟弟來了,讓他們過去大門口領一下人。

老太太從地上蹦起來,那動作迅速的一點不像個六十多歲的老人,「誰來了?老二還是老三?」

老頭哪知道啊,「我去接人,一會不就知道了。」

老太太心頭忐忑的看到老三跟著老頭進來,心裡不由的揪到一起,「你咋來了?孩子們沒到家?」

徐老三愣了一下,「我來接孩子們回家過年。孩子們咋了?」他說著臉色一變,「他們出啥事了?」

老頭揮了揮手,「沒事,你坐車正好和孩子們岔開了,這會兒估計他們也早到家了。」老頭把那紙條給老三看了,「鐵柱兩個大了,懂事了。」

老太太罵道:「懂事個屁,要真懂事能偷摸的就走了?還管我要了一塊錢,那一塊錢能坐啥車?這要是半路上給他們攆下去可咋整啊1

老頭嘆了口氣,「小柱管我也要了一塊錢。」

老太太愣了一下,「你咋沒跟我說?」

「說啥啊,孩子們說要買零嘴。」

老太太跳起來道:「那兩塊錢也不夠車票啊?」

「媽,你們不用擔心,孩子們身上來的時候,玉波給他們裝了點錢,加上你們那二塊錢,車票錢是夠了。」徐老三問清楚孩子們回家了,這心裡反倒鬆了口氣,「媽,有飯沒,我早下車了,一直打聽著到這時候才找到這來,餓死我了。」

又四處打量著,「我大哥還沒回來?」

「說是過年完才回呢。你等著,我去給你熱飯。」老太太不大一會端了飯出來,「吃吧!看看你嫂子家生活多好,小崽子非得往家跑,那不在家就不是你兒子了?咋想的呢?」

徐老三餓壞了,顧不上回答老太太的話,狼吞虎咽的吃了一會覺得飽了,才撂下筷打了個飽嗝。「媽,我和玉波想好了,孩子們還是跟著我們在鎮上的好1

「啥?」老太太一聽就炸廟了。

這一個兩個的都不省心,都不聽她的話了。「呆在鎮上幹啥?種地還是開小賣店?你們不能有點出息?看看你大哥,現在都當師長了,手下管好幾百人……」老太太覺得,好幾百人就很了不起了,哪能想到一個師下轄會有萬人。

徐老三心想,我大哥好幾年前就管好幾百,現在怕是得好幾千人了吧!

只是他官當的越大,我看著他就越有些害怕,這可能就是官威吧!

老太太不知道老兒子的心思跑遠了,還在那接著說:「跟著你大哥,將來他能不管倆孩子的工作,能不管他們結婚?那工作能差了?不比回農村種地強?不比當木匠強?」

徐老三心緒收回來,看到母親生氣又傷心的模樣,他心裡一軟,老太太也是為了他的兒子,他拉了父親和母親坐到床邊,自己拿了個凳子坐到二老對面,勸說二老道:「媽,讓兩個孩子跟在我們身邊,等他們長大了,一樣可以讓他們大爺幫他們安排個工作,沒必要非因為這事得罪我大嫂,硬讓孩子在這呆著。」

本來大嫂對孩子們很好,因為這個反把人得罪了,以後不管了,這多不合適!

老太太斜著他問:「你看著你大嫂了?她真回娘家去了?咋的,她不高興了?這話是她讓你們說的?你們也信她的……」

徐老三道:「媽,這是我和玉波商量好的。我大嫂這回,是真生氣了……」就說起林彤每月拿錢,讓老二家孩子去他家吃午飯的事來,「……媽你想想,我大嫂對這個家,真挺夠意思的,我大嫂那個人,不摳索。可你非要算計她,她這一生氣,連我們兩口子都待見了,以前可沒來沒這麼不客氣過,這回就差撕破臉了……」

說起這事,徐老三就很鬱悶,他就說老太太的主意不行,可媳婦跟中了邪似的覺得好,把兒子弄去了,也把大嫂得罪了。

大嫂明說了,「我不原諒你們,也不會再管你們。你們要是願意在那個家呆,那就呆著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大哥對大嫂什麼樣,這些年他們能不知道?得罪了大嫂,可比得罪大哥要嚴重的多。

而且,小念和大嫂是一個心思,還有個妮妮,大哥傻了才會聽他們的惹大嫂生氣。

她態度這麼強硬,李玉波是沒想到的,當時就嚇傻了,一個勁的叨叨「壞菜了壞菜了」。

他和李玉波商量來商量去,決定和大嫂恢復關係,把孩子們接回來。有孩子們在中間緩和著,再去賠個禮道個歉,大嫂也不會揪著這事不放,再等上兩年,孩子大了,這關係恢復好了,這孩子正好借上他們大爺的力。

這麼一想,他就趕緊買票上車,過來接人,可沒想到,這兩個小的,倒比他們兩口子主意更正,自己偷摸跑回家去了。

徐老三對兒子百分百的滿意,就這份機靈勁,怪不得大嫂喜歡他們呢!

唉,他們兩口子也是糊塗了。

這些年,大哥哪管過家裡的事,都是大嫂,現在得罪了大嫂,得趕緊讓孩子們補救才行。

老太太聲音抬高了,「得罪她能咋的,她要是敢跟我得瑟,我讓老大和她離婚。」

這話說完,老三沒脾氣了,看了老媽半晌才沒好聲氣的道:「媽,你就會這麼說?你說說,我大哥會聽你的嗎?」

老太太哽了一下,「他敢不聽,他要敢不聽我去部隊告他去,他不孝……」

「媽——」徐老三打斷她的話,「你別把人都得罪狠了行不行?要真那樣,別說幫我們了,不整我們就不錯了,媽,我求你了,你消停些吧,你有那時間有那精力,你不如管管我二哥,看看我二嫂把幾個孩子帶成啥樣了?那也是你孫女,你咋也不管?」

老太太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你在責備我?你在怪我?我這是為了誰啊?老二我咋沒管?可他不聽我的啊?我有啥辦法?老二家那幾個,我咋沒管?我要沒管我能拿錢讓你去給交學費?老三啊,你這麼說你喪良心啊?你讓你媽我心裡多難受你不知道啊?你媽就差把心掏出來給你了,你咋能這樣戳我的心窩子礙…」

兒子不僅不理解她,反而說她不要多管閑事,她心裡怎麼能好受?

可兒子又不知道他們和老大不是爹生的?這可怪不著他。

老太太的心偏到了胳肢窩下面去了。

可明白歸明白,到底心裡難過,把老三不聽話的罪責都怪到林彤身上了,這一晚上想起來就要罵幾句,就要哭幾聲,把徐老三弄的頭疼不已:咋以前沒發現老媽這麼絞牙?

這一晚上,住在樓下的住戶聽著不時從樓上傳來的咒罵聲和哭喊聲,煩燥的一夜沒睡好,第二天問隔壁鄰居,「樓上徐副師長家來的是啥人啊?昨晚上怎麼又是罵人又是哭的?」

「你還不知道呢?徐副師長的父母來了,擱樓上住了好幾天了,前兩天還來了兩個小子,說是侄子……」

「那他愛人呢?不會是他媳婦和父母吵起來了吧1

「說是也來了,可這些天倒沒見著,光看老頭老太太一兜子勁出去買肉買菜的,看來,徐副師長家條件很好啊1說這話的人說的是意味深長。

樓下耿波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大半夜的吵吵啥,我這一晚上都沒睡好。」

二人正說著話,從樓上下來一個穿著普通的男人,拎了個普通的有些邊角磨壞的皮包,看到二人,那男人朝二人點了點頭笑著出去了。

耿波問:「這誰啊?像是樓上的?」

劉雪梅道:「誰知道呢?估計是上徐副師長家的。你瞅那人,畏畏縮縮的一股小家子氣,估計是農村的什麼親戚吧1

耿波瞅了她一眼,「別這麼說,往上數都不用三代,咱們誰家不是農村來的?」

劉雪梅哼了一聲,「我家不是。」說著轉身進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