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九七當軍嫂>第四章:不行,就是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不行,就是不行

小說:重生九七當軍嫂| 作者:苑樹山| 類別:同人競技

一半?

林小夕一口拒絕:「不行。」

「你說什麼?不行?」林虹揚著下巴,冷笑道,「你這腦子果然是讀書讀傻了,成了豬腦了!怎麼,不記得你來的時候,你爸媽怎麼跟你說的話了嗎?」

林小夕怔住了。

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年,她第一次出門的時候,爸爸媽媽跟她說了什麼,她還真的不記得。

再說了,就算是說話,跟眼前這個要獎金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那我提醒你好了,」

林虹自顧自地又開了口,「你爸爸媽媽為了讓我帶你出來,還能讓你進廠,可是說好了,讓你接下來一年的工資裡面有一半是我的,不過你既然這樣子不聽話,那一千塊,你就現在給吧。」

記憶如同決了堤的洪水。

林小夕想起來了。

她今年十四歲,雖然因為讀書早已經初中畢業,但卻離法定身份證的年齡十六周歲卻還差兩年,沒有身份證,若想打工的話,就只能做裁縫學徒。

只是做裁縫學徒,他們家鄉的規矩,必須給帶他們出道的師傅免費幹活三年後,才能出來單幹。

也就是說,三年沒有收入。

她又不是那些連初中都沒有讀的姑娘,爸爸媽媽並不願意,只想讓她南下進電子廠。

畢竟電子廠裡面工資高不說,還是一月一結。

至於沒有身份證,這不是問題。

因為如果有熟悉的人擔保的話,在沒有身份證的情況下,只要提供一個身份證明就可以。

當然這個擔保,也不是白擔保。被擔保人必須給擔保人拿一千塊錢,當他們承擔風險的費用。

這個規矩自開改革開放以來,在他們老家沿用至今。

很多人都靠著做擔保人而發財。

到了林小夕這裡,回家探親的林虹聽到她綴學的風聲,便自動上門說帶她進廠,怕她爸爸媽媽不答應,就直接說,這一千塊的擔保錢不用急,放在工資裡面,慢慢給她就可以。

當時林小夕的爸爸媽媽聽到這話,可是十分感激,連工資是多少錢一個月都沒有提,就讓林小夕跟著林虹出來了。

林虹此時拿出來說,用意其實就是威脅她。

可她早已經不是十四歲的林小夕。

她硬梆梆地開了口:「我給不了。」也不會給。

林虹氣急敗壞:「你怎麼給不了,這個報酬不就有兩千塊么?你按我剛才說的,要過來我們一人一半不就可以了,當然,拿了這個一半,之前你那一千塊的擔保費我就不要了。」

「那也不行。」林小夕回答得非常堅決。

「你可要想好,你要是不給,等下下了火車,我可是不會管你的。」林虹陰陰地開了口。

「那你不要管好了。」林小夕傲然無懼地看著林虹說道。

「好,很好,」

林虹的雙眸似是燃燒著兩團大火,面孔也因為急怒而扭曲,「既然這樣,那接下來下了火車,你就想辦法自己回去吧,我是不管你了。」

說完一轉身,就朝著前面車廂走去。

這個林小夕,腦子是進了水嗎?

這樣子威脅也不行。

聽到重重的腳步聲,林小夕便用力地抹了一把臉。

這就生氣了?

這就沒有話說了?

這就回去了?

還真是……

到底是她上一世太蠢,還是現在林虹年齡太小,並沒有修鍊成白骨精?

想到林虹只比自大五歲,如今不過是十九歲,林小夕自認應該是後者……

一直慢慢走著的林虹沒有聽到聲音,知道自己的威脅沒有起到作用,心中大恨,她猛地轉身,三步並兩步,朝著林小夕就走過來了。

林小夕神色平靜地看著她。

就知道,自己的心,還是放得太早了!

林虹板著臉,眼底全是厲色:「林小夕,剛才是我想差了,你既然過來了,那接下來,你還是好好工作吧,不過那一千塊錢,不能一年,今年就得給我了。」

「還有,這個拐賣孩子的事情你快一些處理,下了車,我們還得去廠裡面趕工呢?要是你耽誤了我的事情,沒讓我們上成班,到時候,擔保費我會再多加一千。」

說完,也不林小夕回復,林虹轉身大步往回走去。

一千加一千,等於兩千!

林小夕心中瞭然,林虹這還是惦記著獎勵的兩千塊錢呢!

手被人輕輕握祝

林小夕轉過頭,就見紅腫著半張臉的秦衛河正一臉笑容地看著她,嘴唇無聲地動著,「謝謝小夕姐姐。」

腦海中一個面容獃滯,獨處一角,無論對誰都愛搭不理的青年一閃而過。

林小夕看著秦衛河,眼神再次變得憐憫,明明這麼聰明、開朗、禮貌,怎麼上輩子後來就成了一個如同傻子一樣的人了呢?

上輩子她被人販子打暈之後的那一段時間裡,秦衛河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才會讓一個這樣開朗的孩子徹底變樣呢?

可惜這一切的一切,都再也查證不到。

而她,亦不想查證。

林小夕抬起手,摸了摸秦衛河的頭:「說起來,這件事情,小衛河你最應該感激的人,應該是剛才的警察叔叔,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你了。」

話音剛落,背後就感覺到了一股寒氣。

林小夕轉過頭,發現自己正被人盯著。

地上的兩個人販子,尤其是那個男子,毫不掩飾對自己的蝕骨恨意。

目光相撞。

男子的嘴唇微動,分明是在說:「林小夕是吧?你給我等著1

林小夕淡漠地轉開目光,嘴角勾出一絲冷笑。

上輩子沒有證據,這兩個人販子都沒能逃過法律的制裁。如今人證物證俱在,他們難道還能翻了天去?

讓她等著,等什麼?等著她去牢房裡探視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