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九七當軍嫂>第三百四十二章:數學聯賽(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數學聯賽(二)

小說:重生九七當軍嫂| 作者:苑樹山| 類別:玄幻魔法

飛機抵達京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三點,因為飛機餐的味道不是那麼美味,所以一行六人吃得很少。下了飛機被主辦方接到酒店放好行李后,酒店提供午餐的時間已經結束,六人只好在酒店附近找到一家餐館,馬馬虎虎的吃了一頓。

帶隊的姚副校長是個微胖的中年人,長相十分親和,在學校的還有一個彌勒佛的外號。這次學校派他帶隊,也考慮到他的性格能幫助學生緩解賽前情緒緊張的原因。

這次因為有京城一中與陽合三中參賽,帶隊的三人心裡已經不抱多大希望,只求能保住第三名就不錯了。三個學生裡面,姚副校長最看好的是沈邵,在確定參賽名單以前,他看過沈邵進校以來的學習成績。發現他幾乎每次考試成績都很優秀也很穩定,沒有出現過大幅度升降的情況,這就說明這個孩子不僅腦子夠用,自我臨場情緒調節能力也非常好。

「張莉,你今晚與孫琴老師住一個房間,」考慮到張莉與孫老師都是女性,姚副校長乾脆安排兩人住一塊,「沈邵與曾平兩個住一個房間,有什麼問題也能互相探討一下,不過晚上要按時睡覺,我跟蔣老師會來查寢的。」

沈邵跟其他兩個同學齊齊點頭,數學考試不想其他科目要死記硬背一些東西,所以也不需要熬夜背書。最多在空餘時間裡做幾道模擬題,發散一下思路。

一行人回到酒店,因為三個房間緊鄰著,所以也不用特意囑咐什麼,就各自回了自己房間。

曾平看著沈邵熟練的把帶來的東西整理好,就像是平時做慣了這些事情,便忍不住問道:「沈邵,你對收拾房間好像很熟練?」

「嗯,都習慣了。」沈邵抬頭打量了下酒店的環境,兩張床上的床單很乾凈,地毯看起來也很整潔,整體上很符合五星級的標準。這次比賽的贊助商可真夠財大氣粗的,全國各地一百多名參賽的選手,光住酒店費用都要花去不少。

曾平學著他的樣子開始整理自己的行禮:「聽說這次京城一中的學生也要來參加,你說咱們這次能考過他們嗎?」

「還沒考怎麼知道結果?」沈邵見他似乎有些緊張,便笑著安慰道,「不管能不能贏,我們只要考出自己的水平,就問心無愧了。」

不過顯然這句勸慰的話並沒有起到多少作用,曾平雖然點著頭,但是心裡的緊張半分不減。

第二天上午,數學聯賽的流程出來后,幾乎所有參賽的師生都捏了一把汗。

雖說是數學聯賽,但實際上並不是只做幾張考卷就行。這次的比賽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筆試,也就是做考卷,這部分就會淘汰掉百分之五十的學生;第二階段是考心算,監考老師現場出題,然後考生在限定的時間內回答出正確答案,前十名能進入第三階段的決賽;第三階段的比賽比較複雜,那就是監考老師會念出一百種物品的價格,然後隨機從裡面抽取五樣,讓考生在30秒內算出總價格,價格正確后,又必須在一分鐘內標出五樣物品各自的價格。

第二階段的比賽雖然難了點,但是好歹那還屬於正常人的範疇。可是第三階段的比賽,那簡直就是在篩選天才。

姚副校長聽說比賽流程后,就急得出了一腦袋的汗,不過當他見京城一中的校長也跟自己一樣傻眼后,又覺得痛快起來,至少京城一中這次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京城一中校長似乎猜到了姚副校長的想法,於是在心裡冷笑一聲,手下敗將也好意思在他面前裝蒜,這芙蓉三中在他們省內充作老大還行。到了全國,只要有他們京城一中在,就永遠沒有他們什麼事。

想到這,他心裡嘆了口氣,這次如果那位顧二少願意來參賽就好了,他們學校拿冠軍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不過也有學校向主辦方抗議,說第三階段的比賽與數學沒有多少關係,結果卻被主辦方一句「算賬是數學知識基本運用方式」給堵了回去。

主辦方說得沒錯,第三階段考的試確實與算賬有那麼點關係,可是重點明明不是算賬,是考記憶力啊!

抗議無所,到了最後所有學校幾乎都抱著其他學校學生不一定也能記住價格的心態,讓自家學生去參加了第一階段的卷面考試。

卷面考試結束的第二天下午,成績就出來了,沈邵與其他兩個同學都順利的通過第一階段考試,姚副校長與兩位老師都鬆了口氣,好歹第一關順利通過了。

看到成績后,姚副校長為了緩解三個同學的考前緊張情緒,就讓兩個老師把三人帶出去玩玩,沒準今天心情好了,明天心算比賽時,也能全員通過。

沈邵跟著老師出了酒店,發現現在的京城與他後來記憶中的京城有些不同,但是唯一不變的就是屬於京城的繁華與厚重。

街道上的人來去匆匆,沈邵手裡捧著老師給他們買的奶茶慢慢喝著,偶爾欣賞一下街道旁邊某些具有鮮明特色的建築,悠閑得像是出來旅遊的。

「沈邵,你看1走在他身邊的張莉扯了扯他的袖子,偷偷指了指前面停著的幾輛黑色賓士車,「好多賓士車。」

沈邵聞言望去,發現前方停著不少賓士車,並且每輛賓士車旁邊都站著一個身著西裝的保鏢,似乎是在等待什麼人出來。

正這麼想著,就見一行人簇擁著三人朝車這邊走,走在前面的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他身後還跟著一大一小兩個男孩子,大的一臉笑,小的毫無表情。

等這三人坐進車裡,賓士車隊便揚長而去,把一堆逢迎討好的人留在了原地。

等這些人散開后,帶隊的兩個老師才鬆了口氣,他們雖然不認識這些人,但是看這排場也知道是他們不能招惹的。

「有錢人可真好,」孫莉艷羨的看著漸漸遠去的車隊,大半天後才收回視線,有些不舍道,「我如果有這麼多錢就好了。」

沈邵聞言笑著道:「只要努力,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孫莉看著他微笑的側臉,又回頭去看賓士車離開的方向,重重的點頭。

車內,顧大少看著面無表情的弟弟:「聽說你們學校報名參加了全國數學聯賽,你怎麼沒去?」

「沒意思,」顧二少把視線移到窗外,看著外面一閃即逝的景色,語氣平淡道,「我對自己家贊助的比賽不感興趣。」

「早知道就不讓爸爸同意贊助這個活動,」顧大少笑眯眯道,「這樣你也能去參加比賽了。」

顧二少眼睛依舊盯著窗外,彷彿沒有聽見顧大少的話一般。

顧大少見他這樣,面上雖然笑著,眼底卻掩藏著一股擔憂。等了半天,沒見弟弟開口,他只好笑著道,「不喜歡就不喜歡吧。」

望著窗外的眼睛眨了眨,長長的眼睫毛微顫,卻掩飾不住這雙眼中的淡漠。

「對了,聽說明天電視台會對比賽進行直播,你要不要在電視前給同學加油?」車內安靜了一會後,顧大少再次開口,「聽說這次比賽很有意思,不看可惜了。」

「哦。」顧二少終於大發慈悲般的吐出一個字。其實他對那些連名字都叫不出的同學能不能奪冠並不感興趣,只是不想看到父親與兄長那種擔憂的眼神,才勉強應了下來。

明明他覺得自己這樣很好,他們為什麼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自己呢?為那些毫無干係的人費神費力,有什麼意義?

在外面逛了一大圈的師生回酒店后,手裡還提著一大堆京城的特色小吃,大概這是他們今天下午最大的收穫。

「明天的心算比賽京城電視台會進行現場直播,你們入場的時候如果見到攝像設備,千萬不要緊張,就當那些東西不存在就行,」晚飯的時候,姚副校長在自助區取好餐,見三個學生都已經取好餐乖乖坐著,忍不住又念叨起來,「重在參與,只要你們努力了,不管成績如何,學校都會為你們感到驕傲。」

沈邵叉著芒果咬了一口,聽到姚副校長說會電視台直播,有些驚訝的問:「為什麼會有電視台?」

「這可是全國數學聯賽,全國上下都很重視,你說怎麼可能沒有電視台現場取像?」姚副校長說到這,皺了皺眉,「只不過往年沒有進行現場直播。今年會這樣,可能是比賽的內容有所改變,趣味性也增強許多,加之贊助方又是大企業的原因,能現場直播可是好事,你們不用緊張。」至少這些參賽的學校,能在全國觀眾面前大大增加曝光度,提升知名度。

哪裡是趣味性增強許多,明明是挖的坑越來越深。沈邵看了眼孫莉與曾平,可憐他的兩個同學,聽到這些緊張得臉色都變了,可見現場直播有多考驗心理素質。

在副校長的囑咐聲中,沈邵吃完了自助餐盤裡的飯菜,順便還吃了幾片水果,在心裡對副校長的中心思想做了總結。

那就是輸也輸得有風度,要讓電視機前的觀眾知道他們芙蓉三中的風采。

嘖,為什麼就沒有想過贏要贏得漂亮的問題呢?

……

今個狀態非常差,就更三章吧。非常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