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九七當軍嫂>第三百六十章:高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高考

小說:重生九七當軍嫂| 作者:苑樹山| 類別:

在高考正式開始的前兩天,芙蓉三中就放了假,讓高考生回家調節自己的情緒,免得考試的時候過於緊張,影響實力的發揮。

聽聞沈邵要參加高考後,有些同年級的學生感到很奇怪,沈邵這麼好的成績,又參加過好幾次的競賽,難道保送名單里沒有他,這不太可能吧?

外界怎麼想,沈邵並不關心,其實之前班主任張家和私下已經問過他關於保送的事情,只不過他拒絕了,因為保送的不是他想去的學校。更何況,他想跟其他同學一樣,在高考這場戰役中廝殺一次,彌補上輩子的遺憾。

所以,在考前填志願的時候,他也填了一個前世曾經幻想過的學校。雖然上輩子最後的現實告訴他,一切都是他想太多。但既然這輩子有機會重來,他就要努力的把這個夢想變為現實。

高考開始的前一個月,梁城的家人就開始為梁城與沈邵兩人熬各種補身體補大腦的湯,要不是沈邵堅持不到他們家來住,只怕他們就要把沈邵當自己兒子養了。

梁爸梁媽的好意,沈邵記在了心裡,經過三年時間,他已經習慣到梁城家蹭吃蹭喝,就像梁城習慣常到他家裡吃飯一樣。

趁著最後的衝刺階段,沈邵還特意給周澤宇與梁城突擊了不少有可能考到的知識點,也因為此舉,引得梁周兩家父母對他的態度更加親切。

高考當天,兩家父母親自把三人送到考場,然後頂著烈日等待三人考試結束。

等第一場語文考試結束,兩家父母也不敢問三個孩子考得如何,只是拿傘的拿傘,遞水的遞水,圍著三人忙得團團轉。

尤其是周澤宇的父母,大概是因為他長得太壯實,周家父母放在沈邵身上的精力反而比他多,向來彪悍的周母還刻意壓低嗓門,詢問沈邵熱不熱或者渴不渴之類。

中午的午飯,也是兩家父母一起做的,凡是一切有可能引起孩子不良反應的食物通通不能出現在桌子上,冰淇淋不能碰,辣的東西不能吃,油膩的東西不能吃,他們的理念就是:更營養、更綠色、更健康。

好在三個男孩子吃飯不挑食,吃完飯聊了一會兒天,就去午睡了。至於四位家長,則是精神滿滿的盯著牆上的掛鐘,只等著時間一到就叫孩子起床。

他們不能太早叫,因為擔心孩子沒精神。也不能叫得太晚,萬一考試遲到或者睡得過多引起頭疼這麼辦?

在四位家長如此嚴肅認真的態度下,三人終於順利結束歷時兩天的高考。走出考場后,他們就見到不少的考生在興奮的扔著書籍、作業本之類,滿天飛舞的書頁就跟下雪似的,差點沒撒三人滿身滿臉。

沈邵看著興奮得無以言表的考生們,格外嚴肅的問道:「你說他們現在把書扔了,萬一準備復讀一年怎麼辦?」

對於他來說,這些教科書代表著學生時代的一種紀念,他根本就捨不得扔掉,這大概就是大叔與少年心理年齡的差別?

「邵哥,你這話要是被他們聽見,我和梁城也救不了你,」周澤宇語重心長的拍著他的肩,「這種後悔,只有經歷過,才知道滋味,你別提醒他們。」

梁城:……

兩個好友三觀似乎從不知名的地方歪掉了,怎麼破?

高考結束的第二天,十五班的全體師生在一家酒店舉行了畢業聚餐,前半段時間大家又笑又鬧,到了後面,已經有女生開始嚶嚶哭起來。

三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足以讓日日相處的少年少女們有了真摯的同窗之誼。如今畢業了,天南地北,各有一方天地,任誰也會捨不得。

就連沈邵也被同學的情緒感染,心裡沉甸甸的有些難受。

對於張家和來說,這屆的學生是他從教十幾年來最讓他驕傲的一屆,現在這些學生即將畢業踏入大學的殿堂,他這個做班主任既為他們感到欣慰,又有些不舍。

見班上的同學情緒低落,他舉起裝著橙汁的酒杯道:「雖然大家即將面臨分別,但是只要有心,這份友情就不會隨著時間淡化下去。」實際上,他心裡很清楚,很多高中時認為會一輩子是好朋友的學生,長大以後也許會斷了聯繫,或者甚至反目成仇。可是他卻捨不得在這群孩子面前,說這種傷人心的話。更何況世界上也有從小到大都維持著友誼的好朋友?,儘管這種純粹的友誼十分稀少,但是不代表著不存在。

或許是張家和的這句話起了作用,同學們的情緒穩定不少,氣氛也漸漸變得熱鬧起來。

有好幾個女生過來跟沈邵碰杯,這些女生或許對沈邵有點別樣的心思,或許單純是因為覺得沈邵相貌好看,不管是什麼原因,她們都沒有放過這難得的機會。

上來合影的,或者說著曖昧玩笑話的,沈邵都是一副懵懂的表情,他這副表情也讓幾個有點曖昧心思的女生放棄了那點還沒來得急發芽的感情,直到聚餐結束,也沒有誰來跟沈邵進行分別前的告白。

沈邵與周澤宇還有梁城勾肩搭背的走出酒店大門,走出一段距離后,三人被劉雙叫住了。

劉雙這三年一直任班上的文藝委員,性格豪爽又長得漂亮,學校不少男生對她有些小心思,只是因為太過豪爽讓男生們望而生畏。

「沈邵,」劉雙走到沈邵面前,看著沈邵好半晌后道:「保重。」

沈邵笑了笑,「你也保重。」

劉雙仔仔細細的又看了他幾秒,笑著往後退了幾步:「再見。」說完這話,她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人生在世,誰沒有暗戀過一兩個人呢,只不過她暗戀的人對她沒有興趣,而她也沒有對這份暗戀的心情抱過幻想而已。

像現在這樣痛痛快快的道一聲再見,日後若是有緣再相見也不會尷尬,沒什麼不好。

周澤宇與梁城看看劉雙的背影,又看了看神情自然的沈邵,一時間也弄不清沈邵究竟是知道劉雙的心思還是真的不知道。

「邵哥,你……」

「我怎麼?」沈邵笑得一臉純然的看著周澤宇。

「算了,沒什麼,」周澤宇摸著鼻子沉默下來,面對邵哥那張閃瞎人眼的笑容,他還真說不出劉雙有可能暗戀沈邵的話。

總覺得這種事,放在沈邵身上一點都不合適似的。奇怪,這種莫名其妙的直覺從哪裡來的?

「現在高考結束了,邵哥你準備怎麼安排暑假?」梁城沒有周澤宇想得多,反正他是無條件對沈邵充滿崇拜感,「今年暑假我們家準備去外地旅遊,要不你和我們一起去吧?」

沈邵搖頭道:「沒事,你們去玩吧,我最近要回老家一趟。」

「哦。」梁城知道沈邵是個有主見的人,所以也不強求,只是要求沈邵一定要常給自己打電話。

實際上,沈邵並沒有回老家,而是去了有名的賭城海市。

海市曾經被侵略國當做殖民地,回歸華國后,華國為表示尊重當地人的風俗習慣,所以把它劃為特別區域,讓海市在一定範圍內自己管轄自己。

海市雖小,但因為其獨有的賭博文化,所以反而成了不少人遊玩的勝地,很多人途徑此地,都會換一些籌碼來玩幾把轉盤或者梭哈,體驗一把賭博的快/感。

不過也有些痴迷於賭博的人,在這裡發了橫財或者輸得傾家蕩產,大多時候,都是後者居多。

沈邵到達海市時,世界盃的比賽已經進行了十多天,小組賽也已經到了尾聲。他押了幾場場記得結果的比賽,又特意押輸一場,雖然因為是小組賽賠率不高,但也賺了一筆足夠他大學所有費用的錢。

到了八分之一決賽的時候,因為比賽場上裁判們的底線忽高忽低,比賽結果也會出現出人意料的情況,倒是讓沈邵賺了一筆不少的錢。當然,他仍舊不忘給自己押錯一次。

尤其是西牙國與思密國的那場比賽,讓沈邵賺了豐厚的一筆。直到這場比賽結束,仍有一部分人不相信西牙國竟然會輸給思密國。

賭球者們罵這場比賽有黑幕也好,裁判黑哨也罷,比賽的結果卻無法更改。

沈邵在海市待了大半月,表面上有輸有贏,實際上因為賠率問題,賺了一筆不小的錢。也因此他不敢多待,把錢處理好后,就匆匆離開海市,並且為了混淆這些人的視線,還特意輾轉換著交通工具去了不少地方,等確認真的沒有人因為他贏了幾百萬而跟蹤他以後,才坐飛機回到芙蓉市,然後換掉與自己平時風格不同的衣服,坐車回了蓬縣。

回到蓬縣后,他才想起自己有件萬分重要的事情竟然忘記做,那就是查高考分數。不過想起這件事的時候,他已經提著一兜的禮物站在了大舅樓下,所以乾脆打算到大舅家以後,再打電話查詢高考分數。

他一邊爬樓梯一邊嘆息,金錢真是腐蝕靈魂的阿堵物,他竟然為了賺錢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記了。

不過……賺錢的感覺……挺好……

沈邵剛敲響大舅家的門,門就從裡面打開了。開門的人是大舅媽,在看到沈邵的那一瞬間,大舅媽的眼中迸發出強烈的喜悅光芒,這個光芒閃得讓沈邵忍不住往後退了一小步。

「小邵來了,快進來快進來,」大舅媽一邊讓沈邵進門,一邊責備他不該買這麼多東西過來,然後又利落的削水果開電視,這股熱情勁兒讓沈邵差點坐不祝

雖然大伯母一直對他都很好,但也不像今天這樣,熱情得讓沈邵以為自己走錯門了。

難道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更么么噠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