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間>第299章 上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9章 上墳

小說: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間| 作者:紅燒豆腐乾| 類別:

翌日,大晴天,周、程兩家開著兩部車子正在往京城郊外行駛。

周孝正留了警衛員和兩家阿姨照顧平安。

這會張國慶開著車子跟隨在程老車子後面。車內一片肅穆,周嬌緊緊地拽著周孝正的手,希望自己給予他些力量。

遙望窗外不遠的山峰,她思緒萬千。昨晚她回家,率先一步送走了程老太太。等到林家男人接著移步到周家閑聊,已經夜深人靜。

對著搬回來的兩個木箱,她一夜無法入眠。只要閉上眼睛,眼前出現就是顧如意那張保養甚好的臉,還有那滿臉的笑意。

大戶人家出身?剝下這層皮,留下的是什麼?

真相已經掩藏許久,她奶奶留下的一封信隻字片語沒提起當年事情。是早就知道真相不願仇恨延續到下一輩,還是她也被蒙在鼓裡?

她試探了幾句程老太太。那雙看透世間滄桑的眼睛流露出來的悲傷與哀痛讓她心顫。還有什麼必要再問?

來到山腳下,一行人步行來到山間小屋。這是當年周瑾瑜與顧明珠夫妻倆隱名埋姓的歇腳處。隔了座山頭就是周家祖墳。

小屋非常簡陋。這些年應該是程老太太讓人打理,裡面收拾整齊。可惜沒有留下生活痕。人死如雲,就這麼消失在世間。

程老太太早早讓人備好香燭紙錢,如今兩簍筐擺在房間里。

一行人歇了會,周孝正和張國慶拒絕了大家。

翁婿倆一人一擔挑著簍筐在前頭。山路崎嶇,大家相互拉著往前挪步。

望山跑死馬,這不該是拜祭的冬天,山谷寒風凜冽。

一行人歇歇停停走了三個多小時,終於來到偏僻的周家祖墳前。

沒有想象中可觀的墓群,只有樹木雜草覆蓋的一些墳堆。

幾百年周家的榮耀化成塵土,不知道周家的列祖列宗會不會死不瞑目。

隔不遠一看就是剛整理過的墳前,周孝正已經雙膝跪地、頭抵地。

周嬌見到他微抖動的雙肩,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和張國慶倆人跪倒他身後。

耳邊聽著程老太太撕心裂肺地痛哭聲,聽著程老一句句的,孩子們都回來了,聽著他坐在墳前念叨著周瑾瑜夫妻倆如願以償了,終於有了個一模一樣的小明珠。

周嬌狠狠地咬住嘴唇,抬頭盯著前面的背影,盯著墓碑上鮮紅的名字。

她發誓血債血還!很快了,很快她就可以親口給兩位老人家報信。

程老看著眼前跪著的周孝正、周嬌,抬頭擦去自己臉上的淚水。

一瞬間,他就見周嬌黑黝黝的雙眼盯著墓碑,牙齒咬得雙唇都出血了,可臉上除了淚痕不見一點淚水,平靜地讓人可怕。

他閉目暗嘆,看來當初一定還有事被查到。

孽緣啊,真要出大事了。

程老站起撐著老伴起身,指著簍筐里的祭品。這一家子只知道跪,只能他老伴親自動手。眼看太陽快落山,他招招手讓大兒子程思謹幫忙。

周嬌拿起紙錢塞到周孝正手裡,她沒出言相勸,緊靠在他身上,默默地燒著紙錢。

地上再冰冷,哪裡消得了心底的恨意?再大的寒風怎麼吹得走心裡的哀傷?

燒盡紙錢后,父女倆緊緊靠著墓碑上,默默注視著墳墓。

張國慶見大家都收拾好,此刻靜靜地在一旁守著周孝正父女倆。

他嘆了口氣,上前扶起周孝正父女,輕聲說道:「爸,以後我陪你來。以後我們常來陪爺奶。現在先回去好不好?姨奶奶他們歲數大了。」

「走。下次再過來給兩位老人家報喜。」周孝正扯了扯唇角,語氣鄭重地說道。

下山避開來時小道,一行人從山那邊下去,回到京城已經天黑。

大家草草吃了幾口飯,程老和程思謹拉著周孝正去了程家。留下程老太太在周家陪著周嬌。

程家書房,周孝正一臉平靜,低著頭喝著茶。

程老朝大兒子揮了揮,見他出去關上門后,開門見山問道:「當年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發生?顧如意娘家插手了?」

周孝正抬頭疑惑地看了看他,反問道:「姨父覺得她娘家插手什麼?當年的事情,小姨不是都說了嗎?」

程老盯著他許久,搖搖頭說道:「不對勁!很不對勁!在山上嬌嬌表情不對勁!你也不對勁!你告訴姨父,是不是那家人還幹了什麼事?就算我們和他們有天大仇恨,你們都不能亂來。知道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一堆破瓦片。有事你們千萬別出手,交給姨父,一定讓你滿意。」

「姨父,你真想多了。朝他們動手幹嘛?嬌嬌好不容易回家,我忙著上班陪孩子,誰理他們?再說這麼多年過去了,能查到什麼事?以後我回江南老宅再找找線索,如今天天困在京城,想查都沒地查。」

周孝正頓然回絕。很多事情他不想讓人知道太多。那是他的母家,只有自己親手才能解恨。

「真的?那今天的報紙你看了嗎?」

「看了。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等等…你不會覺得顧家出事和我有關係吧?呵呵,你還別說,林老太太還真懷疑上我了。難怪昨晚療養院也不待了,急匆匆跑回家請我們一家子吃飯。我說怎麼舉止反常呢?」周孝正冷笑著說道。

程老嘀咕道:「難道是湊巧?還是他們家得罪誰了?」

周孝正漫不經心的說道:「誰知道?反正他們不是好人,得罪人一定多。我那丈母娘今天還想讓顧家上我家拜訪,更有意思地是居然和嬌嬌說她是獨苗一根,以後還需要顧家幫襯,讓她和那些小崽子們多接觸。幫襯?還不如說出事了想找我幫忙。」

他特意說這些話,就是打算傳到林老爺子耳邊,讓他聽聽還有什麼比這更荒唐的事沒有?

一向以聰明人自居的顧如意居然會對嬌嬌說這些。真不知道是老糊塗了,還是將他家嬌嬌當傻子玩?

程老見說了這麼多也沒發現異常,接下來和周孝正閑聊幾句,見他告辭也沒再挽留,起身送他出門。

目送他離開,程老背著手,慢慢地踱步到書房。

程思謹緊跟其後,關上門后,低聲問道:「怎麼樣?有點眉目沒?要不要我動手?」

「動什麼手?小正說我想多了。」

「爸,你可說了打虎親兄弟。正哥有事我在邊上看著好嗎?」

程老皺眉苦思了會,搖搖頭笑道:「估計真不是小正乾的。嬌嬌剛到他也沒心情去干這些。再說他也不會耍這些手段。」

程思謹想想,上前提筆在紙上寫上「周嬌」兩個字,對著程老點點頭。

程老剛想搖頭,突然腦海里出現周嬌一臉平靜盯著墓碑的畫面。他愣了會,皺著眉頭看著大兒子。

「爸,你別以為她年紀小就忽視她。你開始想想從她進大院后…….那天晚上她怎麼招待大家?

她對我們家一定比林家親密。可你想想她那晚有異常嗎?有區別待遇嗎?大家避開顧如意,可她笑眯眯地主動提起,神態比誰都自然。

今天更是連嘴唇都咬破了,可你看她有沒有異常?小五一直緊盯著她,他應該比較了解自己妻子,知道她一點也不平靜。她隨正哥很會控制情緒。」

「還有,你忘了周嬌最善於利用輿論?忘了東北老周家?這手法就像她乾的!我就是奇怪她剛來京城怎麼行動力這麼快?」

程老思考了好久,朝程思謹說道:「別輕易下結論。再看兩天,是不是她乾的就知道了。你別插手,就在邊上盯著,遇到有遺漏的地方,幫她處理乾淨。我估計這事要是她乾的也不會讓她爸插手。」

程思謹點點頭,他現在就特好奇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事,會讓父女兩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