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間>第417章 註定的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7章 註定的緣

小說: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間| 作者:紅燒豆腐乾| 類別:都市言情

那天下午談過這件事,張國慶夫妻倆也沒當回事。連綿不斷的雨讓家裡掛滿換洗衣服,這才是夫妻倆頭疼的事情。

好不容易盼來一個大晴天。剛在院子掛好衣服,張老二跑過來讓他們回村撈魚。聽說張爹讓人帶信讓他們三兄弟趕緊回去。

難得好天氣,在家悶得慌,得信后張國慶馬上帶上媳婦兒子回村。

張家村家家戶戶圍在河邊,男人在河裡扔,女人在岸上接,孩子們在那點數。遠遠的張國慶一家人就聽到歡笑聲。

張爹在村口見到他們,低聲說道:「天氣熱,老隊長怕食堂里魚存不住,讓各家撈給自個。你撈多點帶回去。」

張國慶笑著點點頭,將孩子交給他爹,拉著周嬌擠到張母身邊。

看了片刻,他脫下衣服鞋子,抓起張母身邊的竹筐往河裡跳。

張母見狀,急得不行,低聲跟周嬌說道:「你看小五拿錯筐了,這筐眼小的很,撈上來都是小魚。」

「娘,沒事。我們要大魚,小的倒掉。給他玩一會,吃不了那麼多。」周嬌見她都急得鼻尖冒汗,只能勸她。

很快,周嬌發現張國慶的意圖,見他抓來不少石螺和河蝦,心裡一暖。這傢伙惦記著自己呢。

旁邊有人看到,笑著幫忙。不一會,堆起大盤。張國慶見他兩個哥哥也過來,趕緊抓了幾條魚就上來,夠吃就行,他沒好意思跟大家搶魚。

村人都很熱情,有些人還往竹筐里扔大魚。

張國慶謝了大家,見平安看得津津有味不願意走。想想有張爹抱著應該不會有問題,吩咐孩子幾句,才拉著周嬌回家。

回了自家院子,見裡面非常乾淨,這些脫不了父母的照料。夫妻倆人又看了看後院,才開始往大青山道觀出發。

這段時間連續下雨,張國慶擔心道路不安全,背起周嬌一路跑到目的地。

這地方,張國慶太熟悉。要不是圖上註明,他絕對沒想到這裡還有個天然山洞。早些年常有狼嚎,就是這鬼地方。

他懷疑地看了看周邊,狼群下山在道觀倒塌。52年王百萬才去世,時間怎麼想怎麼對不上,不會是王夫人的惡作劇吧?

「怎麼啦?你不是說這裡安全嗎?是不是還有狼?」

「狼沒有。嬌嬌,你在樹上等我。我先去探路。」

周嬌懷疑地看了他眼,「是不是有不對勁?我們回去,誰要給誰。我還看不上一個暴發戶呢。」

張國慶啞然失笑。這話好有底氣。他將心裡的疑問告訴周嬌,被她白了一眼,樂呵呵地跟著她來到山洞前。

「看到了吧?這上面的青苔起碼有年數,要是裡面有東西應該是小鬼子打進來那會藏起來。後來道觀不是塌了,連狼也來了嗎。王夫人一定著急,進不來怎麼辦?那就畫下了,以後留給子孫後代。」

張國慶顧不上回答她,用手四處摸索。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凸起石頭,他將周嬌拉在身後,輕輕按了下去。

山洞露出了個大口,他又不放心,擔心被困在裡面,剛要搬起一塊巨石頂住洞口,不成想周嬌用空間很快搞定。

一下子主動權在周嬌手上,只見她很熟練的用布條,蠟燭試過空氣后,站起身拿出一個圓滾滾的大石頭,一直推著前進。

張國慶明白了。估計上次在老宅,這父女倆試過,難怪如今儼然是老手。

夫妻兩人一路無險進入最裡面。見狀,周嬌撇撇嘴,跟她奶奶老宅的密室相比簡直是個土炮。

一個空空的小山洞,裡面堆積六個木箱,由於沒有保護設施,箱子木頭已經腐朽,輕輕一拉就散架。六個箱子裡面其中四箱子有書籍、大米白面、藥材、皮毛大衣,已經全部風化。

剩下兩個箱子,其中一個箱子全是長短的木倉和子彈。這個倒是用油紙精心保管,還是全新。最後這個箱子除了黃金和銀元,還有個紫檀木箱子。

裡面空氣非常渾濁,不宜久待。周嬌收好兩箱東西,拿出把掃帚,學著她爸的樣子,邊退出邊清除痕。

出了山洞,夫妻倆人在外恢復原狀,清理痕。他們也沒破壞機關。至於以後有沒有人進山洞,那他們就不管了。

張國慶背起周嬌,往旁邊繞了一個圈,開始撿野雞蛋,挖野菜,采蘑菇。要不是山上下過暴雨,擔心不安全。對於周嬌來說,這些食物比不能吃的金銀好多了,更令她心情愉快開心。

夫妻倆人也沒多耽誤,見差不多,提著冤死的兩隻野雞下山接兒子。

在村裡待到下午三點,張國慶以衣服曬在院子為借口,身上挎著大包小包,帶上媳婦兒子匆匆回了縣城。

夜深人靜的時候,夫妻倆人上書房,開始放出兩個箱子。

是男人都愛玩武器。張國慶對於箱子里的木倉愛不釋手。他估計這些國外貨是王百萬花巨資購買。要不然不可能包羅這麼齊全。

「嬌嬌,等見到爸,給他看看。他一定喜歡。」

周嬌吐了吐舌頭,心虛地說道:「還是別給他知道,要不然會挨罵。我們都答應他不上山,他絕對會罵你。」

張國慶不在意地搖搖頭,「沒事,罵又不疼。」

周嬌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先幫我將這小箱子開了。我給找找線索,看他們有沒有什麼秘密。」

張國慶很輕鬆用匕首撬開,沒鎖用撬,簡直太簡單了。

周嬌打開箱子,低聲驚呼,「哥,你看…….」

張國慶扭頭看向周嬌。順著她的視線往下,發現箱內一堆女人的首飾,還有四方塊的油紙包。

周嬌伸手拿出一條項鏈,「這根和我空間那根很像。你看珠子,就是比我原來的小了一半。」

「不像,這條就跟贗品一樣。沒有年代感,不像古董。你可別亂來,搞什麼滴血認主那套。」

周嬌猶豫地看著他,「真不試試?我怎麼摸到這珠子,感覺很親切。」

張國慶摸了摸她腦袋,笑道:「別瞎想。既然喜歡就收起來。等形勢好了,我去找材料配條跟原來一模一樣的給你。你接著看還有什麼喜歡的東西。這油紙包裡面是什麼打開看看,興許能解開謎底。」

周嬌見狀也不再多說,拆開油紙包。裡面幾張已被清算地契,兩張銀行存單和憑證。見那上面銀行都是國外,她連金額都不願意看。她猴年馬月才能出國?

眼不見心不煩,周嬌趕緊收到空間。突然她瞪大雙眼,「我…我的媽礙」

張國慶被嚇了一跳。

很快就周嬌又放出盒子,飛快地找到那條項鏈。發現珠子真沒了!她長長地嘆了口氣,哀怨地看向張國慶。

周國慶接過一看,「珠子進去就沒了?你先看看身體有沒有異常?頭疼不疼?有沒有哪裡不……」

周嬌趕緊打斷他的念叨:「空間多了一個空房間。一切正常。我剛才應該讓你滴血認主,搞不好你會擁有一個。你看,這就是失誤!心疼死我了。」

張國慶見她苦著臉,忍不住笑出聲。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還嚇自己一跳。

隨著他的笑聲,周嬌很快反應過來,白了他一眼,拉著他高興地預算自己還能多裝多少東西。而空間變大的主因,王家夫人究竟與前世張家有何關係?卻被倆人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