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間>第517章 出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17章 出殯

小說: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間| 作者:紅燒豆腐乾| 類別:

翌日清晨,周家村老周家老宅,外面站了不少來送行的婦女老人。

凌晨一直刮著大風,這會萬里晴空,風停了,雪也停了,迷信的幾位婦人嘴裡念叨著好人有好報,連老天都給臉。

周老太太黃氏為人和善,退回周家村,早年也治好了不少人鄉親。這會過來送行的婦人很多受過她的恩德。

哪怕老周家再名聲狼藉,可受過恩惠的老百姓們還是記得老太太的這些恩情,默默地守在老宅外,打算送她一行。

老百姓哪怕不識字,他們也有自己做人的原則。他們鄙視老周家,不屑與他們共存,可還是守在外面。

披麻戴孝的周孝存帶著大兒子走在前頭,隨之出現老周家剩下兒孫孫媳婦,接著周大姑老兩口,後面跟著他們的兒孫。

送行的人跟著靈車後面,一行人往山走去。

這一天,歷經一生波折的周老太太消失在這個世界。

而周孝正父女倆的缺席,再次讓眾人明白。老周家唯一的良善人離開了,兩家真到了無法回緩餘地。

不到一個月,周老太太的新墳不遠處又多了一口孤墳。也不知老周家如何想的,明知這婆媳倆不合,還安排不遠。

比起周老太太擺放許久的靈堂,黃招弟的喪事則辦的悄然無聲。

接到通知第二天,黃招弟的屍體就被周孝存帶著大兒子偷偷運回老宅。

原來肥胖的身軀,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的黃招弟死亡原因不詳,可周孝存不難看出他婆娘是被活活餓死的。

四個兒子怒瞪著父親,他們想不明白為何每月省出的口糧會讓替父頂罪的母親如此消瘦。

想到周孝存那個寡婦姘頭,想到那個女人白皙透紅的臉蛋。他們如何不知他們的口糧進了誰的嘴。

母親哪怕再是不足,可她一切的貪心是為了他們。對於周立東四兄弟來說,母親是給他們帶來恥辱,可何嘗不是愛子慈心。

四兄弟淚眼滿眶,推開了父親周孝存,站在他的對面,而四兄弟後面是三個兒媳婦滿臉嫌棄地替黃招弟清理遺容。

周孝存面對兒子們的怒氣,一時百口莫辯,只能無言以對。

他確實補貼了俏寡婦,甚至差點動了想娶她進門的心思。可他也沒放棄黃招弟,那是他的婆娘,是他四個兒子的娘,他敢嗎?

他不是糊塗人。比起俏寡婦,黃招弟對自己全心全意。他們當初也是恩愛過來,哪怕自己媳婦年老色衰,只要她活著,就沒想過拋棄糟糠。

可如今他解釋自己確實給過婆娘糧票,他們會信嗎?不會的!這些都是老太太私底下補貼自己的,已經死無對證。

而老太太哪裡的糧票?

那是那個野種和老張家那個蠢貨給的。

周孝存再次懷疑這是不是那對翁婿給自己下的套?或許一開始連俏寡婦勾引自己也是他們的手段?

「你不配當我們的爹1

周孝存聽著大兒子的怒吼聲。他慘笑一聲,幽幽地說道:「我要說我從來沒打算不要你娘,你信嗎?」

「我要說我沒虧過你娘,你信嗎?」

老大周立東冷著臉,「你有臉就對著我娘說……你沒有搞破鞋,你日夜擔心她,沒有三更半夜偷溜別人家。」

周孝存環視四個兒子,看著四雙怨恨的眼睛,內心一陣陣絞痛,這就是他的好兒子們。一點也沒體諒過自己身為一個男人正常的需求,還活生生地讓自己在兒媳婦們面前顏面全失。

這一刻,他想到了母親。那個哪怕自己冷臉相對,還使勁往自己口袋塞錢,塞糧票的老母親。

娘啊,這是不是報應?

周孝存無力地坐到椅子上,低頭沉默不語。

周立東四兄弟見狀,直接無視,圍著那裡商量後事。

四兄弟默契地沒提起如何領回身為罪犯的母親遺體。唯一想得是,得趁族人不知,來不及反對,先讓母親入土為安。

「老二和老四陪著娘,我跟老三去挖抗。明早時辰好,我們送娘一程。」

老二周立西搖頭反對,「孩子們都沒來得及送他奶奶了,你是老大,你得守靈,我們三兄弟去。」

周立東聽了不再反對,點點頭,目送他們離開。他揮手散去妻子和弟媳婦們,靜靜地靠著柜子前,看著黃招弟遺容。

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那會……他娘不是如同後來那麼不講理。她會溫柔地抱著自己哼著曲兒,會想盡辦法讓自己過得不比別人差。

弟弟妹妹出生了,他娘會告訴他,還是最喜歡他。因為他是周家長子,將來一切都是自己的。

後來呢,他想起來了,是那個漂亮大方的小嬸出現,他爹開始漸漸對他娘不滿。尤其更會戳心眼的說自己比不起小叔,是因為被他娘拖累。

然後,一切變了……

愛錢的娘變成貪財,變得自卑,身材速度的膨脹開。而他爹呢,開始夜不歸家,無視他們。

溫柔的娘終於變得潑辣,一次次的打倒他爹。那之後似乎武力戰勝了一切,家裡開始恢復如初。

隨著小叔死了,家裡來了個漂亮乖巧的奶娃娃。一切又開始變了,他娘終於成了他爺爺和他爹的一把刀。

而這把刀將對小嬸的怒火遷移到了奶娃娃身上。他們成功了,可他娘變得面目全非,再也回不了原來。

他娘告訴他們,這個奶娃娃的娘是賤人,害得他爹不再愛他們。那會自己怎麼想的?哦,想起來了……

一切的錯誤就從那天開始。

他娘毀在了老周家,毀在了老黃家。娘家和夫家聯手一起活活的逼著他娘成面目可憎的魔鬼。

回憶到這裡,周立東走到黃招弟遺體前,拉著她的手,試圖讓自己雙掌溫暖這隻冰冷的手。

他的娘啊,傻乎乎的被人利用了一輩子。留下了惡名,連個備用的棺材都沒有,更別說風光葬禮。

凌晨時分,四兄弟用一張新席子裝殮好黃招弟的屍體,帶著媳婦們冒著雨夾雪,避開行人,埋葬了母親遺體。

要不是幾下炮竹聲,這口新添的孤墳還沒人發覺。

而得知「罪人」黃招弟入祖墳的周家族人們氣得火冒三丈也無可奈何,總不能真的拋棺棄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