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十二章 戰本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戰本森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石板鋪砌的方形擂台,上面站有三個人,其中兩人是身穿黑色帶有白色紋路的普通騎士裝少年,正是肖恩與本森。

而另外一個人,則是一位身穿紅色皮甲的中年,他是一位擁有正式騎士實力的教師,也就是說,他是一位男爵。

中年教師目光隱晦地看了一眼台下華萊士方向,當即輕咳一聲,宣佈道。

「開始。」

隨著他話音落下,肖恩與本森都動了起來,快速向對方撲去。

,,!

兩人的腳步聲宛如錘動的鼓聲,每一腳踩在地上都發出一聲輕顫。

原本相距十餘米的距離,在兩人比之短跑冠軍更快速度之下,幾乎眨眼間便已經接近。

鏗!

幾乎同時,兩人都拔出了腰間的騎士劍,雪亮的劍刃,在陽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芒,向著對方削去。

幾乎一模一樣的劍式。

沒有絲毫商量,但兩人都使出了銀霜騎士劍法的起手式——銀霜映雪。

作為銀霜騎士劍法的起手式,銀霜映雪不但具有試探作用,更是有著極其良好的變招銜接效果。

叮噹!

兩人的劍狠狠地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刺耳的金屬鳴音。

似乎是旗鼓相當,但變化在下一刻出現。

其中一個少年晃了晃,便穩住了身形。

而另一個少年,則被撞擊的力道,推得向後退出兩步才停了下來。

「肖恩……」

見此,莫爾臉上露出一絲擔心,因為被撞出熱皇切ざ鰨顯然,身體素質方面,本森是要強出肖恩一截的。

「不過如此。」

一劍佔據優勢,本森臉上閃過一絲嘲諷,追上前,手中騎士劍泰山壓頂般筆直劈砍而下,彷彿是想將肖恩劈成兩半,正是銀霜騎士劍法的第五式「銀霜冬雪」。

「哼。」

被碰撞的力道推了出去,又見本森緊追不捨,作為當事人的肖恩卻是臉上不見絲毫慌張。

對於這個結果,他早有預料,自然也早有準備。

身形往左邊閃去,手中的騎士劍往右邊一個斜撩,銀霜騎士劍法第二式「銀霜初雪」揮出。

鏗!

自上而下的騎士劍,當即將肖恩這一撩撞開,但也因為這一阻擋,而略微偏移了原來的位置,傾斜著劈砍在擂台石板上。

噗嗤!

灌注巨力的騎士劍,宛如切入豆腐般切入擂台地面的石板上,足足切進去了七八公分,在石板上造成一條長長裂紋。

如果這一劍是劈砍在肖恩身上,恐怕肖恩當即便要被劈成兩半。

嗤!

騎士劍拔出,本森嘴角冷笑,一個橫劈,再次向著肖恩削去。

嗖!

而肖恩則是快速一個閃爍,向旁邊躲去,避開了這一劍。

咻,咻,咻!

本森一連揮出數劍,肖恩都是能躲則躲,不能躲的時候則是用騎士劍卸力,而後趁機躲開。

「看來那個肖恩要輸了1

「的確,一直這樣躲避,遲早會被本森抓住機會的。」

「論實力,果然還是那個本森更勝一籌。」

「我聽說這個肖恩已經連續兩次考核不合格,本來這一次是要被退學的,不過服用了增強身體素質的珍貴藥物,才沒有被退學的,他的實力,好像也就剛剛到達考核標準而已。」

望著擂台上的戰鬥,不少學員指指點點,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肖恩,畢竟明眼人都能看出,現在的肖恩完全處於劣勢。

「華萊士少爺,本森快贏了,可惜擂台上不能下重手,不然教師會出手阻止。」

一個華萊士跟班望著擂台之上道。

「真的不能下重手嗎?」

華萊士嘴角冷笑,說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話。

「華萊士少爺,難道你……?」

後者一驚,猛地側頭望向華萊士,眼中儘是震驚,而華萊士則是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能在奧尼騎士學院擔任教師的人,都是擁有爵位的人,對於那些平民子弟來說,已經算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了。

但在伯爵家族面前,卻是完全不夠看,再說,倫德家族可不是一般的伯爵家族,延續千年的它,底蘊比之一般伯爵家族更加深厚。

面對這樣的伯爵家族嫡系子弟,即便是尼奧騎士學院的教師,也不得不買面子,一個是沒有絲毫背景的平民子弟,一個是有著深厚背景的子弟,該偏向那一邊,那還不是一目了然。

「真的要輸了嗎?」

望著不斷躲避的肖恩,泰特斯眼中露出遲疑之色,正常情況下,最後獲勝的必將是本森,但他卻覺得現在的情況,並不是正常情況。

肖恩雖然除了第一次正面碰撞外,後面的時間一直在躲避,彷彿是被本森追得抱頭鼠竄,但對方的躲避,卻給他一種遊刃有餘、絲毫不見焦急的感覺,這顯然並不正常。

「怎麼,你就只會躲來躲去?」

橫掃的一劍再次被肖恩躲掉,本森臉顯惱怒之色道。

「難道還要我站著給你砍不成。」

聽到這話,肖恩不由好笑。

戰鬥不是比拼力量,明知力量不如本森,還要去與本森硬碰硬,他才沒有那麼傻。

游斗是他用來對付本森的策略,別看他現在看似狼狽,事實上卻是遊刃有餘,這正是他比本森高出一截劍術的結果。

利用這高出一截的劍術,他不與本森正面碰撞,每次都以卸力的方式彌補與本森的力量差距,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也在尋找著本森劍法的漏洞,時刻準備抓住漏洞反擊。

刺啦!

不久之後,一道劍光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出現,宛如一道銀色的光芒掃過。

「啊,怎麼可能?」

見到這一道劍光,幾乎所有圍觀的學員都露出目瞪口呆之色,有些人更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出現錯覺看錯了。

因為在這一道劍光下,有人受傷了,左臂的皮甲直接被劃出一天裂痕,有殷紅的血正從此處流出,而且這受傷的人,不是一隻處於下風的肖恩,而是一直佔據上風的本森。

如果是肖恩受傷,他們絲毫不覺得奇怪,久守必失,在本森的接連不斷的攻擊下,被逮住機會,受傷是正常。

但本森一直佔據主動,打得肖恩毫無反手之力,卻忽然間被肖恩划傷,雖然只是一點輕傷,但還是令他們露出疑惑之色。

忽然間他們發現,擂台上原本應該一片明朗的形勢,他們居然有一點看不清了。

「果然。」

見此,泰特斯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剛剛的懷疑,在這一刻得到證實,正如猜測那樣,眼前這個肖恩並不正常,給他的感覺,便宛如尋找反轉機會,想要一擊必殺的獵人。

「你,怎麼可能?」

圍觀的學員不敢置信,而當事人的本森更是如此。

明明一直佔據優勢,怎麼就忽然間受傷了,這不應該!

「混蛋1

瞥了一眼左臂上的傷痕,本森臉上沉得可怕,怒吼一聲,快速向肖恩撲去。

手中的騎士劍一劍直劈而下,勢大力沉,爆發出了他的全力,勢要將剛才一劍還給肖恩。

顯然他並不認為肖恩有著打敗他的實力,反而認為這只是巧合,畢竟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他都要超出肖恩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