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十五章 遇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遇襲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肖恩總有一點心神不靈的感覺,原本輕易便能入睡,但今天卻是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目光陰冷盯著他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半月前被他打敗的本森。

自從被他打敗之後,本森收斂了不少,再也沒有向他當面挑釁,見到他時,也是能躲則躲。

原本,他以為對方已經放棄對付他了,但從今天對方看向他的目光,他感覺對方並沒有放棄,而只是將這種想法深埋在了心裡,給他的感覺,便如同一條躲在暗處的毒蛇。

在學院門口時,對方的目光不懷好意地在老管家龐德身上盯了許久,而這也是他一直心緒不寧的原因,總感覺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會發生。

「不行,必須去看看1

最終,肖恩翻身躍起,徑直向著學院外奔去。

下午並沒有課,原本他是想自主修鍊的,但本森的目光讓他實在放不下心,所以決定前往坎貝爾商行經常停留的旅店走一趟。

雖然這樣會耽誤半天的修鍊時間,不過他卻覺得是值得的,就當是給自己放半天假吧。

距離王都已經數里的地方,八輛馬車緩慢前行,周圍有著二十餘位身著護衛打扮的男子。

走在最前面的一輛七成新的有篷馬車,而後面的則全是拉貨馬車。

此時,在這輛有蓬馬車內,一個老人眉頭微皺,正是坎貝爾家的老管家龐德。

這次與肖恩的相逢,他感覺肖恩變了許多,雖然說話還是平時的口氣,但那種無形的氣質,卻是發生改變,莫非他是看著肖恩長大的,他恐怕也不會留意到這種氣質的改變。

不過對於這種變化,他卻是覺得很好,甚至十分滿意。

以前的肖恩,總給人一種缺少自信的感覺,但現在的肖恩,卻給人一種強烈的自信。

毫無疑問,現在的肖恩更適合成為坎貝爾家未來家主,對此,他自然是十分欣慰。

只是,有一點令他十分在意,當肖恩聽到坎貝爾商行與亞當斯商行發生劇烈衝突時,臉上神色明顯有著異樣,雖然對方很快便恢復了正常,但以他的老道眼光,又豈會看不出來。

「難道是亞當斯商行暗中對肖恩少爺動了手?」

想到這,老人眼中閃過一絲厲色,沒有也就罷了,如果查到真有這事,他即便拼得粉身碎骨,也絕對要亞當斯商行好看。

忽然,他乘坐的馬車猛地一個急剎,讓他身子不由往前面一晃,而這種沉思也被打斷,他不由眉頭一皺,拉開車簾詢問道。

「怎麼啦?」

「龐德管家,有人攔住了我們的路。」

趕車的是一個青年,此時正臉色煞白道。

「攔住了路?」

老人疑惑抬頭向前望去,頓時面色一變,大喊道。

「保護貨物。」

在他視線前方,出現四十餘位手持武器的壯漢。

他們手持武器各異,有刀,有劍,有斧頭,甚至連鎚子都有,看起來頗為雜亂,但老人卻不敢絲毫小視這樣人,因為從這些人身上,他感覺到了濃厚的殺氣,顯然,這些人絕不是好相與的。

「閣下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擋住我們的路?」

在這四十餘人的最前方,是一位手持雙手大劍,身穿灰色皮甲的高大男子。

望見這個男子,老人心中的忌憚越加強烈,因為從對方身上,他感覺到宛如實質的殺氣,顯然,這人定然殺了不少人。

「想向你們討點錢花。」

面對老人的詢問,男子不慌不忙,目光玩味地望著老人道。

聽到對方的話,老人心中一沉,不過還是鎮定道。

「閣下說笑了,我們就是做小本買賣的,哪有什麼錢,這裡是我們的全部家當,就當是我們孝敬諸位的了。」

隨即,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布袋,將其拋給了為首男子。

男子接過布袋,將其倒出置於手心,叫只有七枚銀幣,不由臉色冷了下來。

「就這點?」

「閣下,我就是一個拉貨的,能有什麼錢,這已經是我們的全部家當了。」

老人陪笑道。

「哦,是嗎?但我怎麼聽說,你們帶了不少錢?」

男子嘴角翹起冷冷道。

「小老頭小本經營,就這麼點錢,哪還有多的?恐怕是說的那人弄錯了。」

老人心中一跳,暗道不好,顯然這並不是簡單的攔路搶劫。

「是不是還有錢?等我搜過了就知道了。」

說著,男子便帶著身後的四十餘人,往馬車方向逼了過來。

見著這些人逼來,早已上前與這些人對峙,但卻懼怕對方人數,不敢率先出手的坎貝爾商行護衛,面色皆是一變,不由緊了緊手中武器。

「怎麼,是想動手?」

為首男子冷冷瞥了一眼手持武器的坎貝爾家護衛,目光中透著冷色。

「閣下真的不肯放過我們嗎?」

老人目露怒色道。

他算是看出來了,即便自己將所有錢財都教出來,對方也不會放過他們,顯然,對方是直接沖坎貝爾商行來的。

「動手。」

男子絲毫不理,直接做出一個動手的手勢,在他身後的十餘人頓時撲出,宛如群狼般撲向老人與二十餘位坎貝爾商行護衛。

當肖恩感到坎貝爾商行經常光顧的旅店時,卻是發現龐德管家等人已經離開了一個多時辰,毫無疑問,從尼奧騎士學院回到旅店后,龐德管家等人便已經啟辰出發。

心中不好的預感越加強烈,肖恩當即就近租了一匹馬,出了王都,順著向阿塞城的商路一路狂追。

當他追出數里后,卻是忽然聽到前方傳來兵器碰撞聲與慘叫聲,當即面色一變,狠狠一夾馬肚,快速驅馬趕了過去。

奔行中,肖恩臉上露出了一絲擔心。

光是聽遠遠傳來的兵器碰撞聲與慘叫聲,便能猜到前面的戰鬥十分慘烈。

而根據路線與時間的預估,他幾乎可以肯定,前面正在戰鬥的一方,便是坎貝爾商隊一方。

雖然他對坎貝爾家並沒有什麼歸屬感,但有一件事卻是事實,現在他還不能脫離坎貝爾家,別的不說,每年的學費與生活費便是一筆目前他自己解決不了的巨大開銷,這種情況下,他自然是不希望坎貝爾商行有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