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二十二章 砸自己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砸自己腳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對練是授課的最後一個環節,當對練結束后,上午的課程也算結束。

以往,訓練結束,肖恩會立即前往學院後山小樹林加練,但今天,他並沒有像以往一樣,而是徑直走向了本森。

他並不知道撒克里會對付他,完全是因為本森將其引薦給華萊士的原因,他找本森,僅僅是因為想確認一件事。

兩天前,坎貝爾商行的商隊遇襲一事,他雖然覺得本森可能性最大,但並不確定,他現在便是要去確定花錢驅使劫匪的究竟是不是本森。

「這傢伙怎麼過來了?」

見肖恩迎面走來,本森眼睛一縮,心中不由生出懼意,趕緊向著一側躲去。

如果是今天之前,他絕不會這樣,因為在此之前,他始終認為,肖恩能打敗他完全是運氣成分,但見到今天肖恩與撒克里的戰鬥,他雖然心中很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認,肖恩的實力在他之上。

「本森。」

他想要躲避肖恩,但肖恩顯然不想讓他溜了,側向一個大跨步,頓時攔住了他的去路,目光帶著冷色望向他。

「肖恩,你想幹什麼?學院是不允許私自動手的,你想被學院開除嗎?」

見肖恩居然攔住自己去路,本森面色一變,眼中閃過忌憚之色,色厲內荏道。

「找你問點事。」

對於本森的色厲內荏,肖恩不以為意,面帶冷笑道。

「什,什麼……事?」

本森心中一凸,心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襲擊坎貝爾商隊的劫匪是你買通的吧?」

說話的同時,肖恩目光注視向了本森的臉上。

「什麼,什麼劫匪……」

本森的反應沒有逃脫他的眼睛,畢竟只是一個少年而已,心中的秘密忽然被人知道,對方臉上明顯出現過一剎那的驚慌失措,雖然很快便掩飾了下去,但那一瞬間,還是被他捕捉到了。

「果然是你……」

心中的猜測得到確認,肖恩面色變得極為冰寒。

因為本森買通的這些劫匪,十多位坎貝爾商行護衛枉死,想到這,肖恩心中的憤怒便不可抑制。

「你,你,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本森竭力否認,但從對方因為震驚而有點失措的言語,肖恩幾乎可以確信,買通那群劫匪的是本森無疑。

「嗯,肖恩找上了本森?」

教師授課結束,班上其他學員本來是準備離開的,卻沒想到見到剛剛與撒克里戰鬥而不敗、風頭正盛的肖恩,居然攔住了本森的去路,心中不由一陣好奇,頓時停下了腳步,圍了過去,他們可還沒有忘記,肖恩與本森之間的恩怨。

「坎貝爾商行的商隊遇到劫匪襲擊?是本森買通的劫匪?」

莫爾自然也在這些人中,聽到肖恩對本森的質問,他不由面現怒色。

坎貝爾商行是肖恩所在家族的命脈,對肖恩與坎貝爾家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如今,本森居然買通劫匪,對商行的商隊暗下殺手,他總算明白,為什麼肖恩會一反常態的攔下本森了,顯然肖恩是怒極了。

而周圍聽到的學員,則是不由面色怪異地望向本森,自動腦補出了事情大概。

本森因在擂台戰中輸給肖恩而懷恨在心,於是買通劫匪對肖恩所在家族的商行暗下殺手,而肖恩則是憤怒地找上本森……

「擂台上輸了,於是暗中報復對方家族的商隊?」

旁邊,尚未離開的教師喬叟,聽到兩人的對話,不由暗暗搖頭。

學院鼓勵競爭,因為競爭是最好的催化劑,但學院中的矛盾,就該在學院中解決,將矛盾擴大到學院之外,這種做法,顯然是超出了底線。

「混蛋。」

走在前往別墅區的路上,本森面色充斥著憤怒。

有教師喬叟在場,肖恩自然不可能拿他怎麼樣,但他這次算是丟臉丟大發了,被當眾逼問,此時,恐怕很多學員都在看他的笑話吧。

如果是今天之前,他肯定會強勢反擊,與肖恩上擂台戰上一場,但是見識過今天肖恩與撒克里的戰鬥,他哪還敢跟肖恩上擂台,這才是他心中最為憤怒的地方。

一個幾乎快要被踢出學院的吊車尾,居然鹹魚翻身,不但實力超過了他,更是能正面硬扛班上實力第一的撒克里。

想到這兒,他不由望向側面,那裡正有一個皮膚白皙的少年,正是撒克里。

一路走來,對方一言不發,一直沉默,顯然,對方還在為沒能將肖恩打敗而耿耿於懷,畢竟對方當初可是信誓旦旦向華萊士保證,要給肖恩一個深刻教訓的。

兩人各懷心事,一路前行,穿過大半個騎士學院,走上別墅區大理石鋪砌的光潔路面,最終,進入了一處豪華的小別墅內。

別墅內,有著一個面積不算小的花園,花園內,數位身材姣好、女僕打扮的少女,正在精心打理著花草。

花園空地,有著一個涼亭,涼亭內躺椅上,一個少年懶散的躺在那兒。

「華萊士少爺。」

走到少年身旁,本森與撒克里都恭敬喊道。

「嗯。」

少年,也就是華萊士點了點頭,卻並沒有抬起頭,許久之後,才開口問道。

「將肖恩打成重傷了?」

「這,這個……」

聽到這話,兩人都不用一陣吞吐,撒克里是因為沒有辦好事,而本森則是因為撒克里是他推薦的,撒克里沒有辦好事,他自然也有責任。

「怎麼啦?」

察覺到兩人語氣吞吐,欲言又止,華萊士不由抬起頭,眉頭一挑,望向兩人。

「你們不會告訴我沒辦成吧?」

「抱歉,華萊士少爺,事情出了一點意外。」

聽到這話,撒克里只得硬著頭皮說道。

「意外?」

華萊士臉色沉了下了,望向撒克里,冷冷道。

「說吧,究竟有什麼意外?」

「那個肖恩的實力並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我雖然向他下過手,不過並沒有成功……」

一陣猶豫之後,撒克里開口說道。

「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

嘴角冷笑望著撒克里,華萊士神色驟然變得冰冷。

「這不會是你的借口吧?」

「華萊士少爺,這,這絕不是借口1

撒克里趕緊否認道。

「不是借口?」

華萊士臉上神色明顯不信。

「華萊士少爺,我能作證,撒克里的話絕不是借口。」

旁邊,本森也趕緊說道。

見到兩人都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華萊士不由信了幾分,目露好奇,望向兩人道。

「你們把具體戰鬥過程說來聽聽。」

「是。」

兩人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與肖恩戰鬥的過程描述了一遍。

聽完整個戰鬥過程,華萊士嘴角隱隱帶笑。

「倒是有點心機,居然懂得藏拙,如果不是這一次我要對付他,恐怕所有人都要被他蒙在鼓裡。」

想到這,華萊士眼睛一轉,目光望向本森道。

「我改變主意了,你去告訴肖恩,如果願意跟隨我,那麼之前的事便一筆勾銷。」

他與肖恩,事實上並沒有什麼大的仇怨,有的也僅僅是因為肖恩打敗了本森落了他的面子。

這看似是十分微小的一件事,但卻已經足夠理由讓一位「高貴」的貴族出手報復了。

而現在,他反而不想對付肖恩了,如此有心機的一個人,如果能收歸己用,絕對要比打壓來的划算。

「這,這……華萊士少爺?」

聽到這話,本森大驚,他與肖恩之間,幾乎是死仇,特別是在他讓劫匪襲擊坎貝爾商隊后,兩人之間的矛盾幾乎不可調和,如果肖恩同樣跟隨華萊士手下,那他處境就尷尬了。

「不用說了,就這麼決定了。」

絲毫沒有理會本森的意見,華萊士當即決定道,本森張了張嘴,最後什麼都沒能說出。

事實上,華萊士如此熱心的對付肖恩,與他的慫恿有很大關係,而他現在便感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他絕不會慫恿華萊士去對付肖恩,可惜,現在後悔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