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三十五章 試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 試煉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巨大陰暗的監獄內,是一間又一間的金屬牢籠,這些牢籠盡皆由兒臂粗的特殊合金搭建,堅固異常,即便是正式騎士被關入其中,也休想逃出。

此時,在這些金屬牢籠中,有著的是一個個衣衫襤褸、面容猙獰的「人」。

他們唾液垂涎,眼中透著野獸般的嗜血光芒,不斷撞擊在金屬牢籠那粗如兒臂的合金上,發出巨大的砰砰聲響,令人不由擔心,他們是否會掙脫牢籠逃出來。

在教師喬叟的率領下,一眾六班學員走在兩邊都是金屬牢籠的監獄中。

兩邊不斷有砰砰的巨大聲響,那是屍偶見到新鮮血肉后,嗜血本性爆發,撞擊在金屬牢籠上發出的聲音。

面對著如此猙獰的「人形怪物」,學員中不少人已經不由自主瑟瑟發抖,即便是肖恩,也是臉色微白。

近距離觀察這些屍偶,肖恩發現它們跟生化危機當中的喪屍幾乎沒有區別,雖然是人類的外形,但卻有著宛如野獸的嗜血本性。

而且四肢已經變成了鋒利的利爪,抓在石板地面上,頓時出現一道道清晰的抓痕,毫無疑問,這些利爪的鋒利程度,即便是比上刀劍恐怕也不逞多讓了。

肖恩毫不懷疑,自己身上這身學院制式騎士裝,在它們的利爪之下,輕易便會被撕裂。

教師喬叟走在六班眾人的最前面,他回頭看了一眼盡量走在路中間、一臉恐懼的一眾學員,不由眉頭微皺,未戰先懼無疑是大忌,到時候可能連平常的一半實力都發揮不出來,於是他大聲呵斥道。

「不要懼怕它們,他們只是一群有著人類外形的野獸罷了,雖然力量比普通人強上不少,但絕對不如現在的你們,現在的你們任何一個人,都擁有著打敗他們的實力,所以根本不用懼怕他們。」

「是。」

一眾學員應聲答道,只是從他們的聲音中,仍舊能感受到那掩飾不住的懼意。

教師喬叟搖了搖頭,知道再說無用,索性繼續帶隊往前走。

大約十餘分鐘后,一群人通過長長的監獄通道,進入了一處空曠的地方。

空曠地方中,最顯然的是一個巨大金屬牢籠,這個金屬牢籠相較於其他關押屍偶的牢籠,無疑大上數倍不止,面積足有數百平米。

而在巨大金屬牢籠上,有著三扇門。

一扇是面向肖恩等人的,而另兩扇,則是各自面向一間關有屍偶的金屬牢籠。

這兩扇面向關有屍偶金屬牢籠的門,跟尋常的門並不相同,在其之上,有著十分精巧的機關結構,似乎是能遠距離操縱機關將其開關。

直到這時,肖恩才發現,所有關有屍偶的金屬牢籠一側,都有一扇類似的機關門,方向是延伸向巨大金屬牢籠的,顯然,通過遠距離操縱機關,便能將屍偶引入這處巨大的鐵籠中。

在空曠地方左側牆面,有著許多像扳手的機關,那些應該便是控制那些機關門開關的扳手。

此時,在這些扳手旁,已經有數個人站那兒。

所有人都是學院僕人打扮,但唯有一人,身穿一身如鮮血一般紅的皮甲。

這是一個男子,在他鮮紅皮甲覆蓋不到的地方,也就是他那張臉上,有著數道猙獰傷疤,不像是劍傷,倒像是被什麼爪類利器爪傷的。

當教師喬叟帶著肖恩眾人進入時,他目光頓時望向教師喬叟,招呼道。

「這次輪到你們班了?」

「嗯。」

教師喬叟點了點頭,顯然與對方認識。

「呵呵,學院盡搞這些操蛋事,要我的意思,只要將他們拉到荒野去待上幾天,到時候什麼都不怕了,學院現在的培育方式,越來越溫柔了。」

傷疤男子目光望向教師喬叟身後一眾學員,當見到他們身子正不由自主瑟瑟發抖時,臉上不由露出一絲輕蔑之色。

對於傷疤男子對學院制度的不滿,教師喬叟當做沒有聽見,徑直開口道,「開始吧1

見教師喬叟不回復自己,傷疤的男子也不以為意,他走到巨大的合金牢籠旁,徑直將面向他們這邊的那一扇金屬門打開,而後向著一眾學員勾勾手道。

「誰第一個來?」

他這話一出,頓時引得一眾學員緊張不已,心中一顫,紛紛躲避開他的目光。

「都不想來是吧?那就由我來指定了1

傷疤男子目光在一眾學員的臉上一一掃過,凡是被他目光掃到的學員,都不由自主縮了縮身子。

他眼中輕蔑之色更濃,便想隨意點一個人時,卻是露出一身意外之色,望向其中一位金髮少年道。

「您,進來1

「呃?」

聽到這話,肖恩臉上現出一絲愕然,他沒有想到這麼多人當中,自己會被第一個選上。

原本他還想觀察一下其他學員與屍偶的戰鬥,以此來確定屍偶的具體實力,卻不想成為了第一個與屍偶戰鬥的人,打算肯定是要落空了。

「對,就是你,進來吧1

傷疤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只是配上他臉上那猙獰的傷痕,怎麼看都顯得陰森。

之所以選擇肖恩,自然是有原因的。

在其他學員都一臉懼意的時候,肖恩臉上那並沒有懼意的臉,無疑就顯得有點獨立特行。

事實上,肖恩並不是一點忌憚之意都沒有,畢竟一被那種東西抓傷,立即便會被感染,最終變成一樣的東西。

只是一個心裡年齡二十好幾的人,總不至於像一群少年那麼不堪,卻沒想到,因為這反而被盯上了。

見傷疤男子點名的不是自己,一眾六班學員輕吁了一口氣,一陣慶幸的同時,望向被點名的肖恩不由帶著些許幸災樂禍。

雖然他們心中十分明白,試煉是絕對躲不掉的,每一個人都將參加試煉,但不用成為那第一個與屍偶戰鬥的人,對他們來說,便已經是一種勝利。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至少莫爾在得知肖恩成為第一個參加試煉的人時,便是一臉擔憂之色地對著肖恩提醒道。

「小心些。」

「嗯。」

肖恩點了點頭,跨步而出,徑直向那處巨大的金屬牢籠走去。

雖然跟心中打算有點出入,不過既然已經被選中,那也就沒有辦法。

對於自己是否能通過試煉,事實上,他並不是很擔心。

如今的他,即便壓制著實力都能打敗撒克里,這種實力,如果還不能通過試煉,那估計六班所有人都不能通過試煉了。

這顯然跟學院的目的不符,所以肖恩估計,試煉應該不會太難。

待肖恩通過鐵門走進巨大金屬牢籠中后,傷疤男子也跟著走了進去,同時,將面向外部的金屬門鎖上。

「小子,準備好了嗎?」

傷疤男子目光望向肖恩,臉上神色有著幾分戲謔道。

「準備好了。」

肖恩深吸了一口氣答道。

傷疤男子點了點頭,開口道。

「事先說好了,雖然我會留在裡面,但我不會出手幫你,除非你已經被判定為試煉不合格,否則我都是不會出手幫你的。」

「嗯。」

肖恩鄭重點頭。

見肖恩如此,傷疤男子不再多說,目光望向站於那一牆扳手下的一位學院僕人,吩咐道。

「打開一道門。」

「是。」

這位學院僕人恭敬地應了一聲,而後將其中一道扳手往下一搬,隨著刺耳的機械聲,巨大金屬鐵籠面向關有屍偶的機關門中一扇,開始緩緩升起。

「嗷——」

當肖恩與傷疤男子進入巨大金屬鐵籠時,靠近巨大金屬牢籠的兩處金屬牢籠中的屍偶,便已經如聞到腥味的魚,不停地撞擊著靠向這邊的鐵門。

此時,鐵門升起,一隻屍偶頓時流著噁心的唾液,迫不及待地撲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