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三十七章 意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意外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嗷!

身上掛著一道長几十公分的猙獰傷口,整個右臂更是斷了一截,屍偶卻是宛如沒事一般,再次向肖恩撲去。

咻!

迎接它的是一道銀色劍光。

銀色劍光化作一道寒芒,直接向它的咽喉抹去。

確認屍偶的防禦十分強大之後,肖恩決定攻擊屍偶的弱點。

無論是人類也好,動物也罷,都有著固定的弱點,如讓血液跳動的心臟,又或者是與腦袋相連的咽喉。

肖恩並不確定這兩處地方還是否是這群從地獄歸來的屍偶的弱點,不過他決定試一次。

但是屍偶的心臟有著肌肉與骨骼的重重保護,他像並沒有把握一劍將其刺穿,所以他選擇了咽喉,因為這裡是屍偶身上防禦最為薄弱的地方。

刺啦!

騎士劍劃破了屍偶的血肉,但是屍偶的咽喉卻並沒有如肖恩預料中般,被一劍削掉。

關鍵時刻,屍偶的本能起到了作用,似乎是察覺到了危險,屍偶本能地的揮出僅剩的一隻利爪,擋在了肖恩這一劍之前。

長劍削掉了屍偶僅剩的這隻利爪,但也後繼乏力,只能在屍偶脖子上留下一道淺淺划痕,便後繼乏力了。

嗷!

即便兩隻利爪都被削掉,屍偶依舊兇殘不減,在它身上,沒有絲毫恐懼,更是沒有曾經獨屬於人類的智慧光芒。

毫無疑問,眼前這隻屍偶已經不是人類,而僅僅是一隻有著嗜血慾望的怪物。

咻!

又是一抹劍光出現。

抹向屍偶脖子的一劍被擋下,肖恩雖然略微意外,但卻沒有遲疑,一劍被擋下,另一劍再次揮出,同樣瞄準了屍偶防禦最為薄弱的脖子。

兩次利爪都被斬掉,沒有了其他防禦的手段,見到划來的劍光,屍偶在本能的驅使下,閃身向著旁邊躲避。

但劍光實在太快,只來得及躲避開半個身位,劍光便已經碰到屍偶的脖子。

噗嗤!

這一次沒有意外,銀色的騎士劍從屍偶脖子切入,直接將它的脖子連同腦袋整個削了下來。

啪嗒!

滾圓的腦袋滾落,屍偶的身軀前奔一步之後,無力倒下,腦袋果然還是它的弱點。

「還不錯。」

見肖恩四劍便斬殺了屍偶,傷疤男子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

前後總共只出了四劍,便將屍偶擊斃,對於一個初次遇到屍偶的人來說,已經算是不錯。

呼!

金屬門打開,肖恩吐了一口氣,走了出去,迎接他的是一眾學員敬畏的目光。

四劍擊斃屍偶,在傷疤男子看來僅僅算是不錯,但在一眾學員看來,那就是恐怖戰績了。

毫無疑問,肖恩的實力很強,非常強!

雖然因為華萊士的原因,他們不敢接觸肖恩,不敢與肖恩親密,但敬畏這種東西,是跟是否熟沒有任何關係的。

「這才是他的全部實力?」

如果說大部分學員僅僅看出肖恩的實力很強,那教師喬叟便是真正看清肖恩現在實力的人。

屍偶的身體防禦究竟有多強,他是知道的,但就是這樣強的屍偶,居然依舊被肖恩三劍削掉了兩隻前爪與腦袋,保守估計,肖恩現在的力氣至少也有一千七百斤左右,這個力量,即便是在精英般也能排到上遊了。

「下一個……」

繼肖恩之後,屍偶試煉依舊在繼續,不過上去的人與肖恩相比,就差太多了。

即便撒克里這位曾經的三年級六班最強學員,也足足花費了20餘招才將屍偶斬殺,其他人就更了,有的人周旋了上百招,才最終抓住機會將屍偶斬殺,而有的人,卻是因為太過緊張,出現嚴重失誤,差點被屍偶感染,好在關鍵時刻,傷疤男子出手,救下了他們,不過他們的試煉自然也就失敗了。

雖然屍偶的實力並不如在場的一眾學員,但是因為太過緊張,這些學員中一些甚至連平時一半實力都發揮不出來,未能通過試煉,也是理所當然。

「厲害1

望著從金屬牢籠中走出的莫爾,肖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並向對方做出了一個厲害的手勢。

「嘿嘿,那是,不看看是誰。」

對於肖恩的誇獎,莫爾不客氣笑納了。

在他身後的金屬牢籠中,一直屍偶撲倒在地,儼然已經被他斬殺。

雖然就實力來說,他僅僅是處於六班中游水準,不過心理素質方面,他卻是真心不錯,發揮出了平常八分實力的他,斬殺屍偶自然沒有問題。

很快,參加試煉的人數便達到一大半,不過這一大半人中,通過試煉的卻僅僅只有十多人,超過三分之二的人的試煉都失敗了。

「下一個1

傷疤男子機械性地重複道,聽到他的話,一個靦腆的棕發少年走了進去。

對於此人,肖恩並不熟,甚至沒有說上幾句話,僅僅知道對方實力在班上能排到上游水準。

見棕發少年進來,傷疤男子將進入的金屬門鎖上,然後望向那位控制機關的僕人道。

「打開一扇門。」

「是。」

聽到他的吩咐,那位學院僕人恭敬的應道,並隨之壓下一道扳手。

隨著機械的轉動聲,距離巨大金屬籠較遠地方的一扇門被打開,一隻已經完全沒有衣物遮掩的屍偶快速衝出,巡著串聯在一起的牢籠,像巨大金屬籠衝來。

棕發少年手持騎士劍,目光緊張望著屍偶奔來的方向,手心已經見汗,顯示著他此刻內心的緊張。

啪,啪!

腳步聲在由遠及近,終於,這隻屍偶沖入了巨大金屬籠。

它視線在巨大金屬牢籠中巡視,很快便發現了手持騎士劍正緊張望著他的棕發少年。

嗷!

他咆哮一聲,猛地向著棕發少年撲去,口中有噁心的液體垂落。

望著撲來的屍偶,棕發少年手中的騎士劍快速一劍劈出,狠狠劈向屍偶撲來的的利爪上。

在其他人參加屍偶試煉的時候,他細心觀察到屍偶攻擊方式十分單一,基本上都是直來直往,所以他對這一劍能劈中屍偶十分確信。

「有點不對。」

即便已經通過了屍偶試煉,肖恩的目光依舊一眨不眨地望著正在巨大金屬籠中試煉的的其他學員。

他想更多的了解一些屍偶的習性,畢竟以後肯定少不了要跟屍偶打交道。

此時,他便覺得眼前這隻屍偶有點異常,但他一時間又說不出什麼地方異常,他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蓬!

如預料般,騎士劍狠狠地劈在了屍偶的兩隻利爪上,棕發少年見此,心中閃過一絲喜色。

屍偶的力氣雖然很大,但也僅僅相對於普通人而言,他們這些修習騎士法、走在騎士之路上的人,每一個人所擁有的力量都不弱於屍偶,所以他自信,他這一劍能將屍偶劈飛。

但下一刻,他面上現出驚駭欲絕之色。

飛出去的不是預料中的屍偶,而是他自己,他自己正飛在空中,則是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

他狠狠地撞在身後的金屬框架上,滑落到地后,雙腿一軟,一口鮮血噴出,儼然因為劇烈撞擊,已經受了不輕的內傷。

「怎麼可能?」

「啊,究竟怎麼了?」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見棕發少年被屍偶撞飛,六班學員盡皆驚呼出聲,眼中儘是疑惑震驚之色。

棕發少年認為他一劍能將屍偶劈飛,他們也是這樣認為的,畢竟前面已經有數人這樣做到了,而且棕發少年的實力更是他們中處於上游的人,不可能其他人做得到,他做不到。

但現實卻讓他們大大意外,棕發少年居然被屍偶撞飛了。

「這是……?」

肖恩面色微變,此時,他已經發現剛才絕對不正常的原因。

剛才他之所以覺得眼前這隻屍偶跟其他屍偶不同,便在於他發現這隻屍偶的腳步聲相較於其他屍偶,更加沉重。

如果其他屍偶是摩托車壓過的話,那麼眼前這隻屍偶,便是轎車壓過,動靜明顯要大上一些。

顯然,這根本不是一隻普通屍偶!